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中,萧杏花先去安抚了自己女儿。

    她怕女儿生那当爹的气, 先好生苦心婆口地哄了一番, 诸如:“你爹原本也是为你好,那涵阳王终究大你许多, 若是真和他不清不楚的,以后总是于闺名不利。 ”

    又譬如:“今日的事儿,也实在是你的不是,你看你跑出去, 把你二嫂嫂急成什么样了?她唯恐你丢了,急得带着人到处找,吓得脸都白了!”

    这话说得也是,可怜那秀梅,只以为把小姑子弄丢了, 吓得魂都要没了。

    “娘,你说得都对,我承认今日是我错了, 你怎么罚我,我都认的。”萧佩珩坐在一旁,低着头乖巧地这么说。

    “你——”她正准备了好一番说辞, 想着说服自己这个女儿。

    其实细想起来,这女儿看着柔顺跟水似的,其实骨子里是个倔的, 跟她爹一样的倔种子!

    “娘, 我自然知道我做错了, 只是当时,你不在,我看那宁祥郡主又邀你出去,偏生哥哥也过去了,我心里实在是着急,怕出什么事,才让嫂嫂陪我过去看看。后来把嫂嫂丢下了,这更是我的不是,明日就去给嫂嫂赔礼去。”

    萧佩珩低着头,说的话要多有条理就多有条理。

    “至于爹,他打了涵阳王,我也明白他心里恼,并没有怪他的意思。我和涵阳王,那样子是不好,虽说是不得已,可是让外人看到,外人难免说闲话。其实涵阳王是帮了我的,他对我有恩,爹打了他,我心里有些歉疚,知道对不住他,可是也没什么可说的。打了就是打了,对不住也就是对不住了,总归我又不会和他再有什么,这份人情,我心里记下了,但也只是记下了,再不会和他有什么瓜葛。若他觉得我无情无义,那也正好,我本就是这样的人,他这么想,那是再好不过了,倒是省了许多麻烦。”

    “至于说到终身大事,我自己如今也想得清楚,便是不嫁霍六,我也不会嫁什么皇亲国戚,他们和我不同,总归不是一路人。”

    这一席话,说得萧杏花无语轻叹。

    女儿把事情都理得这么顺,想得这么明白,她还用说什么!

    怎么觉得女儿一下子长大了懂事了,遇事能想得这么明白?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虽说心里是欣慰的,可是萧杏花还是有点失落,总觉得那个抱在怀里的粉团团一下子不需要自己了。

    “那好吧,依你的意思,今日这事该如何罚你,你自己想吧。”

    “我明日去给嫂嫂赔礼,赶明儿亲手给嫂嫂做一双缎子白绫高低鞋儿,至于爹爹那里,娘替我说说好话,别让爹爹气恼,我再亲手给爹缝制一套缎袍儿,做一对缎子护膝,再另外罚我月内不许出门,在家读书誊写,娘你瞧如何?”

    话说到这份上,萧杏花自然是只有点头的份儿,没有摇头的理儿。

    “你心里真是跟明镜儿似的,争乃这性子倔,可真是不让人省心的!”

    一时又想起萧战庭所说要邀人来家赴宴的事儿:“下个月就是你的生日,到时候给你行个及笄礼,你爹说了,要给你好好操办,让你风光一把的。这些日子,你别多想,只在家好好养着,养得珠圆玉润的,别人一瞧,就知道这是咱家千娇万贵的大姑娘!到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小子要登门求亲!”

    “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事,说这个做什么!”

    “好,不说这个,只是你记着,及笄那是大事,总不能丢人脸面。”

    “嗯嗯,我自是明白的,怎么也得争气,不给爹丢人。”

    **********************************

    却说秀梅带着小姑子出门,在街道上把小姑子丢了,待到她匆忙赶到那天禧茶庄时,却已经是扑了个空。她进去,一打听,只知道这里有个人说了什么往日旧事,之后便被彭阳县的官差抓走了。

    彭阳县官差?往日旧事?

    她听得心惊,忙命底下小厮仔细打听,一打听,自然知道了那孙德旺曾经说出的言辞。

    她也是个聪明人,自小读书,心思剔透,仔细一想,自家夫君年幼时就在彭阳县住过的,只是后来无奈搬迁到了白湾子县。

    至于当初为何搬到白湾子县,她偶尔也问起,可是夫君总是语焉不详。

    她见他不爱说小时候的事儿,也只能是不问了。

    如今细想,别人或许觉得是流言蜚语,可是唯独她,一听之下,再想想那晚上自己夫君的脸色,以及被小姑子叫去说话的情境,心里便明白,这必然是真的了!

