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却说萧杏儿心知性命不保,当下也豁将出去,撒泼打滚揪住那官人的衣袍,哭喊道:“我夫当日也是为国效力,却落得马革裹尸不得返,各位官人,你们也有亲人子女,更有老母在堂,你们怎可——”

    她正叫嚷着间,忽而便见周围都安静了下来,就连原本揪扯着要拘拿她的几个官人,也全都束手束脚地站在那里低着头,如同个木头般。

    萧杏儿也顾不得眼上挂着的泪珠儿,诧异地抬眼看过去,却见一个黑如铁塔般的人正站在自己旁边。

    那人身上玄色锦袍明眼人一看便知做工上等,腰间配着的宝剑看着怪吓人的,这一瞧就是个威风凛凛的主儿!

    她一惊,连忙就要跪下,想着这或许是个能做主的,总是要设法求上一求,哭上一哭,撒泼无赖使浑,将百般本领使出,求得牛蛋儿一条性命。

    谁知道还没开口呢,就听得那人哑声问道:

    “杏花?”

    萧杏儿被这么一叫,顿时惊得没了魂魄,想着这声音忒得熟悉!

    不过此时也顾不得细想,下意识仰起脸来望过去:

    “你,你怎知我叫杏花?”

    她这一头,倒是让那人看个分明,当即也是大惊:

    “杏花,你真得是杏花?”

    萧杏儿听着这声音,再看那人面目,却见那人身材雄健,气势凛凛,深目挺鼻,脸面刚毅,煞是眼熟,虽说如今比往日记忆中添了许多威风持重,可再怎么看,这也是当初的萧铁蛋啊!

    她当即忙去看那人左耳朵处,只见那里有一点浅显的印子!

    这再是不能作假的,这就是自己那本该丧命了的死鬼男人萧铁蛋啊!

    这个印子,还是孩童时候两个人玩耍,她扑过去咬的他,为了这个,还着实挨了婆婆好一顿打呢!

    “铁……铁蛋!你是铁蛋!”萧杏儿百感交集,惊吓不已。

    死了十几年的男人,香灰不知道积了多厚……竟然诈尸了?

    街坊上众人,并那一旁围着的官兵,一个个俱都惊呆了。

    这……这可是当今镇国大将军啊,封镇国侯的,听说如今天子还下了旨意,将当朝七公主许配给他,那是怎么样的威风怎么样的前途,怎么如今?

    铁蛋?铁蛋?那是什么劳什子玩意儿!

    而就在此时,杏花的长子狗蛋儿也也跑了过来。原来他在生药铺子听说了东大街的消息,知道自家弟弟被官兵拘拿了,心里焦躁,便直冲过来,谁知道迎头却碰上了这番情景。

    他家亲娘竟然喊那威风凛凛的侯爷为铁蛋?!

    这还是要命不要命了!

    一旁就有和杏花素日要好的,在那里壮着胆子低声提醒道:“这可不是什么铁蛋,这是侯爷,快,快叫侯爷!”

    而萧杏花呢,她在最初的震惊之后,眼望着这男人,渐渐明白过来,这分明就是她家那死鬼男人啊!

    死鬼男人竟然没死!

    死鬼男人竟然还当了侯爷?!

    她仰望着同样用震惊目光望着自己的萧铁蛋,万千个念头涌上心头。

    早就听闻说这次当朝七公主行经此处,一同陪着的是镇国大将军,而这位镇国大将军是要娶这位七公主的。

    那戏文里也唱了,说是升官发达死婆娘,里面不知道多少抛弃糟糠的负心汉!如今这死鬼男人当了侯爷,而那七公主自然是娇艳如花又鲜嫩,他必然是早就看中了要娶进门的。

    如此一来,这死鬼男人如今知道自己还活着,说不得打得什么鬼主意,保不齐将自己杀人灭口,再一并灭了自己三个儿女,从此后自去娶公主,再生一窝好的!

    萧杏花就在这万千紧要之际,脑中便迸出一个念头,定是要当众将这事抖搂出来,让街道上的人都知晓了,逼着他认下自己以及三个儿女,从此后让他也有个忌惮,不能轻易害了自家!

    主意一定,她便顿时掉下两行泪来,对着这萧铁蛋扑将过去,口中哭道:

    “哎呦喂,这不就是我那多年不见的夫君铁蛋吗?铁蛋,你可知道,自你走后,我杏花孝敬婆婆,为婆婆养老送终,还含辛茹苦拉扯大了你的儿女,我这些年过得好苦,如今可算是把你寻到了!”

    旁边的萧狗蛋顿时惊了,跺着脚着急道:“娘啊,我爹早就没了的,这不是我爹,人家这是侯爷!这是侯爷啊!”

    他弟弟牛蛋已经被拘拿了,可不要再把他老娘也折进去!

    一旁众人也都吓得跺脚,更有县里都头罗庆义也赶过来了,见杏花竟然惹出这天大的祸事来,急就要上前:

    “杏花,那是当朝镇国将军啊!”

    宝仪公主原本见身边萧战庭神情异常,已经疑惑,如今跟过来,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大怒,娇声斥道:

    “这是哪来的疯婆子,左右,还不拿下!”

    宝仪公主如下下令之下,早有一旁侍卫上前就要拿下萧杏花。

    可是谁知道,众目睽睽之下,却见萧战庭低首望着抱住自己大腿痛哭不已的萧杏花,缓慢地抬起头来,锐利而深沉的眸子望向那宝仪公主:

    “她——是我的结发之妻。”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震懵在那里了。

    一旁侍卫顿时惊得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不敢动弹。

    宝怡公主则是面孔煞白,眼中疑惑,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这一切。

    旁边的牛蛋是从来知道自己年幼丧父的,如今乍听到这消息,一时竟回味不出这其中意味。

    都头罗庆义前些日子就开始在东大街寻合适的宅子,想着盘下来后,将萧家那一大家子都接过来,大家伙一起过日子,在他心里萧杏花那都是他将要娶进门的娘子了,不曾想,如今横地里出来这么一茬,一时也是情状莫名,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旁围观众人,见这威严华贵的侯爷竟然说萧杏花是他的原配发妻,一个个如坠云里雾里,只觉得仿佛做梦一般。

    最后还是宝仪公主忍不住,煞白着脸,走上前道:“战庭,你这是认错了吧,你的发妻当年早已饿死在饥荒之中,好好的怎么会出来个——”

    她咬牙望着跪在那里抱住了萧战庭两腿哭泣不止的萧杏花,一时竟不知该有何言语来形容。

    呸,不过是个粗俗的街头婆子罢了!

    地上哭泣的萧杏花听说这个,一颗心顿时掉在了半空里,含泪的眼儿滴溜溜地转着。

    若是这没良心的死鬼男人,真顺着公主的话茬,干脆不认自己,那该如何是好?

    可谁知,萧战庭却并没言语,只是沉默地伸出手来,握住了萧杏花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在场众人俱都看明白了这动作中的意思。

    那宝仪公主本是凤钗宝珠,面上傅粉,如今听得萧战庭如此言语,已经是面色犹如锅底灰,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众人震惊地望着眼前情景,也有的忽而就明白了。

    说好的这镇国侯爷将要迎娶宝仪公主呢?

    这,这下子如何是好?

    作者有话要说:  发红包,每一章都有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