第86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第86章

    明日霍家一行人来访, 萧杏花自然是要见的, 当下便命手底下人开始准备明日行头,并让人去知会秀梅和佩珩一声。

    如此操心半响, 也觉得累了, 她如今身子乏,嗜睡得很, 天一黑便要睡的。谁知道正要躺下,就听到外面有说话声。

    萧杏花听着, 仿佛是说起什么亲家的事,便命人进来:“刚才可是说的大少奶奶娘家的事,到底怎么了?”

    那嬷嬷听见这个,也是唬了一跳,连忙跪下了:“原本什么, 只是有事要请二少奶奶示下,却听说大少奶奶娘家那边出了点茬子, 二少奶奶过去了。”

    萧杏花听了, 倒是没什么,便道:“既如此, 待二少奶奶得空了, 让她过来一下。”

    嬷嬷得令,连忙下去了。

    稍等了片刻,秀梅那边料理完了, 听说婆婆要自己过去,自然不敢懈怠, 连忙过来回话。

    “娘,其实原本什么要紧,不过是苏成器打碎了一个窗台上摆着的琉璃瓶,因事先我交待过,他们屋子里并没敢摆什么好的,不过十几两银子的货色罢了。只是他们打碎了,我便故意吓唬了一番,只说侯爷若追究起来,怕是事情不得了了。我又说那个可能是宫里赐下来的,是皇家御赐,都登记在册的,若是就这么没了,皇上追究下来,那更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噗,你倒是能使坏的,如今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他们其实早就有离去的心了,如今更是煎熬得厉害,唯恐我把这事说与爹娘听,到时候要他们赔!更怕惹上杀身之祸,只怕今晚都不得安眠!”

    “那样极好,赶明儿,再让千尧去说说,总之赶紧把他们送走就是。我瞧着你爹,心性和以前可不同,对苏家人断然不会客气,若他们真得闹到你爹跟前,还不知道你爹发什么火呢!”

    “是,明日再让大哥过去吓吓,约莫也可以送神了。”

    一时想起公爹那性子,秀梅也深有同感,自从娘怀着身子病了,爹真像是变了个人,仿佛天塌下来都无所谓,只一心围着娘转悠。

    “还有明日霍家的人过来,你先准备下,总不能怠慢了去。”

    “娘,这个我知道的,已经和柴大管家商议过明日的安排,并让厨房提前逆好了明日的膳食,茶果等物,也都让丫鬟小厮们明日做好安排,不敢出什么纰漏的。”

    “这就好,如今你嫂嫂不在家,凡事都要你多操心了。”

    “这不是应该的么,娘说哪里话。”

    于秀梅而言,她也确实喜欢做这些,本来自己又不像大嫂那么有本事,尽自己所能,。料理家务,也是应当应分的。

    “料理家中诸事,虽说是该你做的,可是有一件事,你还是得上心。”

    “娘,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就是了。”

    萧杏花笑了笑:“最近千云也是忙,回来得晚,可是即使如此,你也该抽时间多陪陪他。我倒不是催你,只是想着,你们成亲也有些时日,若是可以,养养身子,看看大夫怎么说,若是好,也该考虑养个娃儿了。”

    这话听得秀梅心中微窒,低头,轻笑了下道:“娘说的是,这事我会上心的。”

    萧杏花点头:“若是我肚子里这一胎顺利,你和梦巧儿再能得个一男半女,到时候当小叔叔的倒是可以陪着小侄子小侄女一起玩耍了。”

    这情境,想想便觉得有意思。

    “娘,我先养养身子吧。”秀梅想起这事来,只觉得心里有些泛涩。

    最近这些日子千云也是忙,他和哥哥进了兵部,白天忙公事,晚上还要读书练武,回来的时候都累瘫在那里了。

    有时候连沐浴都不曾,还是她拿了巾帕仔细地帮他擦擦。

    这么一来,她哪还能操心什么子嗣呢?

    不过婆婆这么说,她也不愿意扫婆婆的兴,唯有应下来了。

    ****************************************。

    第二日一早,萧杏花正揽着自家男人睡得香。自从她出了这事,萧战庭又不上朝的,倒是可以陪着她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只是她正睡着,便感觉到男人仿佛轻轻地放开了她的手,准备要起床。

    她一下子就醒了,迷糊地问道:“怎么了?”