    她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一个是有些心寒,想着夫君心里藏着事,是根本不愿对自己说的。一个是找遍了那茶庄,都没找到小姑子,这下子怎么办,她怎么还有脸再回家去?

    她还是得找到小姑子才能回家?还是赶紧回家报信去?

    谁知道等她派人报了信,才要继续找时,那边却见一行人回来了。

    她的夫君也赫然骑着马过来。

    这边萧千云恰好看到了这边街道上自己的媳妇,当下便住了马,径自过去,拧眉道:“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怎么了?”

    秀梅看到她的夫君,一下子险些哭出来:“佩珩不见了。”

    萧千云一听,顿时明白了:“佩珩刚才也出城去了。想必没来得及告诉你,如今正陪着娘回府去,你也随我赶紧回府去吧。”

    秀梅这才总算松了口气,松了口气后,也哭出来了。

    “好,好……”

    萧千云看她这个样子,也是叹息:“别哭了,仔细人看到,反而笑话。”

    秀梅听了,赶紧拿帕子擦了擦眼儿:“好,不哭了。”

    萧千云看不过去,上前握住她手:“马车呢?”

    秀梅左右看,摇了摇头:“因追着佩珩,又没追上,倒是连马车都寻不见了。”

    萧千云越发无奈,看看这天,只好道:“早说的话,你和佩珩和娘一起乘车就是了。如今且和我骑马吧。”

    骑马?

    秀梅看了看萧千云旁边的那马,膘肥体壮的马,高高大大的。

    “没事,我搂着你,总不至于掉下去!”萧千云也是知道,自己这媳妇和大嫂可不同,她爹是秀才,自小文静,别说骑马这种事,便是让她拿个重点的切菜刀都不太像样。

    他曾一度不明白,娘怎么给哥哥娶了大嫂那么能干的,给自己娶了这么文弱的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担的,不过后来时候一长,秀梅每每早早地起来陪着他一起做糕点,真是安分过日子的人,他也就认了。

    此时他扶着自己这媳妇上马,看着她纤细的胳膊努力抓住缰绳的样子,不免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

    不过她上马的时候,因姿势的缘故,屁股微微撅起来了。

    石榴裙儿下便凸显出一个姣好的形状来。

    他忽然便觉得胸口轻轻荡了下。

    到底是大庭广众的,他看了看后头,后头几个小厮和侍卫,都安分地低着头等候在那里。

    他这才放心,自己的女人,怎么样也不希望被人看了去的。

    当下他也翻身上马,一只手握住缰绳,一只手稳稳地落在了她的细腰上,扶住了她摇晃的身子。

    他驱马前行,身后的侍卫和小厮也都随他前行。

    偶尔间,眸光下移,他看到了僵硬地坐在他前面怀里的媳妇儿。

    “别怕,又不会把你掉下去。”

    秀梅努力笑了笑,胳膊紧紧地抓住马鬃,身子不由自主地望他靠了靠。

    她这么一个动作,脑袋上的金缕丝钗便轻轻晃动了下,晃动在他鼻尖上。

    他仿佛闻到一股头发的馨香,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香气,他并不太懂。

    “什么味儿啊?”

    “有味儿?”她微惊,自己天天洗身子,并不会有什么味儿啊。

    “头发上一股子香!”萧千云无奈,她想哪儿去了?

    “喔,那是茉莉香吧,前些天娘让人送过来的头油,说是洗过后,用这个抹一抹,头发亮,闻着味儿也好。我闻着那头油一股子茉莉香!”

    其实她还没说的是,娘还送了些酥油定粉来,说是用茉莉花蕊儿搅着酥油定粉,涂抹在身上,把身子养得光滑柔腻,带着一股子异香。

    萧千云默了会儿,凑过去,鼻子便轻轻磨蹭在她头发上了。因是在马上,他的身子一动一动的,鼻子也跟着轻轻点在她那钗上。

    “怪不得,前晚我就闻到了,还以为是丫鬟们洒的香粉,却原来你身上的香气。”

    他不提前晚就罢了,一提前晚,她原本僵直立在马背上的身子,顿时一软,险些像个煮熟的面条滑下去。

    也幸好萧千云反应快,牢牢地抓住她了。

    “怎么?”

