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上次大夫说,我这子嗣上艰难, 若是, 我是说若是……我没能给你生下个一男半女,那该如何?”

    萧千云没想到她竟问这个, 无奈地看了她一眼。

    “你想得也忒多,咱现在年轻着,着什么急!爹娘都没着急,也没催你的意思。再说了, 便是咱们没什么子嗣,还有哥哥嫂子在,我看嫂子身体好得很,到时候他们若能多要几个,再过继来, 不也挺好?”

    秀梅听得这话,原本弥漫在心口的失落顿时烟消云散了,心里倒是泛起一股别样的甜蜜来。

    她抿唇, 低着头,轻轻道:“嗯,我知道了, 是我想多了。”

    *******************

    第二日,佩珩过来,给秀梅解释了昨日的事儿, 赔了礼, 并说好要给秀梅亲手纳一双鞋的。

    秀梅其实素来疼爱这个小姑子的, 真心疼爱,拿她当妹妹看的,哪里会计较这个。

    当下不由得用手指头戳了戳她脑门:“你啊,可把我吓坏了。以后再不能这样,若是真把你丢了,我看你哥能活生生把我打死!”

    佩珩也噗嗤笑了,打趣说:“二哥哥疼你得很,哪里舍得打!”

    这话说得秀梅脸上顿时红了:“瞧你个小姑娘家的,怎么说话!”

    不过嘴上这么说,心里其实她是高兴的。自从那次大夫说她子嗣艰难后,她心里仿佛被压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一直不好喘气,昨日整整一晚上,她都在回味着千云说的那话,那意思是,即便她不能有什么子女,他也不会另外再纳什么妾室,只等着以后从兄嫂那里过继个孩子来。

    若自己真不能生,兄嫂多生几个,过继给一个,他们自然是愿意的。

    秀梅心里明白,不说自己和夫君种种吧,家里的婆婆小姑子,大哥大嫂,人都是极好的,若以后真落到这个地步,他们必然是倾力相帮的。而婆婆人是极好的,倒也不是会拿这种事为难她的,更不像是那种会要夫君纳妾的人。

    想到这里,心里也觉得暖。

    当初嫁到萧家来,其实也是之前谈好的一桩婚事出了岔子,当时心里也是有些忐忑的,怕仓促之中倒是嫁了个不好,可是如今,却是满意极了。

    不是说萧家忽然飞黄腾达,让她过上了她以前从未过上的日子,而是这一家子,从上面婆婆,到下面嫂子小姑,都是真心拿她当亲人在。

    便是一辈子吃苦受累,她觉得自己也嫁得好。

    **********************************

    萧杏花这几天忙着筹办佩珩的及笄之礼。以前在白湾子县,女孩儿家及笄了,不过是买点好的头面衣裳,在家里摆一桌,一家人吃吃,顶多约几个乡邻罢了。

    如今身份和以前不同了,又不缺银子的,又有闲,她自然是得按照燕京城的规矩,好好地给佩珩办。

    她不太懂这些规矩,便让柴大管家请过来,好好地给他讲。

    柴大管家知道这是侯夫人自打入府以来,第一次宴请宾客,又兼赶上姑娘的及笄之礼,自然是倍加用心,当下细细地讲了这及笄之礼的过程,其中所用的礼器,礼服,甚至该用什么的罗帕和发笄,都讲得清清楚楚。

    萧杏花听着不免头疼:“这可倒是个难事儿,到时候咱不知道要请多少人,若是其中一个不好,怕不是惹人笑话。”

    本来她那旧事传闻出去,怕是已经惹人猜疑,万一连个女儿的及笄之礼都主持不好,那更是让人小看了。

    “属下其实也不曾主持过这个,早年跟着侯爷,虽说一直管家,可是这个实在是没有。”

    以前管家,很简单,管一堆汉子吃饱穿暖就行了。后来侯爷封了这府,府里的事儿就更简单了。

    萧杏花点头:“是了,这是个难事儿。”

    她虽然没主持过这侯门大礼,可是却知道,以前在县里办个红白喜事,那主办人都能被累得扒一层皮,更不要说后门贵族的礼,那更是繁琐!

