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第85章

    秀梅自然是知道苏家人已经到了, 可是她倒是不急, 还在慢条斯理地看着她嫂嫂一大早命人送过来的信。

    因为她这嫂嫂吧,自小不认字, 如今好不容易认识几个大字, 又很快被征到红缨军去了,是以嫂嫂写出的来字, 真是连写带比划。

    信是这么写的:让他们回去,说我已死绝, 不要记挂着(此处一个图)

    最后面是画了一个金元宝。

    秀梅琢磨了半天,明白了嫂嫂的意思。

    这是她最近担心着娘的身子,本来就烦,如今红缨军又训得狠,她也是一肚子火, 便干脆对自己说,让她父母回去, 不要想着来要银子揩油, 若是实在赶不走,就说梦巧儿已经死了, 剩的这做父母的还腆着脸惦记。

    秀梅看着这信, 不由得笑起来,她都可以想象大嫂眉飞色舞气势汹汹地说这话的样子了!

    笑了一会儿,她是越发打定了注意。

    这坏人, 看来只能是她来做了。

    于是她先命人将苏家人请到了后院,然后自己穿戴整齐, 带了嬷嬷并八个丫鬟,慢腾腾地过去了花厅之中。

    苏家人在大门前等了老半响,看着那气派的朱红大门,却是不敢踏进来的,唯恐旁边的侍卫直接提枪赶他们。

    待到好不容易被个管家模样的迎进来,先是换了轿子,之后又一路颠簸,最后终于来到了花厅,已经是战战兢兢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路上侯府里雕楼画栋回廊环绕,都能把人绕晕,更不要说来到这花厅之中,却见亭台上那金贵的檀木家具,样式别致讲究的各样摆设,还有伺候在门前整齐划一的丫鬟们,可真真是吓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在苏旺财的想法中,他应该是大摇大摆地进了这侯府,之后往那座位上一坐,和那位当侯爷的亲家说说自己养大女儿的不容易,再把自家小子苏成器拉到侯爷面前,夸一夸他的资质。侯爷一瞧,说这小子天生当官的料啊,大腿一拍,就赏了一个官!

    谁曾想,如今折腾了半响,别说侯爷,就是个侯夫人都没见到,反而是那个牛蛋的媳妇说是要过来?

    牛蛋的媳妇,不就是那个秀才家的女儿吗?那个不怎么爱说话的小媳妇?

    就她,能顶个屁用!

    等会子那小媳妇过来,他先给她拉个脸,让她赶紧回去,把她家公公叫出来是正经!

    正想着呢,就见外面有个嬷嬷说声:“二少奶奶过来了。”

    一时便见香风袭来,门帘儿轻动,两个俏生生的丫鬟帮着挑开了帘子,接着就是一个妇人含了轻笑走进来。

    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仰脸看过去,却见那妇人黑油油的发髻,周边一圈儿镂空金丝小簪儿,旁边斜插着一朵样子分外别致的金簪花。身上穿了月白大袖衫儿,下面是碾绢纱百褶裙,腰边一点金坠儿看得晃人眼。

    更兼身后还跟了八个两溜儿齐整的丫鬟,一个个毕恭毕敬地跟在身后。这么乍一看,几乎不认得这是谁,只觉得富贵之气逼人眼,还当是哪家的金贵夫人忽然降落在眼前。

    半响,那苏旺财娘子才反应过来,敢情这就是之前牛蛋娶的那小娘子,秀才家不爱说话的小姑娘!

    秀才其实也是落榜的秀才,家里穷酸,不曾想,有朝一日,竟是如此锦绣模样,看得人都不敢认了!

    苏旺财娘子的屁股这个时候是再也做不得那杌子了,忙站起来,陪着笑来到了秀梅跟前:“哟,我当是谁,却原来是咱秀梅啊,这才几个月不见,看着倒是不敢认了!”

    秀梅是早打定主意的,如今见了这上门打秋风的穷亲戚,也只能是鼻孔朝天,白眼看人了,要不然怎么好赶走这死皮赖脸的?