    “没……”她脸上绯红,声音羞涩,一双眼儿不知道往哪来看了。

    她和千云,是好久好久不曾同房了的。前天晚上,也是他有心事吧,回来后,不知道怎么,抱着她狠狠地弄,她几乎窒息地死去。不过后来,等活过来了,却又觉得快活极了,这辈子从未得过那般快活。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知道,其实千云往日在这种事上都是小心克制的,从来没有痛快淋漓过。

    她有些心疼,又有些辛酸。

    不免就想起来前晚提起彭阳县时他的那神情,分明是有心事的。

    一路上,秀梅就这么揣着心思,不多久便回到了侯府。那边佩珩早得了消息,知道她回府了,稍微放心了,自被娘叫过去说话,她却陪着千云回到房中了。

    “你倒像是有心事?”萧千云一边回味着今日和自己爹联手痛打那孙德旺的事儿,一边接过来秀梅递过来的白巾擦脸,抬头间见秀梅有些神色恍惚,便随口问道。

    “没,只是担心你罢了。”秀梅柔顺地笑了笑,这么说道。

    “没什么好担心的,现在又不是以前,怎么也是侯府的少爷,出去后,总不至于被人欺负了去。”萧千云有些不以为意。

    秀梅笑了笑,本不待问,不过还是忍不住试探道:“今日这到底是怎么了,好歹和我说说?”

    “也没怎么。”萧千云递过去用了的白巾,看了自己的媳妇一眼:“不过是牵扯出过去的一些事,那个薄夫人家的亲戚不是什么好人,已经解决了的。”

    萧千云言语中明显是轻描淡写的逃避,秀梅心知肚明。

    她苦笑了声,背过脸去,轻轻卸妆。

    她是知道的,自己性子不是大嫂那种豪爽的,千云这个人也比他哥哥多了几分玲珑心,夫妻之间,都不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

    可是她也在努力地想问问,知道下,只是他不愿意告诉自己吧。

    萧千云也显然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自己媳妇一眼,有点无奈:“你想知道什么,问吧。”

    然而这语气,秀梅显然意识到了其中的不耐烦和应付。

    她咬了咬唇,忍下了,还是硬着头皮说:“我看前晚你心里不好受,我看着,也觉得替你难受。我是无能无才的人,不能替你分忧解难,可我们到底是夫妻,难道有什么事,你就不能好歹和我说说,也好让我知道,我的男人心里烦什么。”

    萧千云听了,便微愣了下。

    他沉默了半响,这才道:“原和你说过,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当初我们年纪小,娘还年轻,那个时候在彭阳县,遇到个欺凌我们的恶霸,受了好些委屈。”

    他苦笑了声,有些艰涩地说:“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这么多年,其实原该忘得差不多了。”

    秀梅听了,轻轻走过去,柔顺地从后面环住他的肩膀,将脸儿贴在他后背上。

    “是他们欺负娘了吗?”

    “算是吧。”萧千云摇头。

    “他们也欺负你了是不是?”

    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怜惜,她从后面抱住这个男人,恨不得这个男人变成当初的那个小孩儿,她好揽住他,不让人欺负他。

    萧千云叹了口气:“秀梅,你和我们不同的。虽说你家也不富裕,可你爹到底是读书人,读书人,再穷,也有骨气在,别人也敬重几分。可是我们当时……”

    他默了下,继续道:“我们当时,是被人瞧不起的。有些事,就算我说了,你也不能明白的,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他早就知道,她和他骨子里就是不一样的。

    他娘也总是说,秀梅是读书人,能给他娶个读书人不容易,要他好好地对人家,他听进去了。

    自她过门,其实他也尽力了。

    “对了,前晚是我不好,怕是弄疼了你。”

    他心里明白,那晚他平生第一次尽兴了,她却险些背过去翻了白眼,口里甚至还吐了沫子。他也惊得不轻,不知道还能这样,连忙叫了丫鬟送水来,又是捶背折腾,好半响,才见她幽幽地睁开一双仿佛喝醉了的眼儿,红着脸看他,似羞非羞的。

    他被她那个样子惹到了,想再要的,却不敢了,怕再惹出什么事来。

    若是娘知道了,必然把他一顿好打骂。

    “没,没疼……”她连忙这么说。

    其实是疼了,不过她也喜欢。

    她就喜欢被他弄得疼,他再狠她也愿意受着。

    “我……我以后还是小心些吧。”他这么说。

    “嗯……”她口里答应着,心里却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好了,别想了,我等下还得过去看看,再和大哥商量下吧。”

    毕竟今天出了这种事,孙德旺当众说了那么多话,若是传扬出去,外面还不知道怎么看娘。

    “好。”秀梅其实是有些不舍的,不过还是放开了自己怀里的男人。

    她怔怔地从旁站着,看着他稍微整了下衣冠准备出门。

    “千云,慢着,我忽然想问你一个话。”她犹豫了下,咬牙问出口。

    “什么?”他不经意地道。

    “上次大夫说,我这子嗣上艰难,若是,我是说若是……我没能给你生下个一男半女,那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