    一时想着,她忽然灵光一动:“那位薄夫人,是国公府的儿媳妇,她又是出身大家,想必是办过的。”

    柴大管家一听这个便笑了:“夫人说得可是康泰国公府的二夫人?国公府几个姑娘及笄出嫁,听说都是她一手操持的。”

    萧杏花顿时乐了:“这敢情好,我瞧着这薄夫人啊,是个热心肠,我请她帮我拿拿主意就是了!”

    柴大管家见夫人这么说,不由诧异:“热心肠?”

    就他所知道的,那位薄夫人,可和热心肠扯不上关系,平时高傲冷漠,目无下尘的,虽说确实很能干,可是却也不是个好相交的。

    “是啊,我这就去找她!”

    柴大管家望着她家夫人满怀信心远去的背影,不由得捏了一把汗。

    这边萧杏花找了薄夫人,薄夫人自然是满口答应。

    她心里因为孙德旺的事儿歉疚着,觉得险些害了萧杏花,最后没能替萧杏花办好事,此时真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好让萧杏花知道自己的歉疚,听说萧杏花要给女儿办及笄之礼,当下赶紧应承了。

    “这个好办,一要银子,二要人,其他的都交给我。银子嘛,镇国侯爷自然是不缺银子的,至于人嘛,就用你手底下的人。还有,这个事儿我也得和我家老夫人商量商量,总得要她答应。”

    萧杏花自然深以为然,当下带着礼,又去拜见了国公夫人,这国公夫人一听,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咱家国公爷,素来对镇国侯爷敬佩得紧,只恨无缘相交。如今夫人既要给府上姑娘办及笄礼,就让心蕊过去帮着,让她好好办,若是办不好,自来找我。”

    到了这个时候,萧杏花还有啥可说的,自然是一再谢过了。

    就这么,萧杏花借到了个薄夫人。

    有了薄夫人的帮忙,自然是如虎添翼,当下家里该如何布置,宴请宾客的时候该摆在何处,都一一作了分配。甚至还有手底下人等,都怎么分工,到时候该如何上菜,如何待客,谁让迎哪一拨,怎么迎,还有东西如何购置,该去哪里购置,薄夫人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又因萧杏花有意让秀梅管家的,便也让秀梅跟着薄夫人学。

    一来二去,薄夫人发现这秀梅不声不响看着文静的小媳妇,可是记性好,又知书达理的,也是喜欢得紧。

    “你这媳妇真是好,瞧着就顺眼儿,让她好好跟着我去,以后替你管家就是了。”

    萧杏花一听噗嗤笑了:“可不是么,大儿媳妇如今进了红缨军,那个毛躁性子啊,我是不指望她给我管家了。以后全依仗这个小儿媳妇了,想着她以后争气些,我呢,当婆婆的人了,正好省点心,到时候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玩,多乐呵啊!”

    薄夫人听她这话,不由得也笑起来,笑完了满脸的羡慕:“你真是命好,上面没什么婆婆,下面儿媳妇孝顺,女儿长得好。你家侯爷也是把你捧在手心疼,你说着世上怎么有你这般人儿,倒是让我等活生生的羡慕!”

    萧杏花笑叹:“瞧你说的,倒是羡慕起我来了,我还羡慕你,出身好,这辈子也没什么大烦心的,不像我,你瞧瞧,外面把我说成什么样儿了。”

    薄夫人自然是明白她的话的,当下安慰说:“那些话,随便他们说去,爱怎么说怎么说。这种事我见多了,平时茶余饭后,总得有个事儿说道说道,等过些日子,谁家娶个媳妇,哪家出个什么事儿,一下子把你这事盖过风头去,也就没人再提了。再说了,我看你家侯爷对你还是疼着,自己男人都无所谓的,别人瞎着什么急,别人一看你家男人都不当回事,谁还再天天说啊,再说也就没意思了!”

    萧杏花顿时感到颇有道理,连连点头:“我没来燕京城的时候,只想着这富贵锦绣之地,都是有权有势的人家,想必和我们县里很是不同。如今过来后,发现都是这天底下的人儿,其实心思都差不多!”

    “说得可不是么!”

