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女王不在家 > 第79章(www.lwxs55.com)
    原来那一日, 萧战庭一个拳头过去, 把涵阳王打得半边俊脸肿了起来。

    之后虽说涵阳王连宫都不敢进,在家闭门不见客, 可是依然有些亲近的, 约莫知道怎么回事。这其中自然包括宁祥郡主,以及宫里的皇上, 唯独不敢让太后知道,特意瞒着罢了。

    皇上倒是颇为乐见其成, 听到这个哈哈大笑,只说萧战庭半辈子得了这么个女儿,还不当宝贝一样护着,哪里肯让她嫁给自己那个大了十二岁的弟弟!

    宁祥郡主却是越发不甘,想着当日自己为了讨好太后, 特意带了佩珩去见涵阳王,谁知道佩珩却将自己好一番戏弄。

    她左右也是要远去岭南的人了, 临走前, 自然要狠狠地整佩珩一把。

    佩珩听此,多少也意识到了其中关节, 不过倒是不慌不忙, 挑了挑眉,淡淡地道:“我爹和涵阳王两个人,平日并不熟识, 便是说打起来,总也有缘由的, 我一个姑娘家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你倒是说因了我打起来?这就奇了怪了,难不成是之前皇上要赐婚于我和涵阳王殿下的旧事?”

    她轻描淡写地道:“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连皇上太后都不再提,宁祥郡主,你倒是跑过来特意说嘴,这是给皇上找心事吗?”

    宁祥郡主听闻这一番话,倒是颇为意外,不由得再次打量了佩珩一番。

    不曾想,才月余不见,这小姑娘竟然仿佛变了个人似的,言辞如此犀利?

    其实佩珩说得也没错,这件事连皇上都不愿意提起了,自己若是再提,反倒是在惹事。

    她脸色变了变,不由越发冷笑:“不曾想,一个市井贱胚子,也能飞上枝头。”

    这话是如此难听,完全不像个郡主说出来的,不过佩珩听了后,倒是丝毫不以为意。

    她笑了笑,却是故意道:“等我及笄之礼后,我爹自然会给我找一门好亲事吧,嫁到这燕京城,从此后当个贵家少奶奶。我还有两个哥哥,以后两个哥哥都有出息了,自然能庇护我这一辈子,给我撑腰,让我当一个享福的少奶奶,一辈子不用愁。这么一说,我这个市井贱胚子,倒真是飞上枝头了呢、。反倒是郡主你,明明生于皇家,那是多少人求都求不得的机缘,怎么偏偏要远嫁到岭南这种地方?听说夏侯家世代镇守南疆,茹毛饮血,野蛮粗暴,只是不知道郡主能否熬得住?另外,如今佩珩看在往日交情上,送郡主一句话,南方阴湿之地多嶂毒,望郡主一路顺风!”

    说完,也懒得再理她,径自扬长而去。

    宁祥郡主其实是这些日子被父亲管教在家,大门都不得出,好不容易这次父亲要过来镇国侯府,她才哀求了可以一起过来,来之前却是再次保证过不敢多说话的……

    如今来到后院,见了佩珩,心中不甘,总想着临走前再给她一个难堪,谁曾想,一番话下来,她反倒是被佩珩刺得心口都疼。

    当下她冷冷地望着那走向一群小姑娘的佩珩,微微眯了眯眼。

    是,她要嫁去岭南了。

    可是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永远的,总有一天,她会设法回来,再回到这花团锦簇的燕京城!

    *************************************

    佩珩狠狠呛了一通宁祥郡主,心中自是舒坦了许多。待回到众女孩儿中间时,便见长芮县主正关切地望着她。

    长芮县主白白净净的,圆润脸盘,看着就一副富贵态,此时关切地望着人时,颇为温柔。

    她心里有些感动,便对长芮县主笑了笑:“原也没什么,不过她是要远嫁岭南了,心里不好受,找我来说说。”

    众人默然。

    宁祥郡主远嫁岭南,却找佩珩来说,众人多少明白这其中意思的。不过好在大家都是聪明人,也就没人说破罢了。

    长芮县主见她面上颇为自然,知道她倒是没吃亏,也就放心了,当下笑着招呼道:“瞧,我们几个看着你这主人不在,偷了几个瓜,正商量着怎么敲开来吃呢。”。

    佩珩看过去,只见王容香手里捧着一只虎皮纹的瓜,旁边汝凌侯家二姑娘手里抱着一只红皮薄脆,当下不由噗地笑起来。

    “瞧你们,摘的这个不够甜!咱们还是得挑个熟透的,那才甜!”