    萧战庭见她两眼朦胧,一撮子乌发还缭乱在脸庞旁,当下俯首过来,轻轻帮她顺了下,道:“今日霍家要来,我先起身,你若是还觉得乏,便再多睡会儿。”

    萧杏花微怔了下,终于想起来霍六要来的事了。

    “那我也该起来,早些准备,总不能让人以为咱们怠慢了人家。”

    说着,萧杏花也就起身,这个时候丫鬟嬷嬷都来了,伺候着萧杏花洗漱梳妆。她这些日子不曾见外客,平时衣着也是随意,如今既是霍家要来,自然是要穿得上心。于是嬷嬷早就准备了之前做过的撒金纹滚边袄,并个云纹浅金锦袍儿。

    之前做这衣服,自然都是可着身儿做的,如今一试,竟觉得有些小了。

    她愣了下,不免笑了,便对暖阁外的萧战庭道:“不曾想这些日子我竟是胖了。”

    萧战庭已经穿戴过了外袍,听得她这么说,笑了笑:“是,昨夜里摸着腰上有肉了。”

    萧杏花本来觉得有点肉也没什么,她本来就怀孕了,可是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点不乐意:“便是有肉,也该是肚子上有,哪可能腰上长肉!”

    她以前便是怀孕生娃,照样腰肢细细,只胖肚子不胖身上的。

    “肚子倒不曾觉得,只是腰上多了点肉。”

    这个肯定是没错的,昨夜他还伸手轻轻捏了捏,软嫩嫩的腰肉。

    “肚子上没觉得,腰上多了肉?”萧杏花听得都有些难受了,尽管她确实是快当奶奶的人了,尽管她甚至还又怀上了一胎,可是她依然不想当个胖子啊!

    况且这男人说话怎么这么实诚呢?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萧杏花叹了口气,命人将那锦袄收起来:“罢了,我还是换一身吧!”

    ************************************

    这次霍家来的,有霍六的父亲霍汇添,霍六姑姑霍碧汀,另外还有霍家太太。他们过来的时候自然是带了丰厚的礼品。

    多日不见,霍碧汀倒依然是老模样,只是面上多少有点冷。

    萧杏花倒是没在意,依然热络地冲霍碧汀打了打招呼。

    霍碧汀之后便陪着自己堂兄霍汇添和萧战庭说话去了,萧杏花见此,也就去和霍家太太说说家常。

    霍家太太脸盘儿圆润,眼睛不大,细长,看着十分有福气的样子。以前萧杏花去霍家做工,后院洗衣服打扫缝补的,也曾远远地看到过。

    当时只觉得这霍家太太是个丰润人儿,穿戴也十分富贵。

    如今可不比以前,再看过来,便隐约感觉出,往日自己以为的富贵,其实不过是县里流行的款式,一到了燕京城,顿时不够看了,凭空透着一股子乡野财主的摆阔味儿,铺张,却并不讲究。

    不过这对于萧杏花来说,也不过是片刻的感叹罢了,倒是并没有其他想法,反而生出几分亲切感来。

    这是白湾子县往日见惯的。

    而霍家太太呢,初见萧杏花,却是微吃了一惊。

    她自来到燕京城,自然看出这里和白湾子县格外不同,无论是吃穿饮食,还是日常用度,都是白湾子县没法比的。

    如今见了萧杏花,却是越发诧异。

    原来霍碧汀这个人衣着其实比较简单,平日不喜女子的花哨,反而喜穿男袍,是以霍家太太并不曾领略京城侯门太太见外客时的满身华丽。

    如今这霍家太太脑子中原本还想着昔日在她家做过杂工的萧杏花呢,让人提醒了半响,才勉强记起隐约有这么个人,模样倒是周正,只是粗布衣衫,头上又有几根根白头发,看着颇不成样子。

    如今她猛见的眼前这位,乌发金钗,峨眉杏眸,皮肤娇艳中泛着淡淡粉泽,一身的银线团福掐丝锦绣长袍,不是特扎眼,可是细看之下,那做工,那料子,还有那花纹,都是见都没见过的。抬手间,只见那手腕上的红玉镯子,分外两眼,行走间,隐约还仿佛有一股香粉味,轻淡,却在不经意间彰显了眼前妇人的闲散和娇贵。

    霍家太太怎么也无法将眼前这浑身仿佛泛着粉光的侯夫人,和往日在自家后院做过杂工的妇人相提并论。

    她是稍愣了下,总算反应过来,忙笑着,恭身一屈道:“小妇人见过夫人,给夫人请安了。”

    萧杏花忙托住了:“客气什么,快过来坐,咱们好好说话。”

