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这两位美人儿, 约莫打听到了,知道新来的这位侯夫人是个乡间村妇而已,想着必然是大字不识, 初来乍到的, 未必有什么威风。自己两个人,便是再不受宠,那也是皇上赐下来的美人儿, 便是侯爷不曾宠过, 可是在这侯府里也是有地位有人脉的, 哪里就怕了乡下来的村妇?

    况且有了这个村妇, 自己二人倒是好行动,说不得就趁机见到了侯爷。

    侯爷看到自己两个娇滴滴的美人, 再看看那村妇,难保说不是从此后就发现了自己二人的绝世姿色, 兴许自此就改变命运, 从此后成为侯爷心头肉呢?

    打定主意, 这二人都慌忙收拾起来, 描眉画目,又穿上了新新的衣衫, 装扮出好一番富贵模样, 袅袅盈盈地来到了萧杏花所住的福运居的院子里。

    却说萧杏花正坐在正位上,旁边两个儿媳妇一个女儿花团锦簇地围绕着,又是端茶又是递水,好一番气派。

    这个时候就听到外面丫鬟敛秋进来回禀, 说是道:“两位姨娘到了。”

    “姨娘?”萧杏花一听,便冷笑了声,故意斥道:“什么姨娘,那是宫里赐下来的美人儿,该是叫姑娘的懂不懂?好好的叫什么姨娘,没得埋汰了人家姑娘!”

    敛秋听了,连忙道:“是,两位姑娘到了。”

    萧杏花这才点头,慢悠悠地说:“请进来吧。”

    这话音落下去,消息传出去,片刻之后,便见两位美人儿扭着柳腰走进来。

    萧杏花品着茶水,也不看这两个美人儿。

    含佩和晨荷对视一眼,不免有些意外。

    她们都以为这新来的侯夫人不过是个乡间村妇罢了,不但不懂得什么规矩,怕是相貌粗俗不堪。可是如今看来,身边几个锦衣华服的女子围着,又有两位少爷恭敬地站在身后,倒是把这位坐在正座的侯夫人衬托得尊贵极了,就好像她本来就是这府里的夫人似的。

    况且看相貌,虽说年纪不小了,可是看得出底子不错,眉眼动人,肌肤是天生丽质的白净,身段也保养得极好,并不曾因为生了儿女年纪大了而发福了去。

    当下心里也是微沉,眼珠儿各自转着,想着该如何应付这位新来的侯夫人。

    殊不知,萧杏花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打量着这两个美人儿。她是混于市井,不知道见识过多少人,如今一看便知道这两个妇人打得什么鬼主意。

    呸,不就是想来巴结自己,靠着自己来勾搭萧战庭吗?

    这原本也没什么,既然是当人小妾的,勾搭侯爷也是本分,合该夸一句尽职尽责,可是坏就坏在如今她萧杏花是萧战庭的正妻,是本该高居在上的侯夫人。

    她是侯夫人,是萧战庭正妻,而她们是萧战庭的小妾。

    这就是天生的冤家,一辈子的仇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对头了!

    就算她不在乎萧战庭,还得想想自己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呢。她是万万不能允许这两个妖精般的人儿怀了萧战庭的种,到时候可就是活生生抢了自己儿女的风头。

    于是当下,她昂着头,不动声色地继续喝茶。她并不喜欢喝茶,不过却一直觉得镇子上的那些有钱大老爷慢腾腾喝茶的样子很威风,所以她也有样学样。

    旁边的梦巧机灵,又递上了一份蜜糖粟米糕来,恭恭敬敬地送上。

    秀梅则是笑着在下首给她捶腿,佩珩则是从后面拿了只精巧的桃花扇给她扇风。

    她满意地点点头,这才矜持地看向低头站在她面前的这两个人。

    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连个头发丝都没错过。

    要说这含佩和晨荷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太后啊皇上皇后,哪个也都见过,区区一个村妇侯夫人,没什么可怕的,可是如今,在这一个村妇审视的目光下,她们二人竟然有些发怯了。

    这可不像是从乡下来的没见识的,反而像是看尽了世人,看透了人心,那双杏眸只看得人心里发虚。

    况且看那穿戴,看那气派,看那眼神,真是活脱脱的高高在上侯夫人一枚啊!

    正儿八经的侯夫人!

    最关键的是,此时此刻,这位侯夫人正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们,好像完全不把她们当回事,好像在她眼里,她们两个都是跳梁小丑!

    说好的自惭形秽呢?说好的粗糙庸俗呢?

