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于是当萧杏花和薄夫人看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联手作战的父子俩, 并一个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孙德旺。

    “你,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萧杏花之前多少意识到了身在茶楼的萧战庭怕是已经听到了孙德旺的话,她心里又有些忐忑, 又仿佛觉得其实没什么,他应该并不会因此怪自己。

    可是她没想到,萧战庭竟然出现在了这荒郊之外,且正在痛打那孙德旺!

    还有自己儿子千云,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千云也会出现在这里,父子俩一起痛打孙德旺?

    到底发生了什么?

    “娘,你怎么过来了?”

    萧千云是个大孝子,见她娘竟然过来了, 也担心起来,怕他娘听到了那茶楼里的事情,惹起了往日的伤心事。

    “娘, 你不用担心,这孙德旺若是敢闹什么事,我和爹揍死他。”

    如今有了爹撑腰, 仿佛打人什么的,以至于打死人什么的,都不算事了。

    萧千云之前对他爹的怀疑和质疑, 在刚才父子两个人联手的拳打脚踢中, 已经变化了同仇敌忾父子齐上阵的默契感。

    他看着他爹那凶狠的拳头, 忽然意识到,知道这些过去的事,其实爹比自己还痛。

    男人有时候是不会用言语来说的,只能用拳头。

    而萧杏花满腹疑惑地跑过去,迎头就听到了儿子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心里一下子感动得不行了。

    儿子才十六岁,却已经长大了,懂事了,和他爹一样高高大大的。

    况且这又是个很体贴懂事的儿子!

    萧杏花仰起头,望着这个已经需要自己去仰视的儿子。

    “千云,没什么,这都过去了,娘真得没什么……”

    说着这个,她的目光从儿子身上移开,来到了萧战庭身边。

    萧战庭脸色冷硬,犹如一块生铁。

    他兀自站在那里,好一番顶天立地的模样。

    而就在他的旁边,是那个瘫软瑟瑟发抖看上去几乎要断气的孙德旺。

    他和她四目相对,彼此间都是沉默。

    周围的气息几乎是凝着的,大家很是安静,就连林子里的鸟儿都不再叽叽喳喳了。

    旁观了这一切的薄夫人,僵硬地立在那里,望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这镇国侯和夫人谁也不吭一声地那么看着,她竟然不自觉地替萧杏花紧张起来。

    那些事,由孙德旺嘴里说出来,又被镇国侯听到了,镇国侯该不会恼了吧?

    毕竟他是堂堂的镇国侯爷呢,知道自己的原配发妻曾经干过这种下九流的事,会不会面子上挂不住,彻底恼了,生萧杏花的气了?

    她紧张得手指头都紧紧握成了拳,心里焦灼地替萧杏花担忧着。

    这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是她自己都没意识。

    怎么一个时辰前,她还是冷漠地防备着萧杏花,如今一个时辰过去,她竟然比萧杏花自己还替萧杏花着急呢?

    她甚至焦急地舔了舔发干的唇,一动不动地,屏住气息,盯着萧战庭,唯恐他一个生气,便对萧杏花发脾气。

    谁知道,萧战庭一直没动,他就那么低头凝视着眼前的女人。

    从薄夫人的角度,她看不清楚萧战庭的眼中到底是什么神色,更不知道他是恼还是不恼。

    就在她几乎等不下去的时候,却看到萧杏花的目光从萧战庭身上挪开了,落到了旁边的孙德旺身上。

    “你们两个把他打了啊?”她仿佛不经意地这么喃喃道。

    “嗯。”萧战庭总算蹦出一个字来。

    “怎么打成这样啊?”她语气中仿佛有些意外。

    萧战庭抿着唇,从刚硬的颧骨,到收紧的下巴,无一不透着一种凌厉的气息。

    他显然不好回答萧杏花这个问题,为什么把孙德旺打成这样呢?他心里多少的痛和恨,不打怎么行呢?

    便是打死了,又有什么大不了,他身为堂堂镇国侯,为了打死这么一个畜生,还不至于有人敢来找他麻烦!

    谁知道萧杏花却忽然抬起脚,狠狠地踢了那孙德旺一脚:“竟然才打成这样,怎么不把他打死啊?这个老贼囚子老淫贼,当年可是害人不浅,败坏我的名声,欺凌我孤儿寡母,逼得我只能远走他处!当年你是怎么欺负我的,怎么如今还敢出来,不知道老娘不是以前的萧杏花了,竟然还敢找打!你以为你投靠了你那不知廉耻的假主子就能耀威扬威来欺凌我了吗?你在人家眼里不过是一条狗,你这条狗死了,没人给你收尸!”

    夫君儿子都在身边呢,她怕什么啊,她闹成什么样,也有人给她撑腰!