    一边说着,一边请了霍家太太往后面花厅去,离开时,自然特意多看了那霍六一眼。

    倒是个眉清目秀的,长身玉立,模样是极好的,神情间有一股读书人的清贵,倒是和他爹娘不太像。

    一边这么扫了几眼,一边也就陪着霍家太太后来后面的小厅堂了。

    两个女人一起品了品茶,又随意捏了几颗干果来吃,便寒暄开了,一番寒暄后,自然说到了正题。

    “其实当时,行远已经和我提起,我便想着抽时间去拜访,也好定一定这亲事。谁曾想——”霍家太太笑了笑:“谁曾想,后来倒是出了这天大的一桩好事,实在是门第上不敢高攀,我等也就没敢再提。”

    “说什么门第不门第,你也知道,佩珩自小跟着我,穷日子过惯了的,也不是那贪慕虚荣的姑娘,她还是心眼实在。”

    “可不是么,我也和我家行远说过,只说府上姑娘,那自然是一等一的好。”

    霍家太太此时自然是只有陪笑恭维的份儿了。

    其实事先她也和自家老爷商量过的,只说人家身份不同以前,这个时候还特意提起来,可见是真心想成这门亲,他们自然也要好好和人家说说。

    再说了,毕竟自家行远是个倔强性子,眼瞅着是认定了那萧家姑娘,只说除了她,再不娶别人的,孩子既这么认定了,当父母的没办法,硬着头皮也得求下来这门亲。

    好在他家寻到了这昔年走丢的小姑子,竟然是个这么了不起的人物,倒是给他们增光不少,不至于在这侯门贵府面前太低了身份。

    两个女人在这里说着话,萧杏花暗地打量,倒是松了口气。

    其实看人啊,无论儿女,先得看娘,这当娘的若是个品性端正知书达理的,那么当儿女的,自然差不了太多。

    这霍家太太,虽说在自己面前略显局促,有点小家子气的那种恭维劲儿,可那也是身份在那儿摆着,若是自己易地而处,未必也能做到不亢不卑。

    既然这当娘的不错,自己又扫了几眼那霍行远,看着也是个有志气的孩子,不像是富家养出没志气纨绔子弟。

    这么一想,她就放心了。

    其实身份地位如何,那都不要紧,关键是人品从根子上要好,根子好了,总得慢慢地扶持起来。

    于是她就笑着吩咐身边的丫鬟道:“去把佩珩叫过来,见见霍家伯母。”

    丫鬟听命,自然去了。

    霍家太太听说这个,自然是眼中流露出惊喜,她明白,让佩珩过来见自己,十有八九这是愿意了这门婚事的。

    少卿之后,佩珩过来,先拜了自己母亲,又见过了霍家太太。

    霍家太太只一见,便眼前一亮。

    “也不知道是这燕京城的水养人,还是我以前眼瘸,倒是不曾记得,咱家佩珩是这般模样!”

    可真真称得上天香国色了!

    萧杏花看霍家太太那模样,自然是颇为喜欢的,她家女儿这姿容这做派,便是走到王母娘娘面前,也是不逊色的,这霍家太太自然是一见就喜欢。

    而萧战庭那边,和霍汇添寒暄几句后,说起话来,倒是也颇为满意。这霍汇添虽只是个县里乡绅,可是读过书,也见识颇广,倒不是那无能无才之人,是颇有见地的。

    顺便他也试探了几句那霍行远,却见他口齿清楚,言语得当,况且回话间神态不亢不卑,倒是颇让人赞赏。

    当下想着,若真是给佩珩找个这样的女婿,以后自己好生提拔,总不至于差,倒事也可以。

    各自这么聊了一番,便到了午膳时候,这日自然是要留饭的,于是主宾内外各是一席。外面是霍碧汀和萧战庭,还有霍汇添霍行远父子,里面则是萧杏花,霍家太太,下首是秀梅。

    佩珩却不用陪着客人,自行回房去了。

    招待客人的饭菜,自是头一日精心订下的,那霍家太太看一眼,有些菜都是叫不上名字的,当下也是暗暗叹息,知道这侯门的日子,可不是自己能知道的。

    用过膳,其实双方心里都觉得这事十有八九定下来的,便提起往后如何定亲,小两口住在那里的问题,都一一说了。

    依照大昭国的风俗,这个时候佩珩倒是可以和霍行远见个面,说几句话,自然是要由嫂子陪着的。

    于是,在后花园的凉亭外,佩珩自别后,终于第一次和霍行远见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君:妈呀,小姑娘和小伙子要相亲了,暗搓搓地,我要去偷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