    当下两个人一边张罗着这及笄宴席的事儿,一边闲说话,旁边又有秀梅跟着,倒也自在。到了晌午时分,自然留了薄夫人在家吃饭,因萧杏花提起来家里种的那些瓜果,想着差不多也熟了,薄夫人倒是颇有兴致,于是两个人用了午膳后就去看。

    却见那青瓜蛋子眼看就要熟透了,映衬在绿油油的枝叶间,看着分外喜人。

    “噗,我瞧着,到时候让大家过来摘着吃,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是了,不过到底种得不多,我想着让各家的女孩儿过来,佩珩陪着,一起在这边玩耍。你瞧这里又有藤椅,又有阴凉地儿,还能摘个瓜品个果的,最适合几个姑娘家们在这里玩耍了。”

    薄夫人自然大为赞同,看看这园子:“这个园子可是大有来历的,当年先皇赐给了镇国侯爷,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你可算是有福气的,擎受了这园子。”

    “你这一说,我心里就偷着乐吧!”

    ********************************************

    佩珩的及笄之礼眼看着就要到了,萧杏花这边也准备得差不多了。恰这个时候,得了个消息,知道说宁祥郡主赐婚南陵夏侯家的圣旨下来了。

    萧杏花自然是感慨万分,她是早听萧战庭说了这个消息的,当时听到的时候,心里觉得特痛快,想着这个心肠歹毒的郡主可算是有了报应,也喜欢萧战庭肯给自己出头。

    要知道以前萧战庭可是说过,人家那宁祥郡主出身高贵,人家的爹博野王温和正直,心胸宽广,并不是那等宵宵之辈,宁祥郡主受博野王教诲,定然不会同宝仪公主一般性情顽劣,任性妄为,自然一定是好的。

    当时她心里真是一阵暗酸,不痛快极了。

    如今也是这宁祥郡主自己非要找事,设下计谋害自己,让萧战庭看出她的歹毒心肠,来了一个一不做二不休的,和博野王一说,把这宁祥郡主远嫁了!

    岭南那是什么地方,萧杏花就算没去过也是听说过的,远着呢,十万八千里,就算是车马也得走两三个月才能到!

    嫁去那样的地方,可真是两眼茫茫不见亲人,且这辈子不能返家乡了。

    萧杏花想了想,最后也是叹了口气。

    最初的痛快解气后,也不由得摇头,喃喃自语道:“好好的皇家血脉,金枝玉叶的,何必非看上铁蛋这半大老头子,眼瞅着当爷爷的人了,何必呢!最后找我麻烦,落得个远嫁它乡的结局!”

    正想着,那薄夫人进来了。

    薄夫人这些日子,是奉了她家老祖宗的命来帮着萧杏花的,名正言顺地被借过来的,再者她心里也是真想能帮萧杏花做好事,弥补心里的歉疚,所以这次可算是卖了大力气,有时候都老晚了还在萧家没回去,甚至太晚了就干脆不回去了。

    萧杏花也是欣赏这个人的性子,吩咐二媳妇秀梅好生跟着人家薄夫人学,还让柴大管家约束下人,凡事全都听从薄夫人调度。除此之外,她自然还把那压箱子的好玩意儿拿出来,吃穿用度,都给薄夫人用的最好的。

    之前宫里赏下的什么,自己但凡有的,薄夫人也都有一份。

    她如此诚心相交,薄夫人自然看在眼里,感动之余,越发是要给佩珩做好大礼的。如此一来,萧杏花越发感念她,两个人如今处得真如亲姐妹一般。

    此时薄夫人走进屋来,听到萧杏花在那里径自念叨,不由笑了。

    “瞧你一大早的,这是说什么呢?”

    “这不是听说宁祥郡主的事儿,心里终究感慨。”萧杏花抬眼一看是她,连忙让了进来。

    “宁祥郡主啊,现在已经传开了,只是知道详细的不多,外间传闻,她是自己不检点,才被她爹打发远嫁的!这事可真真是好笑,害人不成,终究害自己,想起来也是活该!”