    所以她这个时候真是毫无顾忌地把昔日的那些怨恨,统统地发泄到了孙德旺身上。

    当初被他的女人踩到了泥里,拿着梳子去採头发,一把一把地掉在地上,口口声声地骂她是贱人。

    当着她女儿的面骂她贱人!

    萧杏花恨恨地说一句,就踢一脚,踢到最后,她是真累了。

    萧战庭从后面将她几乎虚脱的她抱住,两只有力的胳膊牢牢地揽住她。

    她疲惫地靠在男人坚实的胸膛上,喃喃地说:“是你说的,你说只有别人得罪我的份儿,没有我得罪别人的份儿。”

    “对,我是说过这话。”

    “现在孙德旺得罪我了!宁祥郡主也得罪我了!我恨死他们了,他们都是看不得我好,要把我踩到淤泥里,要让我一辈子抬不起头来,他们就看不得我过好日子!”

    男人默然不语。

    她靠在他胸膛上,忽然有些愤愤的:“你敢打死这孙德旺,就不敢替我收拾宁祥郡主是不是?”

    他却抬起手,轻轻地按住了她气得鼓鼓的地方,温声道:“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

    ******************************************

    这边佩珩和涵阳王赶了马车前来,谁知道这一路上,偏生有个八宝璎珞车偏偏走在他们之前,一路抢路。

    佩珩自然不免问起涵阳王:“你可知那是哪家马车,怎地一路走在咱们前头,且看着这势头,倒是要和咱们去往一处呢!”

    “这马车定不是寻常富贵人家的马车……”涵阳王微微拧眉:“难道是宁祥?”

    佩珩一听这话,那双眼儿便望向了涵阳王。

    她自然是知道,宁祥郡主是涵阳王的堂妹,好歹是一家人,打算骨头连着筋呢。今日这事,应该是宁祥郡主设下的局,涵阳王定是看出来了吧?

    想到这里,她微微低头,倒是没说什么。

    她心里恨着那宁祥郡主,真恨不得撕烂了她的嘴才好呢,偏生眼前的人和那人是嫡亲的堂兄妹呢。

    到底是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

    所以她什么都不说了,只一径转过身来,透过那帘子缝隙,小心地往外面看去。

    谁知道前面那马车里,也有帘子揭开,隐约间可见露出一条细缝来,正望这边看呢。

    佩珩忙将帘子放下,可是任凭如此,她也看到了,前面马车里果然也是坐着女人家,黑油油的头发,想必就是那宁祥郡主了。

    她想明白这个,不由回头,不动声色地看了涵阳王一眼。

    涵阳王依然面色温和,看不出什么心思。

    “刚看到什么?”他状若无意地轻声问道。

    “没什么。”佩珩直接这么说道,说完她觉得自己话语太过冷硬,毕竟涵阳王是帮了他的。

    所以她又对他笑了笑:“只看到前面应是个女子,却看不真切的。”

    “哦。”涵阳王不置可否的哦了声,之后再无言语了。

    佩珩靠着马车坐下,微微低着头,心里却是想着,果然是了,他若是知道今日他是险些要坏了他堂妹的事,怕不一定帮谁。

    两个人一路无话,一直行到了前方,他们才发现,之前走在他们前面的那八宝璎珞车竟然停在那里了,周围侍卫都已经没了。

    他们诧异地停下了车,涵阳王侧耳细听了一番,马上察觉了不对:“那边有人打斗!”

    “打斗?”佩珩惊诧,会是谁呢?难道说二哥哥和宁祥郡主的属下打起来了?

    “好像又不是,只是踢打而已。”涵阳王又听了听。

    踢打?

    难道是宁祥郡主的属下把她二哥抓起来踢打?

    “又没有动静了。”涵阳王这么道:“我让侍卫过去看看。”

    佩珩一下子急了,却是等不得:“不行,我得去看看!”

    说着,她就要着急下马车。

    涵阳王家这马车车辕子比较高,见她个娇弱的小姑娘家径自就往下跳,自是不放心,下意识地就去扶住了她的肩膀,带着她一起纵身跃下。

    谁知道这边刚跳下去,就恰好见那边林子里走出来一行人。

    佩珩一看到那行人,顿时整个人顿在那里不动弹了。

    “爹,娘,二哥哥,你们,你们都在?”她不敢相信地望着这一切。

    那宁祥郡主呢?

    而这边,萧杏花看到了女儿,比佩珩看到了爹娘更震惊。

    “佩珩,你怎么来这里了?”她不敢相信地看看旁边的那马车,果然是一路跟随着自己的那马车:“竟然是你?你不在家里好好读书识字,跑来这里做什么?!”

    萧战庭却和萧杏花心思不同的,他首先看到了涵阳王。

    一双锐利的眸子在涵阳王身上扫来扫去,最后落到了涵阳王的手上。

    就在刚刚,他不会看错的,涵阳王竟然将手放在了他女儿的肩膀上。

    他到底做了什么?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待佩珩?