    当下她微微昂起头来,淡笑了下:“原来是苏夫人,适才家里有些小事,倒是耽搁了,勿怪。”

    她这一不出口也就罢了,一出口,便充满了矜持和高傲,又因素来是文静的性子,如今那矜持中,又别有一番淡定气派。

    只这么一句话,那苏旺财并苏旺财娘子顿时不太敢做声了,什么“落榜寒酸秀才家的小女儿”,“不怎么爱做声的小媳妇”这些言辞是再也不敢说出了。

    如今唯剩下小心赔笑了。

    “哟,这如今可和以前不一样了,如今是二少奶——”

    话还没说完,就见几个丫鬟鱼贯上前,有的抱着织锦垫儿,有的抱着暖手炉,一并铺陈过去,把秀梅要坐的那座椅给收拾妥当了,秀梅才上前,尊贵万分地坐下。

    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并那苏成器,都看得目瞪口呆,想着果然是侯门之地,好大的气派啊!

    只是个二少奶奶罢了,就如此乖张拿势,还不知道当了侯夫人的萧杏花是如何威风凛凛!一时这两夫妻面面相觑,都分外眼馋,心中不由自主地想着,若是自家能跟着谋个一官半职,岂不是日后也能得这许多丫鬟伺候?

    如此一想,顿时将那腰又弯了几分,一脸谄媚地望着秀梅。

    秀梅心里是有成算的,自然对他们不能和颜悦色,当下便径自坐在那最上首的座椅上,淡声道:“二位如今来得正好,其实有件事,我正想和二位说道说道。”

    一听这话,苏旺财和苏旺财娘子面面相觑后,心中不免有了猜测,该不会是什么好事轮上他们了吧?

    “二少奶奶,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我常在家里和成器他爹说,说若轮起来,萧家最是这位二少奶奶知书达理,可比我们家梦巧儿要强一百倍!”

    秀梅听说,心里不免叹息,想着这当父母的,为了眼前一点子好处,竟然把自己女儿贬,也真真是可悲。

    不过面上她却是不露声色,淡淡地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家长里短的事,这当嫂子的,倒是每每言语间欺凌我这当弟妹的,也幸亏家里公婆是明理的,如今已经打发了大嫂出去军营里罚着。”

    啊?

    苏旺财大惊:“什么,那梦巧儿惹了祸事?”

    苏旺财娘子跺脚:“我就说么,就你养大的这小杂种,从小不是省油的灯,还是老娘费了死劲才让她嫁给这等好人家,如今好不容易飞黄腾达了,当了豪门少奶奶了,却来惹下祸事!”

    苏旺财忙又对秀梅施礼:“二少奶奶,你好歹说说,梦巧儿这死丫头,到底是做了什么,得了如此处罚?”

    秀梅哪里说得出什么呢,再说了,她生性柔弱,又对这位大嫂其实是十分敬重的,张口编排瞎话更是不好,当然也怕这苏旺财回去宣扬什么。

    于是心中一动,干脆板下脸来,看看左右丫鬟,示意她们下去。

    丫鬟们是事先早已经被嘱咐过的,此时连忙恭敬地拜了拜,便退下去了。

    于是秀梅冷着脸,淡声道:“大嫂自然是性情顽劣,惹下事来,如今侯爷知道了,只说不但要罚大嫂,还得请苏伯父,苏伯母过来,要一起理论理论,实在不行,就看看做个和离书,就此离了!”

    啊??

    苏旺财听这话,吓得都不太站稳了。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若是真让梦巧儿赶出家门,那以后我的成器怎么办呢?”

    秀梅冷笑一声,却是问苏旺财:“苏伯父,我听人说,如今你在白湾子县,仗着有个当侯爷的亲家,可是捞了不少好处?怕只怕,等大哥将大嫂休了,你带着大嫂回去,不但再没有半分好处,从此后还落得众人白眼!”

    这句话可算是说到了苏旺财心里去了。

    其实自从萧家人一下子飞黄腾达去了燕京城,苏家,还有秀梅的秀才爹,可是颇受人敬重的,就连县太爷见了他们都点头哈腰的。

    梦巧儿在这边险些被休了的事传回去,还不知道别人怎么奚落笑话!