    于是一行人等,兴致勃勃地继续在佩珩的带领下挑瓜,筹划着挑好了后,去旁边的溪水旁洗一洗,直接就在凉亭上吃。

    “这样子倒是比起丫鬟们送上来的那些号,那些都是切好的冰镇甜瓜,反而不如找个有滋味!”

    小姑娘家总是会对新鲜玩意儿兴致勃勃。

    于是她们挑好了瓜,洗好了,又掰开来,掰开的时候里面浓稠甜美的汁液还溅到了裙子上,不过一群人也混不在意。

    正说笑分吃着这瓜,就见旁边王嬷嬷急匆匆地跑来了。

    “姑娘,夫人那边出事了。”她把佩珩招呼到一旁,压低了声音,对佩珩说道。

    佩珩一听,不免吃惊:“我娘怎么了?”

    王嬷嬷摇头皱眉:“不知道,只说正和几个夫人说着话,忽然就晕倒了!”

    这个时候旁边几个姑娘也听说了,都忙道:“你快去看看夫人那边吧。”

    佩珩心里担忧母亲,只能让嬷嬷赶紧去请来二嫂陪着众位姑娘,自己却匆忙告别,前去母亲所住的福运居。

    她过来的时候,因两个嫂嫂招待客人抽不开身,只有薄夫人带着几个嬷嬷丫鬟在守着。

    她走上前,担忧地问薄夫人:“干娘,我娘到底怎么了?”

    薄夫人为难地摇了摇头,拉了佩珩出来外间:“大夫还在诊脉。”

    已经诊了足足一炷香了,却没个结果,她现在也是提心吊胆的。

    这个时候,萧战庭听说了消息,也进来了。

    “怎么样?”他是在前厅听说夫人晕倒,便先让自己两个儿子招待客人,自己却跑过来看萧杏花。

    薄夫人摇摇头:“不知,还等着消息。”

    佩珩心里原本七上八下的担心,如今看到他爹,倒是一颗心落了定。想着娘身子一向硬朗,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这么一想,反而安慰起她爹来:

    “爹,你放心就是,我从小到大,就没见我娘怎么病过,她身子好得很。想来是这一段时日为了我及笄之礼,太过劳累,这才累倒的,休息一段应该就没什么大碍了。”

    萧战庭听女儿这么说,自是希望如此,点头:“但愿如此。”

    谁知道他刚说完这个,就见那大夫走出来。

    当下几个人忙迎上去。

    那大夫默了片刻,摇了摇头;“侯爷,你我平日都是相熟的,往日我也曾承蒙侯爷照拂,如今我也有话直说了。”

    萧战庭忙道:“有什么话,请但讲无妨。”

    那王大夫才叹了口气:“先对侯爷说声恭喜,夫人这是有喜了。”

    “有喜?”这话一出,众人都被震了下。

    薄夫人是眨了眨眼,有点不知道说啥,她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回避下。

    佩珩是心中泛起惊诧来,只因她已经老大不小了,她没想到有一天她娘会“有喜”。有喜的意思,不就是她要当姐姐了,将会有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

    当惯了妹妹的她,还真有些感觉奇妙。http://www.lwxs55.com

    而萧战庭先是着实一愣,只因他是打心里觉得自己和杏花都是要做爷爷奶奶的人了,不曾想如今爷爷奶奶没当成,反而是要重新再当一次爹!

    作者有话要说:老蚌含珠,好了,人生进入了新阶段,撒花。这一次该叫啥蛋呢?

    然后,我今天忽然虚荣心膨胀,发现我之前的那本《猎户家的小娘子》收藏有9880了,还差120个就满1万了。1万啊1万啊,多么美好的数据,所以哪位能去顺手收藏下啊,让我虚荣心膨胀,满足一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