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萧战庭一身绛紫阔袖大袍,腰间是金镶碧玉带,脚上踩着的是牛底乾坤乾八宝靴,体魄强健,形状魁伟,气势昂扬,踏步进来间,透着十万分的威严。

    萧杏花猛地看到,都觉得唬了一跳,下意识都想跪下拜见这大官人,这是她过去十几年骨子里养成的小民习性,待想起这是萧战庭,自己的夫君,并不需要自己跪下,这才松了口气。

    “可有什么缺的?”他走到近前。

    “没,要什么有什么,这里真好!”萧杏花确实是十分满意的,想当初离开家时,她还让儿子媳妇好生一番收拾。

    穷家值万贯,过惯日子的人,真是什么都舍不得扔,如今来了这侯府大院,她才明白,自己一路辛辛苦苦带过来的那些,都是一堆破烂,还是麻利地赶紧扔了去。

    “这福运居是我往日住着的,我想着你既来了,若是另辟院落,外人看了终究不好,只好委屈你和我同住在福云居。”

    萧杏花瞥了他一眼,心中却是有了主意。

    原来她这一路过来,见到这宅院里众多女子,随便挑个小丫头,那都是清秀眉眼惹人怜爱的,她想着依萧战庭那秉性,看着身边这么多花枝招展的娇□□子,哪里有不眼馋的。便是之前得了他承诺,那又如何,她可是最清楚这个人,一旦想要了,便是十匹马都拉不住。当年在隗继山里捡药草的时候,他说不得什么时候就像个驴一般发了青,把她拉扯到旁边林子里就没廉耻地弄一番!

    而眼前这惊人的富贵,自然是不能轻易舍弃,既不愿舍弃,便只能纠缠着萧战庭,让他不好每日里去招惹女子了!

    主意已定,她当即笑着道:“这是说得什么话,你我是夫妻,自当同住一处,哪里有分开住的道理!”

    萧战庭听闻这个,低眸看过去,却见她要笑不笑的,眉眼间倒是别有一番意思。一时心里不免泛起暖意。

    于是又听她道:“外面那些嫩眉嫩眼儿的丫头,你若是要哪个,只和我说,我自会给你收了。”

    听这话,萧战庭心里登时泛起凉意,原本的那点意思也消失殆尽。

    萧杏花却丝毫不曾察觉,继续笑盈盈地道:“我年纪大了,怕是不好生养了。不过好在以后房里多收几个,也是可以的,养在我名下,也好给几个孩子作伴。”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是想,哪个小贱蹄子想生下他的儿女,总也得过她这道关!

    萧战庭神情疏淡,深眸中却闪着让人看不懂的嘲意。默了片刻,他还是道:

    “柴大管家,过来给夫人讲讲府中事务吧。”

    他话音刚落,便见外面进来一个老头子,看样子和之前的柴管家仿佛一个模子脱出来的,只不过这个头发花白,脸上布满皱纹而已。

    那柴大管家笑呵呵地道:“老奴柴越,见过夫人,给夫人请安。”

    说着便颤巍巍地跪在那里了。

    萧杏花一看这个,便知道在她之前,侯府里应该是由这位柴大管家当家了?当下她有意拉拢,便温声笑道:“柴大管家,您老人家快快请进,以后有什么事,我还得多多依仗您呢,怎么这么客气。”

    主仆一番寒暄,之后便进入正题,柴大管家开始说起侯府中诸般事宜,并递上了府中上下人等的花名册,家中各处钥匙,另有身契地契还有账册各样铺子银票等。

    萧杏花接过来约莫一看,只见好大一摞,名目繁多,她不过略识几个字罢了,当下其他的一概不看,只翻着那银票,随意数了几十张,心里暗暗一算,已经是心花怒放。

    敢情这死鬼男人有钱的很呢,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银子,花八辈子也花不完啊!

    一时又去瞧那地契,正自迷茫,旁边的柴大管家道:

    “本朝之侯爵,多为只封号而无封地者,咱们侯爷,那是先帝封侯拜将,赐下良田千倾,享食禄万户。”

    说着开始给萧杏花讲,这是哪里哪里的地儿,出产什么什么,这是哪个哪个山,山上盛产什么。

    萧杏花听得两眼放光,仿佛看到了漫山遍野的金子!

    她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些地契银票,想着这辈子是彻底不用愁了,再也不用愁了!自己那没志气的儿子,还满心想着来燕京城开个大生药铺子,我呸,太小家子气了,他爹手底下铺子有几十个呢,随便拿出一个来就甩他那白湾子县的生药铺子十条街!

    她欢喜得合不拢嘴,喜到极致,几乎都要落下泪了,不敢置信地问道:“这些以后都是我的吗?”