    这件事,可怎么也不能让白湾子县的人知道。

    苏旺财娘子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的,此时拼命地给苏旺财使眼色。

    苏旺财很快明白自己娘子的意思,当下主意已定,轻咳了声,上前对着秀梅赔笑说:

    “二少奶奶,其实梦巧儿那臭丫头做错了什么,你们该罚的就罚,该打的就打,怎么也不能休了不是吗?要不然你帮着通融通融,看看能不能见侯爷一面,我会亲自和侯爷说的!”

    秀梅听得这话,只觉得自己头都要大了,可怜她那已经威风凛凛的大嫂的,竟然被亲爹说成臭丫头,这戏她几乎都要演不下去了。

    不过也得硬着头皮演。

    于是她很是矜持地咳了声:“这个嘛,侯爷那里忙得紧,每天不是去宫里见皇上,就是和其他侯爷啊王爷啊谈公务,实在是没时间。”

    侯爷自然是很忙,忙着陪婆婆,哪有闲心去应付这白湾子县来的苏旺财!

    “侯爷自然是忙着国家大事的,不过怎么说,我们也是亲——”苏旺财刚要提起自己的亲家身份,便想起自己女儿眼看就要被人赶出去了,顿时噎了一下。

    最后他苦笑一声:“好歹二少奶奶帮着通融通融,我也好在侯爷面前说几句好话。”

    秀梅一听,拧了拧眉,仿佛分外为难:“罢了,既然苏伯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那就先在府里住几日吧,若是侯爷有时间,我自会去娘跟前禀报,看看有没有时间见见苏伯父。”

    苏旺财听了,自然是感激万分,点头哈腰,又着实奉承了秀梅几句,倒是把秀梅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似的。

    秀梅这边打发了苏旺财去个客房,那客房里外都有侍卫把手的,以及伺候的丫鬟都事先说好了的,不许透露风声。若是对方万一提起大少奶奶,只说大少奶奶得罪了侯爷被罚了。

    这苏旺财一家子,当下就住在那院子里。

    吃喝的话,若论起来,也不过是寻常,且菜里竟然烧肉无盐的,汤水也颇为寡淡。

    他有心要求好点的饭食,却被告知府里就是这样。

    再说求见侯爷的话,自然是无望,如此煎熬了几天后,别说求见侯爷,就是再求见个二少奶奶,都仿佛是登天般难了。

    “成器他爹,我瞧着这丫鬟们一个个对咱不客气得很,那些侍卫也都防备着咱,该不会梦巧儿得罪了侯爷,倒是把咱们也拿来出气吧?”

    这侯门的富贵自然是好,可是若真得罪了他们,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她可是清楚记得,当初牛蛋儿是怎么在街头得罪了公主,差点被人家咔嚓了。

    “这个……倒是不好说。”苏旺财心里也有点怕。

    总不能求富贵权势不成,还把身家性命搭进去啊!

    而更让人糟心的是,眼瞅着这都要进十一月了,天越来越冷,他们当时来燕京城时,满心想着投靠亲戚,自有荣华富贵可享,却不曾想是这等境遇,以至于身上衣衫单薄,天若再一冷了,可真是不能御寒。

    而就在这对夫妻愁眉苦脸地商议着这事的时候,秀梅已经把当初如何见苏旺财夫妇,以及最近指使丫头侍卫如何对待他们夫妇的事,都一一说给了杏花听。

    萧杏花听得几乎笑出来:“你啊,往日脾性好,不曾想还能干得了这事!”

