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芮县主听她问, 也凑过来, 提着裙子弯腰去看:“难不成是西瓜?”

    一时几个小姑娘都围过来,叽叽喳喳地讨论, 有的说是西瓜, 有的说是香瓜,也有的甚至说是茄子没熟的时候。

    佩珩过来, 看了一眼,不由笑了笑。

    她们挤在一起像赏个珠玉宝石一样围着瞧, 不知道的还当什么宝贝。

    “这个啊,就是甜瓜,如今还生着,等熟透了,便成了半黄半绿。”

    “啊?原来这就是甜瓜呀?”

    “我今早出门前还吃了一块冰镇的, 不曾想甜瓜没熟的时候竟是这样!”

    她们只吃过丫鬟们已经洗好了切成的,还不知道甜瓜小时候竟是这般模样。

    佩珩以前看着这些贵门女孩儿, 多少心里会不自在, 觉得人家是自小生在金银窝里的,和自己不同。如今见她们竟连常吃的甜瓜都不知道是何模样, 心里也是颇为感慨。

    一个是看着她们那好奇的样子分外可爱, 并不是自己之前以为的高高在上模样,反而像是邻家要好的姐妹;二个是发现,其实原本都是小姑娘家, 并没什么不同,自己生在市井间, 所经历所知道的,她们是一辈子不会体味到的。而她们生在金银窝里,其中体会经历滋味,自己终究会慢慢品尝到的。

    因这么想,反而从心里彻底放开了,当下笑了笑,便带着她们,去给她们讲这个什么是什么,那个是什么,这个半边对着日头,以后就会更甜。

    这个瓜挨着梗的地方是后长出来的,所以不如前面开花的头部来得甜。

    她一番介绍,只把连同长芮县主在的小姑娘听得敬佩不已,不由得诧异道:“我等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只知道吃瓜,却不知瓜!佩珩好生渊博,竟是什么都知!”

    一群小姑娘正热闹着,便听到旁边传来脚步声。大家开始只以为又是管家领了哪家的夫人或者姑娘过来了。

    谁知道抬头一看,却是宁祥郡主。

    宁祥郡主一来,大家都有些不自在。

    虽都是小姑娘家,可是各家父母谁没个消息,大家约莫知道,外面那些传言,都和镇国侯夫人有干系。

    可是这些传言怎么传出去的,谁也不会忘记,是那天在安南侯夫人家,薄夫人说出来什么彭阳县的什么龌龊事。

    薄夫人如今和镇国侯夫人交好,又认了佩珩当干女儿,瞎子都看得出来,人家关系铁着。

    可见这事由薄夫人而起,却不是薄夫人惹起来的。

    那个人是谁?

    看看宁祥郡主就知道了。

    听说婚事已经定下来了,远嫁岭南夏侯家。

    各家小姑娘如今都是定亲或者要定亲的年纪,掰着手指头数一数,往上数三代,便是那兵荒马乱的年月,也没听说过谁家郡主嫁去岭南。

    可见这必然是有缘由的。

    缘由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是以如今,看到宁祥郡主过来,大家都不吭声了。

    宁祥郡主倒是看上去颇为平和,笑了笑:“这是认什么呢?”

    对于佩珩来说,看到宁祥郡主可以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若无别人,她都是恨不得直接给她一个耳刮子。

    不过有外人在,她倒是也学会了装。

    柔顺大方地笑了笑:“正看看这瓜果,郡主什么时候过来的?那边亭子有果茶,郡主要不要过去尝尝?”

    “好。”宁祥郡主也和她一般笑了笑,分外温柔地道。

    一时几个姑娘依旧在旁边看那瓜果,有的还按照佩珩所说,摸索着摘了个熟透的,几个人说是要掰开来尝一尝。

    这种事情,对她们来说也是新鲜极了的。

    这边佩珩陪着宁祥郡主来到旁边的亭上,八月的秋风轻轻吹过,分外舒爽。

    在离开了刚才那群姑娘后,宁祥郡主脸上的笑便不见了。

    ***********************

    宁祥郡主就要远嫁了。

    因她做的那些事,连太后娘娘都不太待见,她几日求见都不被允,反而是被父亲禁锢在后院,闭门思过准备出嫁。

    也是最近,她百般讨好,哀求说心里终究歉疚,趁着这次佩珩的及笄礼,她想亲自上门,表达下歉意。

    博野王看女儿说得真诚,又想起自家王妃早逝,底下就这么一个女儿,最后也是心软,想着她要离开燕京城,去那茫茫万里之外,以后是再也没这样的机会了,便也允了。

    宁祥郡主来到这宴席,人人都知道她是怎么回事,自然对她颇多冷淡,她心里也觉得无趣,这才来到后院。

    “看着倒真是人模人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真是个侯门千金!”宁祥郡主上下打量了佩珩一眼,轻笑了下。

    佩珩从她那一眼中,感到了十足的不屑。

    轻笑了下,她丝毫不曾在意她的目光,依然用温和的语气道;“恭喜郡主,早听说了郡主的好消息。要说起来,岭南那可真是一个好地方,上次听太后娘娘说,宫里一些稀罕的瓜果,都是那边骑着快马运过来的,寻常人根本吃不到。郡主过去后,倒是可以日啖荔枝三百颗了。”

    恰好前些日学的一句诗,虽说古时的岭南和现在所说并不是一处,不过并不妨碍她正好用上。

    这话说出来语气有多温柔,听在宁祥郡主耳中就有多讽刺。

    她今日过来本就气不顺,如今听佩珩这么说,自然是越发堵心,当下不免冷笑一声:“看不出,你这小小姑娘,还学会了这挖苦人的本事。不过想想也是,你跟着你那修脚的娘,还不知道在市井间学了多少!不说其他,只说这勾搭男人的手段,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郡主真是说笑了,论起勾搭男人来,佩珩和郡主哪能相提并论。郡主不是一心想着我爹吗,为了能勾搭我爹,真是连脸都不要了。最后还没成,这不就是要被远嫁岭南吗?”佩珩也随之冷笑了声:“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也就比我大一两岁吧,那张脸还不如我娘嫩,还有脸在我爹面前晃荡?”

    宁祥郡主心里本就充满不忿,而佩珩正是春风得意好时候,如今失意人对上得意人,心中酸楚自是不必提,更何况被人这样挖苦嘲讽。

    她眯起眸子,盯着佩珩老半响,忽而便道:“萧佩珩,别当我不知道,你暗地里勾搭我堂哥涵阳王,为了这个,萧大哥把我堂哥都打了,你当我不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是不是很便宜……历史最便宜吧?7分钱!

    另外我知道大家对郡主很不满意……不过好啦,再来两章她真得就进入历史舞台了。

    最后,我其实是一个很实在的人,比如在加入北京作家协会的时候我就当着一堆大作家们说,我中学连写八百字作文都好困难啊,没想到有一天能写文,还能加入北京作家协会人生太惊奇了……估计大家都无语了。这是实话,我中学八百字作文都抓耳挠腮!天知道怎么这些年写了这么多小说……所以小说中有一些不完美,自己想想仿佛也是可以忍受的……虽然这样仿佛对自己要求有点低(⊙﹏⊙)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