    于是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在萧杏花那双曾经对峙过猪肉贩子对峙过乡野地痞对峙过官差大老爷的目光审视下,终于渐渐地低下了头。

    “拜见夫人……”她们两个终于这么道。

    萧杏花根本没吭声,接过旁边丫鬟熙春递过来的茶饼,笑着问道;“这两位天仙般的人儿,就是住在茗萃园的含佩和晨荷姑娘?”

    “是。”熙春乖巧老实,既然夫人问,她就连忙这么回道。

    含佩和晨荷听到自己能被问起,连忙都打起精神来,虽说声称姑娘有点怪怪的,不过当下也没细想。

    谁知道萧杏花却笑了笑,一边品着那茶饼,一边问道:“以前我不在,这府里没个规矩也就罢了,可是如今我既来了,总是要好生整治一番。这两位姑娘,那可是皇上那边过来的贵客,总是养在家里也不成体统,看看挑个时间,赶紧找个好人家许配了吧。既是住在我们府里这么许久,这里以后就是你们的娘家,女儿出嫁,当娘家的不会吝啬嫁妆。”

    说着,她抬抬手,吩咐道:“去把柴大管家叫来,”

    含佩和晨荷两个,开始听着这位新来的侯夫人夸了她们一句,说她们美,心里还觉得美滋滋,可是后来一听这话头,顿时觉得不对劲了。

    再听到什么不吝啬嫁妆,一下子脸都白了。

    两个人俱都噗通跪在了那里。

    若是能留在这里,怎么也是侯府的姨娘,若是打发出去,还不一定嫁给什么人呢,说不得随便配个小子都是有的!

    “夫人,我不愿嫁人!”

    “夫人,求你开恩,晨荷不想出去!”

    两个人慌了,急声哀求道。

    萧杏花听了,微微纳罕,再次打量了她们一番,疑惑地问手旁的儿媳妇:“梦巧,我初来乍到的,也不懂这里面的门道,你说这两个姑娘,虽说天仙似的人儿,可是论起年纪,怕是不小了,我瞧着眼边有了褶子像核桃,再不嫁出去,可就是没人要了。怎么如今我做主给她们嫁出去,她们倒是不愿意?”

    萧杏花这话一出,含佩和晨荷几乎想哭,恨不得抬手摸自己的眼角,今儿个早上还在镜子里看了的,并没有褶子啊,难道是镜子模糊了看不清?

    大好的年纪,怎么就长褶子了?难不成是没男人滋润干熬的?

    这两个人心里简直是比吃了黄连还哭,可是转念想想侯夫人话语中的意思,唬得还是扑过去哭道:“夫人开恩,我可不是什么姑娘家,我是皇上赐下来伺候侯爷的,可不能轻易送出去,若是真出了这门,还不如一头撞死得好!”

    这二人哭天喊地,哭得梨花带雨,萧杏花高坐在上,心中暗乐。

    不过是两个小笨丫头罢了,一心想着爬上萧铁蛋的床,还舍不得离开呢。

    看她们哭得这么难过,留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总是要把控在手里,不能让她们跳出自己的五指山,免得到时候真给萧铁蛋生出一点血脉来,倒是给自己憋屈!

    当下她轻咳了声,摇头叹道;“这话又是怎么说呢,你们可是皇上赐下来的,是府里的贵人,哭成这样,我可怎么办呢!这不是让我为难嘛,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了你们呢!”

    “夫人,我们不是什么贵人,皇上赐下我们,原就是伺候侯爷,为侯爷铺床垫被的,如今夫人既然来了,我等心甘情愿伺候在夫人身边,为夫人端茶递水捶背捏腿,只求夫人能够收留,可万万不能把我等赶出去!”

    “哎呦,那可不行,那我岂不是把你们当丫鬟看待呢,那是折辱了你们,也是抹杀了皇上的颜面呢!”萧杏花连连摇头,又问自己身边的秀梅:“秀梅,你读书多,懂得礼仪,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啊?”

    秀梅抿唇轻笑,恭敬地点头道:“娘说得是呢,这两位,高不得低不得,敬不得也罚不得。实在是难办呢!”

    旁边的梦巧也跟着道:“可不是么,要说刚才这两位,进来后连给娘磕个头都不会,一听说要送出去,才知道跪下,这传闻出去,别人怎么看娘?知道的只说是娘宽厚仁慈,也是敬皇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娘软弱不能,任凭下面的人欺负呢。长此以往,娘这个堂堂侯夫人,竟是无法约束下人,传扬出去总是不好听。”

    可怜这含佩和晨荷两位,原本是想来这乡下进城的侯夫人面前耍一下派头,唬一下这乡下来的没见识的,可谁曾想,先是被说一脸的褶子像核桃,接着又说该打发出去嫁了,之后这两个什么儿媳妇又在那里一唱一和的,这分明是要给自己来个下马威!

