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这几日佩珩惦记着自己娘, 一得空了便过去看看。这一日她过去福运居, 到了外面廊上,就见外面几个丫鬟嬷嬷伺候着, 只等里面吩咐。见她过来了, 忙示意噤声,又指了指里面。

    佩珩顿时明白了, 这是爹在里面正守着。

    这些日子娘身子不好,爹连朝都不上了, 就这么守在跟前,有时候大半夜不合眼。

    她轻叹了口气,推门进了屋,却在暖阁外停了下来。

    如今眼瞅着进入九月,天开始变凉了, 又因为娘身子不好,所以已经早早地搬到暖阁里去了。

    她在外面看过去, 只见她爹正半伏在床头前, 看样子竟然是睡着了。

    从她的角度,她可以瞧见她爹的鬓发, 隐约竟有些泛白, 竟一下子没有了往日肃穆威严的距离感。

    他坐在床边的杌子上,平日那么高壮的一个人此时却窝在床头前,半趴在床头前睡着了。

    佩珩看得有些心酸, 她一直有点惧怕这个爹的,可是如今, 却生生多了几分心疼。

    她知道娘出了这事,爹心里是真难受,难受得根本睡不着。

    她也听底下人说,爹这段日子,亲自喂娘吃药,娘吃不下,他就陪着一起吃,还有膳食,娘吃多少,他就吃多少,娘饿着,他也就饿着。

    佩珩深吸了口气,把自己眼角的湿润逼回去,却是到了旁边朝服架上,取来了爹的一件外袍,蹑手蹑脚地过去,给爹披上。

    谁知道她刚披上,爹那边就醒过来了。

    她有些怔忪,后退了一步:“爹,你醒了?”

    萧战庭没想到自己竟然睡去,微微皱了下眉,先看了眼床上躺着的萧杏花,见她睡得依然恬静,这才看向女儿。

    “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过来,看爹睡着,没敢惊动。”

    “嗯,用过午膳了吗?”萧战庭随口这么问道。

    其实他往日是不会这样和女儿闲话家常的,他并不是那种会说这种话的人,不过这段日子,女儿每日几次过来帮着一起伺候,渐渐地也就熟了,一些日常话问起来倒也随意了。

    “用过了,你和娘呢?娘什么时候睡着的?”

    佩珩看到自己爹一脸倦容,头发仿佛根本就没有梳理,还有那底下的胡子,也是几日没有打理了吧?更不要说眼睛里的红血丝,看着实在是吓人。

    “我陪着她吃了药用过午膳,看着她睡着的。”

    其实是吃药折腾了半响,险些呕出来,之后饭食也是难以下咽。本来就是怀着身子的人,胃口刁钻也是常见的,孕吐严重,又赶上生病吃药这么一折腾,可算是什么坏事都赶到一处了。

    “爹,你……”佩珩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道:“爹你好歹也顾着自己身子,娘这病,怕是要慢慢养着,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你总得做长久打算,总不能到时候娘好了,爹你这边却熬坏了身子。再说有我和二嫂嫂呢,平日里我们也都能过来一起照料。”

    萧战庭听说这话,不由多看了女儿一眼。

    女儿如今已经十五岁了,像极了年少时的萧杏花,文静地站在自己面前,双眸中带着些许心疼,那心疼里,隐隐含着一点……算是敬畏吧。

    他忽然就想起自己当初和杏花说的话,他说过,有个女儿的话,会把女儿捧在手心里疼,会给她当马来骑,会把她宠得一辈子不知道愁。

    其实他并不想女儿会用敬畏的眼神望着自己,仿佛和自己说一句话都要琢磨一番。

    心里暗暗苦笑了声,他抬起手,轻轻拍了下女儿的肩膀。

    “佩珩说的,爹知道的。”

    他这么一拍,倒是让佩珩心里微惊。

    爹的力道很大,虽是不经意一拍,可是她太过纤细的肩膀却依然有些泛疼。

    不过……心里却是感觉极好的。

    她低头,微抿了下唇,又道:“爹,我……”

    她心口那里忽然便有些泛热,她想着娘这些年固然不容易,其实爹也不容易。

    爹娘都不容易,她该能孝敬他们什么呢?

    一时这么想着,竟不由自主地张口而出:“爹,那霍六的事,我固然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凡事,凡事还是听爹娘的意思……”

    今日和嫂嫂说那番话,她也是难受,想着她又能为她娘做什么?做女儿的,凡事顺着父母一些,难道不是她该做的吗?

    萧战庭听得这话,顿时明白了女儿的意思。

    他不免又多看了女儿一眼。

    “佩珩,你的婚事,我和你娘商量过,其实还是看你自己喜欢吧。若是你执意那霍六,我和你娘又觉得他人品尚可,还是会顾着你想法。我听闻消息,过两三日他们就到了,到时候我先见见再说。”

    “嗯。”佩珩颈子垂得很低,微抿了下唇,便不再说什么了。

    正说着间,萧杏花那边蹙着眉,挣扎着醒过来。

    佩珩和萧战庭都忙凑过去。

    “娘,你醒了?”