    秀梅想想,也是笑了:“如今他们终究存着希望,还不舍得走,总得再想个法子,把他们吓一吓,到时候赶紧收拾包袱走人,咱们再送点银子,也算是仁至义尽。回去后,他们为了自己,断断不敢在白湾子县胡说八道的。”

    “对,你说得是,这确实得想个法子!”萧杏花坐在那里,略一沉吟:“既是千尧的丈人来了,便是千尧忙着,总也得见见,就让千尧过去吓唬吓唬他们吧。至于梦巧儿——”

    她想着秀梅所说的关于那老两口的话,话里话外,真是恨不得把女儿卖了换荣华富贵呢,便叹了口气:“让你大嫂好好地在军中,先暂且不必回来了。你写信给她。”

    秀梅从旁,自然是答应着。

    一时又问起来萧杏花今日的身子。

    其实这些日子,萧杏花胃口大开,吃什么都香,偶尔间有点古怪念头,底下那厨子是萧战庭特意请来的,只一心给萧杏花料理膳食,自然尽心尽力。

    再者这段日子,萧战庭都不怎么出门的,每日都在房中陪着自己夫人,不是牵着手一起在后院散散步,就是亲自揽着她在书房里教她认字。还在那里草拟了几个名字,想着若是男孩叫什么,女孩儿该叫什么。

    那个什么蛋的自然是不能在承继下去了,都是随着千尧千云,从千上开始取的。

    萧杏花摸着还没太鼓起来的肚皮儿,看看那些萧战庭悉心选取的名字,只觉得整个人都浸润在蜜汁里一般,甜滋滋的。

    其实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怀孕了,虽说那毒在身上还没有清除,依旧十分凶险,可是她总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她这肚子里的娃,若是个福大命大的,自能闯过这一关去。

    说话间,恰见萧战庭回来,秀梅见了,忙站起来,恭敬地见过了公爹。

    萧战庭间秀梅在,便问起那苏家的事,秀梅自然一一说了。

    “极好,再让千尧过去,吓一吓,直接赶走就是,莫要因为这事搅扰你娘。”

    “是,媳妇知道的。”

    一时秀梅退下,因说起来,萧战庭道:“秀梅平日看不上不声不响的,遇到这种事,倒是也能处事果断。”

    萧杏花闻听这话,比夸自己还高兴,当下笑道:“我早说过,我挑的儿媳妇,自然都是好的!这些日子,我病着,梦巧儿也不在,家里许多事都是她亲自料理,我看着,和那自小侯府里养大的儿媳妇丝毫不差的,她又是知书达理的,再好没有了!”

    萧战庭看她眉眼间的得意,也是笑了。

    前一段日子,她因中了毒,又怀着胎,吃不下药,孕反得厉害,整个人被折磨得憔悴了许多,如今慢慢调理着,虽说毒性未消,可是气色却渐渐好起来,脸颊上也泛着红润,这才让人放心了。

    她既好了,再其他什么事,仿佛都不重要了。

    “这几日天寒了,你素来怕冷的,我已经吩咐下去,有那上等的貂皮,取来做几件皮裘大髦。”

    “其实柴管家早就命人准备好了家里的冬衣,不过你既要做好的,我不拦着你就是,可总别忘记给媳妇们也做几件。”

    萧战庭闻听,越发笑了,抬手轻轻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倒是知道疼她们。”

    正说着,丫鬟们奉来了食盒,见了萧战庭,微恭了下后,便将食盒里的吃食取出,一一放在旁边的矮几上。

    这是萧杏花午后的茶点。

    萧战庭看了眼,只见有奶皮,鲍螺,还有脂麻灌果,并牛乳等,都是些小零点心。看着她如今胃口好,他倒是也高兴,便坐在那里,陪着她用了些。

    吃着间,萧杏花却又想起佩珩的事,当下到嘴的鲍螺下不了口了。

    “那个霍六,几时过来咱这里?到底说定了吗?”

    这可是关系到女儿终身的事啊,只是他们到底是女儿,不好说催着人家上门,要不然倒仿佛他们巴巴地上杆子嫁女儿似的。

    “我刚要和你说这个,才收到帖儿,说明日过来。”

    “那敢情好。”萧杏花摸着肚子,松了口气:“到底如何,你好歹过过眼,不行的话,咱大不了让佩珩死心,再找其他的去,强似现在,把人心悬在那里!

    作者有话要说:存稿箱君:据说人终究有一死,有人重于泰山,有人轻于鸿毛,若我存稿箱君有一日不在了,你们一定哭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