    薄夫人和萧杏花性子不同。

    萧杏花是当时厌恨这个人,可是如今事情过去了,又是萧战庭亲自出手给自己解了这气,她也就没什么好怨恨的,想着她还是个小姑娘家,落到这个地步有点过了。

    最初见宁祥郡主,她还是下意识担心,那个时候是恨不得赶紧护住萧战庭别被人抢走,跟母鸡护食似的。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她和萧战庭,过了这么些日子,慢慢地解开心结,开始明白这个男人的心。明白了这个男人的心,日子过得舒坦富贵,人也就恢复了原本的豁达。

    可是薄夫人,想起之前的事,心里还是放不下。

    她最初确实是想给萧杏花一个难堪,后来话到嘴边,意识到不好,想干脆算了的,可是谁知道,宁祥郡主却拿她家过去的一个事儿说道,倒是半逼着她来当众说出那话。

    如今想来,那些话,可真是把自己往日的脸面丢尽了!

    “可不用管她了,远远打发嫁去岭南,那是最好不过了。燕京城里的人还是老实,可容不下去这等龌龊心思的,到时候嫁给谁家谁家都要被闹个鸡犬不宁!”

    萧杏花笑了笑,也就没说什么,因为到底宁祥郡主和她已经没有干系了。

    说话间,佩珩也过来了。

    “佩珩这些日子,是越发出挑了,越看越让人喜欢。”薄夫人不由得赞叹。

    她说得倒是没什么浮夸的,佩珩自从出了那件事后,在家里别罚抄书,性子看着越来越能沉得住了,偶尔也跟着薄夫人和自己二嫂学习下掌家,慢慢地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侯门千金的气派。

    “是,看着比刚来燕京城那会子好多了,只是操心啊。”萧杏花也是感叹。

    两个儿子还好说,交给萧战庭去打磨就是了,两个媳妇慢慢调理就是,反正自家人了,也不用着急做亲,唯独这女孩儿家,真是唯恐让人看轻了去。

    “操心什么,我要是有这么一个花朵一样的女儿,我就是天天操心都愿意啊!”

    薄夫人自己也有个女儿,不过嫁出去了,且和那女儿也不怎么贴心。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只记得佩珩性子柔顺体贴,相貌又是极好,看着总是喜欢。

    恨只恨两个儿子早已经娶妻了,要不然真想把佩珩占住当自己的儿媳妇。

    “噗,瞧你说的,不如你认佩珩一个干女儿吧,以后让她好好孝敬你。”

    “真的?”薄夫人面上露出喜意。

    她自然是一万个乐意,不说她家老祖宗让她来帮萧杏花办理这及笄之礼,是存了巴结镇国侯府的目的,只说她自己吧,也是真心喜欢佩珩这小姑娘。

    “我可是说真的,夫人出身好,知书达礼有见识,若能认夫人干娘,让佩珩以后跟着你多学学,我也就放心了。”