    “杏花,觉得可好?”

    萧杏花刚睡醒,正是脑子发懵,听着丈夫和女儿都在旁边候着,不免拧眉:“佩珩怎么不去学字?还有你怎么这些日子也不上朝了?”

    萧战庭坐过去床边,拿来一个靠枕来放在后面,扶着萧杏花坐起来。

    “今日朝中无事,不必上朝。”

    他一句谎话信口拈来,全然不顾最近皇上以及属下诸将的唉声叹气。

    其实昨日,正阳侯还过来找他,说是北狄人最近屠颜王病逝,换了他的次子达克南继承王位,这达克南自小好战,野心勃勃,怕是要重整旗鼓,再犯北疆了。

    他当时只是淡漠地瞥了正阳侯一眼,却是问:“那又如何?”

    正阳侯听到他这话,都傻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还没进犯吗?”

    “你————”

    正阳侯默了半响,最后瞅着他那一身的疲惫,忽然叹了口气。

    “罢了,你先操心嫂夫人,北疆的事,我等自会向皇上请命,加派人手驻扎,总不能再闹出昔日之乱!”

    正阳侯走了,萧战庭站在廊前,闭眸想了想那北疆防守的事,便将之抛在脑后了。

    其实有时候,他会后悔。

    当年他以为自己的妻儿没了,悲痛欲绝之际,立下宏愿,矢志驱逐北狄蛮人,还这天下一个太平盛世。所以他走了,离开了那宿城县,远离了那彭阳县白湾子县,再次赶赴边疆,驱逐鞑虏,重整这大好河山。

    可是其实从那个时候,他就错了。

    大错特错。

    也许在最开始,他确实是为了杏花,为了能多点银子给杏花过上好日子,可是当他骑着烈马赶赴边疆的时候,他就已经忘记了他最初为什么离开大转子村。

    他开始被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的英雄感所擒获,并开始想成为那个征战天下的大英雄。

    他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万民,可以成就一番永世不朽的战绩。

    可是其实他连自己的妻儿都护不住!

    当他在沙场上势如破竹时,她带着孩子们过着怎么样的日子?

    如果不是他站到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上,又怎么可能为她引来这样的祸端?

    如果他当时心灰意冷,回去家乡,或者四处寻找,多少能得一些她的消息吧?也就不会就此生生错过十五年!

    所以如今的萧战庭,钻了另一个死牛角尖。

    他的妻怀了他的孩儿,却又因他而被人放了毒,正是个生死未卜。那么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天底下再也没有比她更重要的事了。

    他就是要守着她护着她,寸步不离。

    以至于萧战庭脸不红心不跳地对着自己的夫人撒谎:“朝中没什么事,我也就告假陪着你了。”

    “娘,我是练完了今日的字,也练了琴,先生夸我做得好,我才抽空过来想看看你的。”旁边的佩珩也连忙这么说。

    萧杏花一听,这才放心,又因一时说着话,说起入秋了,萧杏花倒是想起一事来。

    “一说立秋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初我怀着牛蛋那会子,咱们山上的灯笼果,正好是熟了。立秋十八寸草结籽,那灯笼果外面的灯笼纱恰好便红了,里面的果子黄橙橙的!那个时候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我就爱那个味儿,你爹漫山给我采一大筐,我就抱着那筐吃。”

    “你既想吃,我去找些来,这燕京城里也是有灯笼果的。”萧战庭忙道。

    “那敢情好。”

    其实萧杏花这些日子,又是喝药,又是孕吐,实在是对什么都没什么胃口,如今难得有一样想吃的,她自己也不免期待起来。

    萧战庭既见她想吃,自然忙命人去寻,谁知道找了半日,燕京城里的灯笼果却和大转子村的全然不同,那果子小了许多不说,味道也千差万别!

    萧战庭不悦,却是吩咐柴大管家道:“命人再去寻。”

    柴大管家也是苦:“侯爷,我已经命人把燕京城附近山上的都找遍了,咱们这里只有这种,没有夫人所说的那种灯笼果啊!”

    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这便是同一个灯笼果,燕京城里种出来的能和侯爷家乡的果子一模一样的味儿吗?

    “派人过去。”萧战庭拧眉,沉声道:“派人骑着快马过去,走驿站,八百里加急,去槐继山。”

    “这?”柴大管家楞得眼睛都瞪大了。

    八百里加急的文书,那是有朝廷要报的时候才可以用的,如今呢,难道动用八百里加急只为了个灯笼果?