    两个人咬咬牙,看看这一屋子的人,上面做的是威风凛凛派头十足的侯夫人,下面是媳妇女儿丫鬟,旁边还有两个儿子呢,有一个没一个地,都皮笑肉不笑地望着自己,可真真是龙潭虎穴,有进无出啊!

    她们心一横,跪在那里哭道:“夫人大人有大量,求不要和我等计较,我二人进门而不拜,原是我们的错,求夫人责罚。”

    萧杏花听着这话,正中下怀,不过面上却是一叹:“你们是宫里出来的人儿,是皇上的体面,我怎敢轻易罚了你们呢!”

    这两个人中,含佩精明,她心知今日的这位侯夫人不是善茬,怕是不能轻易躲过,只有忍痛受了,于是上前哭道:“夫人,不管含佩是哪里来的人儿,如今都是侯府里的人,若是侯爷和夫人抬爱,含佩就铺床叠被伺候,若是侯爷和夫人不喜,远远地打发了,便是缝补浆洗,含佩也是心甘情愿。今日初见夫人,含佩若哪里做错了,还求夫人责罚!”

    她这么一说,旁边的晨荷自然是不甘示弱,连忙也哭道:“晨荷不懂礼数,还望夫人责罚!”

    萧杏花听得分外满意,看了看地上跪着的这两个人儿,叹道:“我长于市井,其实原本也不懂得什么规矩礼数,可是今日你等自己认为自己做错了,合该受到惩罚,那是你二人识大体,我也不好太过阻拦了你们。这么着吧,你们就出去,跪在外面台阶上,先跪几个时辰看看吧。”

    这含佩和晨荷听说,心里一个哆嗦,在台阶上跪几个时辰,那不是要把膝盖跪烂了,有心要求饶,可是想想这位新来的夫人的气派,顿时也没音了。

    谁知道这两个人告辞了后,正要起身去跪,却又听得萧杏花道;“慢着。”

    这两个人心里顿时一沉,生怕有什么后招等着她们呢。

    她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夫人面上看着好相与,其实是个手段毒辣的。

    “你叫含佩是吧?”萧杏花笑盈盈地望着含佩。

    含佩点头,战战兢兢。

    “你的名字和咱们大姑娘不巧撞了,以前我们不在府里也就罢了,如今我既带着她进京了,身份有别,总不好撞着。”

    含佩听得心里苦,什么叫身份有别,这是真把自己当使唤的丫头了。嘴上说是皇上赐下来的有体面,可是那体面怕是早扔到臭水沟里去了。

    不过她也不敢说其他,心里发苦,勉强道:“求夫人赐名。”

    萧杏花想了想:“晨荷的名字虽然没冲撞了哪个,可是既然要改,那就都改一改吧。我这个人呢,俗气,不懂得什么雅致的名字,身旁使唤的人儿,总该用个朗朗上口的,唤着也吉利。不如你们两个,一个叫乞宝,一个叫乞福吧。”

    乞宝,乞福……这两个名字一听就是主人家身旁使唤的小狗小猫,随意起了个名字,寄予了主人家美好的愿望。不过事已至此,两个美人儿也不敢说什么,只好上前,小心翼翼地赔笑道:“谢夫人赐名。”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发88红包(昨天的红包,我发现工作量太大太大了!我昨晚写这一章,写到很晚了就没发。今晚会统一发,/(tot)/~~不是食言哦,一定会有的)

    感谢地雷

    那片云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08:57:26

    20953307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12:49:46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24 13:44:57

    夏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20:16:01

    稳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20:16:15

    稳稳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20:20:00

    浮生半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21:59:35

    热力红茶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4 22:14:10

    黎耀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08:40:36

    kxixi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5 09:28:32

    23661170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1:00:31

    君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1:15:24

    体操之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1:58:52

    阁子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2:02:32

    mah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2:33:42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2:33:51

    子墨妈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2:56:44

    目标先挣他个一个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25 14:20:44

    挽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4:39:27

    挽宛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4:44:12

    妹儿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38:25

    风风扇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8:32

    风风扇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8:48

    风风扇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9:08

    风风扇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9:13

    风风扇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9:43

    龙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16:59:56

    秋忆意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25 21:0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