    再说了,这次薄夫人帮着料理及笄之礼,外人知道了总归会觉得有些奇怪,若是认了这干娘,那可就是再名正言顺不过的了。

    “那我可就当真了啊!”薄夫人喜出望外。

    于是这事萧杏花又去和萧战庭商量了下,把自己的打算都说了,萧战庭自然也愿意。

    之前的事固然让人不喜,不过自发生了那事后,这薄夫人帮着自家主持准备佩珩的及笄之礼,可以说是劳心劳力,这都是看在眼里的。

    康泰国公性情正直,又是几朝元老,虽说如今风头大不如前,可是论起威望,本朝也没几个人能比的。

    说白了,他和泰康国公,一个是老元老,一个是朝廷新贵,彼此都对对方颇有些好奇,只是往日不曾深交罢了,如今有了家眷相交的橄榄枝,那自然是乐见其成。

    更何况薄夫人家世出身都是极好,女儿认个这样的干娘,对她以后也有好处。

    既是萧战庭都同意了的,那这个事儿自然是没什么好说的。

    这一日,两家人都聚在一处,摆了酒席,正式让佩珩认了薄夫人为干娘。

    因为时间紧,佩珩给薄夫人做的是一件金丝如意云纹缎裳,一整套的自己捏的吉祥面点,另外还有鞋子等,都可以后头慢慢补上。

    薄夫人给佩珩准备的是一套金碗金筷子,还有个玉镯子。

    金碗金筷子那是说从此后这干闺女可以去承干娘的福了,玉镯子却是额外添的礼,那玉镯子一瞧就是价值不菲。

    佩珩受了这些礼,又给薄夫人磕了这三个头,叫了干娘,这认亲算是完成了。

    双方成了这样的好事,薄夫人准备佩珩的及笄之礼,自然只有更用心的份儿。

    转眼间已经到了这一年八月十六,这是佩珩的及笄之日。萧家一大早自然是分外热闹,早已经下帖请了的客人陆续过来。

    这个时候梦巧在军中也请了假,特意过来参加小姑子的及笄之礼。多日不见,她比以前瘦了许多,不过看着精神了,整个人感觉再不是往日的屠户女,反而带着一股子英姿飒爽的劲儿。

    萧杏花一早就打扮齐整,,在薄夫人的陪同下,带着两个儿媳妇,迎接各路女眷。

    她今日自然是特意让嬷嬷帮着梳妆,头面衣着都是分外讲究的,贵气雍容,却不显繁琐,看着气派大方,自然是不会让人小看了的。

    她心里明白,这次及笄礼,不光是为了佩珩,还是让大家知道,她这个镇国侯夫人,并没有什么亏心的,外面那些流言蜚语,她是丝毫无惧的。

    萧战庭如今在朝中地位显赫,都知道他认回来妻儿,又知道他家那小女儿才刚刚及笄,要办及笄之礼,大摆宴席,燕京城要前来凑这个热闹的自然不会少,上到皇亲国戚,下到高官贵胄,一个个的,平时都愁巴结不上萧战庭,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怎么也不能错过。

    再说了,大家都知道萧战庭这小女儿和涵阳王的婚事算是没戏了,自然不少人有了自己的盘算。

    那小女儿相貌一等一,又有这么有权势的一个爹,便是自小养在市井又如何,那也是抢手货啊!

    是以这一次的镇国侯府宴席,所来宾客,真是心思各异,一个个都送了厚礼,只盼着能捞点好处。

    若以往日萧战庭的性子,自然不喜这些,不过那是孤寡单身汉的想法,如今有了妻儿,便会觉得为人处世还是通融一些的好,广为交际,才能给女儿找个好夫婿,总不能一棵树吊死在那什么白湾子县的霍家六少爷身上。

    于是这一日,萧家真是分外热闹,外面为男宾,由萧战庭带领两个儿子来负责招待,外有萧战庭那两个生死之交,正阳侯和平西侯,也都过来当帮手了。

    萧杏花呢,则是在薄夫人的协助下,带领着两个儿媳妇招呼女宾。来的人可真多,汝凌侯夫人,安南侯夫人等等,燕京城经常走动的全都来了,还有正阳侯和平西侯家的女眷,也都纷纷过来。除了这些夫人,就连后皇太后那边,都亲自下了懿旨,给佩珩赏了礼。

    再看这镇国侯府家的姑娘,生得秀美精致,身形纤弱,可是举手投足间却沉稳大气,哪里有半分乡下姑娘的气息,一时也都不免暗暗惊讶,想着之前太后娘娘的寿宴上见过,还带着小女儿家的羞涩之气,如今倒是不同往日了。

    这边萧杏花陪着诸位夫人说话,有那和佩珩约莫同龄的,在佩珩完成了及笄之礼后,都让佩珩带着去了后院,赏花赏水赏景的。其中有上次和佩珩结交的长芮县主和王容香,见了佩珩自是颇为亲热,还送了些礼,当然是姑娘家的玉戒指或自己编的小配饰等。

    佩珩带着她们去后院自家菜地里玩,给她们看种出来的那些瓜果。在场几个姑娘都分外惊奇,她们见过葡萄架石榴树等,却没见过这地上爬秧的藤。

    王容香蹲在那里瞅着,便见到枝叶映衬的秧子下,窝着一个青瓜蛋子。那瓜一半在土里,一半在外面晒着,上面还有细细的茸毛。

    她惊奇地道:“咦,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