    “取我印来,快去。”萧战庭沉下了脸,厉声道。

    “是,是!”柴大管家再不敢犹豫,慌忙跑出去,命人赶紧去办。

    镇国大将军一声令下,自有快马从驿站而出,片刻之后,但见燕京城外官道上,黄尘滚滚,骏马飞驰,不过片刻功夫,又见那燕京城古道上再不见一人一骑,唯独黄云凝聚,秋空朗朗。

    过往行人见到此情此景,不免诸多猜测,想着不知道官家有什么要紧事竟是如此疾行,可是又有几个知道,槐继山上的灯笼果,正在那薄如蝉翼的灯笼纱中,随风飘荡,悠悠摇摆。

    槐继山下的农人们,在渴了后,随手抓起一把遍地可见的灯笼果,揭去外面的灯笼纱,一口吃下那晶莹剔透的黄浆果,顿时满口的汁液,说酸不酸说甜不甜的,不值什么银子,而是触手可得的果子。

    他们也必然无法想到,官府里管辖最为严格的八百里加急的快马,正在燕京城赶来,只为了他手中根本不值什么银子的小小果子。

    到了傍晚时分,该用晚膳了,可是萧杏花却提不起精神,望着满桌子的菜,有往日她最爱的猪肘子,三鲜笋,炒鹌子等,更有清淡宜口的青虾羹,生豆腐百宜羹和那慢火乱炖的肉糜菜粥。

    萧战庭新请来的厨子做菜好,底下嬷嬷也经心,所选的都是平日她最爱吃的了。

    只是如今看着,却是一股子恶心泛上来,原本爱吃的味儿,如今凭空觉得不再是香,反而是臭。

    “你不是说去找灯笼果吗?怎么还不见?”她放下箸子,对萧战庭这么说。

    看着满桌子的菜,她根本闻不得那味儿,于是越发想起年少时的灯笼果了,越想越觉得想吃,因为吃不到,那味儿就变得更加珍贵。

    “正让底下人去找,还没见信,要不然先来些其他果子吃?”

    说着,萧战庭便命人上了鲜果,其中也是南北鲜货汇集,有些还是宫里头的贡品特特地送过来的。现在连皇上都知道,镇国侯府的那位夫人病着,整天食不下咽的,有什么新鲜物赶紧命人送过来。

    一时底下人送进来几个攒盒,萧杏花看过去,却见有那从千里之外运过来的金橘,还有娇贵易坏的杨梅和荔枝,还有红嘟嘟的樱桃。

    这些果子,寻常老百姓别说吃,有些是见都没见过的。

    如今却是有人捧到她面前,拿起来小心翼翼地送到她嘴边,再哄着来一句:“杏花,尝尝这个金桔,听说是藏在绿豆里保着不坏,这才一路从江西运回来的。”

    可是萧杏花一看那金橘,便是泛上来一阵呕。

    萧战庭吓得连忙命人将那金橘取走,又给她捶背,哄了好半响才算平息。

    末了,萧杏花眼里都是含着泪的,虚弱地趴在他的肩头上,迷迷糊糊地说:“我就要吃灯笼果,铁蛋哥哥你去山上给我摘……”

    萧战庭这个时候哪敢说不给她摘,她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都恨不得给她摘下来。

    如今只能轻轻搂着她,慢慢地帮她顺着胸前那口气,柔声道:“乖,明日就能吃上灯笼果了,你等等就有。”

    “我现在就要吃!”她忽然变得难以忍受起来。

    她肚子里空得很,可是那空荡荡的感觉带来的并不是饥饿,反而是一阵阵难以言喻的恶心感,那种恶心感在喉咙里在胸口处回荡,冲撞着她,让她止不住想继续呕下去。

    她就是要吃灯笼果,年少时,第一次怀上他的孩子时,他给她摘的那筐子灯笼果。

    犹记得他进门的时候,脸上脖子都被晒得黝黑,身上粗布衣衫也被荆棘刮破了一块,可是他擦了擦额头的汗,把那筐子灯笼果放在院子里,说去提水,提来井水给她浸下这灯笼果。

    微甜的灯笼果,一咬下口满口的桨汁,那滋味,她竟是至今没能忘……

    她的手轻轻抠在他肩膀上,想着年少时和这个男人许许多多的事。

    “我就要吃灯笼果,我要你去给我摘,下辈子,我还给你生孩子,你还要去给我摘!”她喃喃地在他胸口这么说,只是因为有气无力,那声音便带着十足十的撒娇语气。

    “好,好,我给你摘,明日就给你摘,你别急,明日就能吃上了。”萧战庭没办法,只能这么哄着,劝着。

    好不容易哄好了,他又取来各样新鲜果子,一点点拿给她吃,最后到底是吃了几个山楂,吃了山楂后,趁机赶紧喂她吃了药,又吃了点肉糜粥,这一顿晚饭才算折腾完。

    晚上睡时,他搂着她,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之前只顾着哄她了,如今想着她那话,想着往日自己亲手给她摘了许多灯笼果的情境,以及她那句“下辈子还要给你生孩子,你还要去给我摘”,不觉竟有些痴了。

    夜晚里没睡好,闭上眼睛,眼前都是年少时的她,抱着那筐子灯笼果,一边吃着,一边对他笑。

    就是那笑,化作了十五年来夜宿军营时天上的星子,照亮了他的戎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