    萧战庭原本因为痛打孙德旺而发泄出去的怒意,在这一瞬间暴涨。

    是的,他是怀疑,佩珩根本不是他的种儿。

    可是那又怎么样,那是萧杏花生下的孩子,和萧杏花那么像,所以从见到这孩子第一眼,他就认了。

    她喊爹,他就认她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既是他的亲生女儿,他必然是护着,保她荣华,保她无忧。

    此时此刻的萧战庭,如刀子一般的眸子冷冷地盯着涵阳王。

    不明白这个长自己女儿十二岁的男人,怎么会陪着自己女儿出现在这里?

    两个人显然是同乘一辆马车过来的!

    涵阳王哪能没看到萧战庭射过来得简直是如同杀人一般的目光呢,他也实在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巧碰上了。

    不过他倒是问心无愧的。

    所以他轻笑了下,施了个礼:“萧兄——”

    他这话还没说完,萧战庭直接大步过来,话也没说,冷冷地迎头给了他一拳头。

    “离我闺女远点!”萧战庭一字字地说道。

    ******************************************

    涵阳王被萧战庭打了,不过他一向性子好,苦笑了声,抹去了嘴角流出的血,望了眼已经被萧杏花拉到了一旁细细盘问的佩珩一眼,便说了声:“萧兄,我问心无愧就是了。”

    “问心无愧?呵呵,你还好意思叫我萧兄?不管怎么样,她还小,又是姑娘家,你若真当她是晚辈,合盖知道怎么避嫌!还是说,涵阳王殿下,心里依然觊觎着我女儿?”

    “没有。”涵阳王抿了抿唇,脸上的笑也消失了,淡声说:“镇国侯误会了,今日刘凝有做得不对的,还请海涵,从此后,我自当谨守本分,不敢有半分矩越。”

    而就在林子旁,借着那八宝璎珞车的遮挡,萧杏花细细地问着女儿。

    “你怎么来这里,又怎么和涵阳王一起过来?”

    萧佩珩这个时候能说什么,她少不得把今日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自己母亲。末了,略带哀求地望着母亲:“虽说,虽说那涵阳王是宁祥郡主的堂兄,可他实在是帮了我的。娘你好歹去和爹说说,别让爹打他,他——原也是好心。”

    “你跟娘说实话,他没欺负你吧?”说着,萧杏花狐疑地端详着女儿的衣裙,还有脖子耳根处,去寻找是不是有什么被欺负了的痕迹。

    萧佩珩一听,自然是明白她娘的意思,不由得跺脚道:“娘,你想哪儿去了!人家再怎么样也是个王爷呢,哪里至于——”

    她无奈地咬了咬唇:“再说了,我也不是那傻的,哪能轻易让人占了便宜。”

    可是这个时候萧杏花却眼尖地卡到了她女儿手腕子上的淤青,不由急了:“这是怎么回事?他握的?忒地狠心,你拽着你的手腕子做什么了?”

    萧佩珩至此越发无奈了:“娘,当时下那木楼梯,因为没灯,暗,他好心怕我摔倒,便扶着我,想是男人家手劲大,下手没轻重,这才留下淤青,其实也没什么的。再说了,我往日也不是深闺大小姐,每每都要出去走动,这点子事,难道我还真在在意了?”

    萧杏花听着女儿这么说,言语间倒是也坦然,当下放心了,不过还是叮嘱说:“如今可不比以前,女儿家的清白比天大,以后可得让人把你看紧了,不能往外乱跑。还有今日的事,也得封口,不让人传出去。”

    “嗯,娘,我知道的,今日这事是我不对,以后什么事我都听你的,乖乖在家就是。”

    其实佩珩自己想想,今日自己也是跟着瞎操心,白白担心一场呢。

    再怎么样,也有爹,有哥哥呢,瞧着刚刚爹爹和娘并排出来,并不像有什么不高兴的样子。

    一时也是好奇,便小声问道:“娘,那孙德旺说的话,我爹可是听到了,他该不会生你气吗?刚才涵阳王说听到林子里有踢打的声音,这又是怎么回事?”

    “刚才啊,是我踢那该死的孙德旺呢,这个畜生,我真恨不得踢死他了!至于你爹——”

    萧杏花沉默了下,不由想着,这种事,萧战庭真得半分都能不在意吗?

    男人家,总归是小心眼的,当初罗六的事儿,他虽说想得明白,可是估计知道自己要嫁给别人,心里还是难过的。

    如今这孙德旺,在那茶楼里大肆宣扬了一番,便是别人不敢太信,怕是总有些风言风语的,如此一来,他心里真得能做到毫无芥蒂吗?

    萧杏花其实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不过面对着用担忧的神情望着自己的女儿,她还是笑了笑,丝毫不在意地说:“你爹那个人啊,没事的,我回头好好和他说说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