    旁边的萧战庭坐在交背椅上,原本是微微放开双腿,神情漠然。

    此时听到这话,那略抿起的唇角,不觉抽动了下。

    柴大管家上前,笑呵呵地道:“夫人是要掌管府中一切事宜的,这些银票,地契,还有各样账册,自然都是夫人说了算。”

    萧杏花捧着那些银票,真是美滋滋得恨不得大笑三声。

    柴大管家并一旁伺候的丫鬟,虽觉得这夫人实在有趣,可是哪个敢露出半点异样,只能拼命低着头憋住。

    萧杏花兀自欢喜半响,转眼恰好看到了旁边的萧战庭。

    此时此刻她才想起,自己这银票地契卖身契还有各样铺子,这都是萧战庭的啊,是他给予自己的!

    眼中有了银票地契的萧杏花,再看萧战庭,可是和以前大有不同了。

    以前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个丧天良挨千刀的老淫贼,现在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位侯爷仪表堂堂人中龙凤,浑身都泛着金光!

    她笑望着萧战庭,粉面含春,眉眼带笑,犹如一缕轻风般移到了萧战庭身边,柔声唤道:“铁蛋哥哥……”

    她不像最开始直呼他叫铁蛋,不像后来生分地叫他侯爷,更不像这几日直接叫他战庭了。

    她竟然叫他铁蛋哥哥了。

    这一声铁蛋哥哥,可谓是娇滴滴软绵绵,只听得人酥麻了骨子。

    萧战庭铁硬着脸庞,金刀大马地坐在交背椅上,漠然地看着窗外,仿佛根本不曾听到萧杏花的低唤。

    萧杏花咬了咬唇,便对旁边使了个眼色,柴大管家见此,连忙带着一众丫鬟全都退下去了。

    现在的萧杏花看着这眉眼冷清的铁面郎君,只觉得别说叫一声铁蛋哥哥,就是再受一遭十几年前那炕头上的罪,都是值得的啊!

    当下她浅咬唇儿,微垂星眸,怯生生地凑过去,小小声地道:“你怎么对我冷着个脸啊?铁蛋哥哥……”

    虽说多年过去,可是她依然记得当年她哄他求他时的伎俩。他这个人其实是吃软不吃硬,若想劝得动他,须得娇声嫩语,碍着身子贴过去,拉着他的胳膊撒娇卖痴。

    菱花窗棂是半开着的,透过上面的烟笼纱窗,萧战庭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园子,假山真水,翠松绿柏,红杏绿桃,争奇斗艳,更有杨柳垂岸,一时清风吹拂那柳枝儿,不知道谁家燕子轻盈地在水面上掠过一层波澜。

    他当时选这福云居,就是看中了这一片景,恍惚中仿佛隗继山下的那湖那山那树,也会让他忆起那个站在杏树下风娇水媚的女孩儿。

    如今耳边这一声铁蛋哥哥,竟仿佛回到了大转子村。

    那个时候小姑娘嫌疼,总是不愿意让他近身,他若要强,她就会使出这一招。他喜欢看她冲自己撒娇卖乖,也喜欢看她在自己怀里软成面条儿。

    他绷紧了唇,喉咙那里仿佛火烧,胸膛处有什么几乎要满溢而出,炙热难耐。

    旁边的萧杏花见自己唤了两声,都不能得他一个回音,几乎就要甩袖子走人。

    不过瞟一眼桌上那么一堆银票地契的,她告诉自己,必须忍,不能不忍。

    万一他一气之下不肯给自己了呢?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于是她越发放软了语调,那撒娇的语气,仿佛山中乳雀之声,她还干脆不知廉耻地一屁股坐在他大腿上,伸出胳膊来揽住他的脖子。

    “铁蛋哥哥,我现在总算知道,以后咱们后半辈子都是享不尽的福!”

    一脸刚毅的男人总算从远处收回了目光,缓慢地落在了她脸上。

    她双眸清亮,闪烁着期待的火星。

    他抿紧的唇终于忍不住轻轻弯起一点弧度,就是这点弧度,让原本太过粗犷刚毅的面庞变得柔和起来。

    萧战庭火热的眸子凝视着自己的妻子,哑声道:“知道就好。”

    她见他如此,知道这事更是十拿九稳了,便乐颠颠地坐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胳膊晃:“铁蛋哥哥,你的银子都是我的,对不对?”

    他盯着她抱紧自己胳膊的手,低声道:“嗯。都是。”

    这句话听得人心花怒放,萧杏花直接扑到了萧战庭怀里。两个胳膊紧紧环住他刚劲有力的腰,将脸贴在他火热滚烫的胸膛上。

    “铁蛋哥哥真好。”

    萧战庭抬起有力的手,轻轻按在她柔软的腰肢上,迫使她更贴紧自己一些。

    她几乎是半趴在他胸膛上了,能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也能听到他规律而有力的心跳。

    她太过满足了,满足得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闭上眼儿道:

    “好哥哥,当年你离开,我望眼欲穿,盼着你早些回来呢。”

    上方那个人,良久后,才道:

    “是吗,我以为你盼着我…不要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后有防盗,防盗比例50%,防盗时间为三天。不喜勿入。请务必看了这里的内容再决定是否订阅。

    另外大家可能想歪了吧,别哭啊,这是一个轻喜剧,基本没虐女主的时候,女主以后的日子就是爽爽爽顺顺顺宠宠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