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怎么?”薄夫人见她这样,不由担忧。

    “我这才想起来, 今日我夫君说起, 是要见涵阳王殿下并博野王的,如今看那侍卫车马, 竟是我夫君的行藏了?如此一来,岂不是说,今日涵阳王殿下,博野王殿下, 都在这个茶楼里?”

    “这——”薄夫人其实刚才就有些怀疑了,如今听萧杏花一讲,不由得后背阵阵发凉:“好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她明知道今日博野王涵阳王并镇国侯爷在这里喝茶,便故意把你请来,又把这天杀的孙德旺叫过来唱戏法, 污蔑你的清白。到时候这件事不但传扬得人尽皆知,就连博野王涵阳王并镇国侯爷都亲耳听到了,这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啊!可真真是不能想, 这么个小姑娘,皇家血脉,又是堂堂博野王之女, 怎么就生出如此歹毒的心思来!”

    薄夫人攥了攥拳,都觉得手在发抖。

    她这辈子,纵然也经历了许多事端, 可是总得来说还算是一帆风顺的, 娘家是侯门大家, 自小家中唯她最小,是父母宠爱的那一个,长大了些,嫁的又是堂堂康泰国公府的二公子,虽说是排行第二吧,可是那大太太并不受老祖宗待见,她明显是老祖宗跟前的得意人儿。

    后来生了两儿一女,如今两个儿子并女儿都已经成亲,女儿嫁得也是侯门子弟,两个儿子娶的都是诗书礼仪大家的女儿。活到如今,她真是没什么不顺遂的,这也是为什么她这个人生性自傲,喜欢别人奉承,并在最初看不惯萧杏花这等人忽然冒出来夺她风头。

    这样的人,在那自傲之外,自然有一股自命清高,看不得那些龌龊,更没想到有人竟然用这种手段来陷害别人!

    “咱们快些跟着这官差过去,瞧瞧这小贱人又是哪一出戏!”薄夫人咬牙切齿地这么说,连小贱人这种话都出来了。

    她今日看得这戏,真是比她一辈子都要多!

    萧杏花木然地点头:“好,去看看吧。”

    这么说的时候,心地深处,被自己藏起来的某一处,已经是在隐隐作痛。

    本以为那些已经成为过去,这些年来自己也不太记起了,毕竟她经过的事儿多了去了,若是每一桩她都念念不忘,这日子就没法过了。

    可是没想到,偏偏是这么一桩,又被人当众提起并揭穿。

    “过去看看。”她喃喃地重复了一句。

    心里却是想着,若是真有什么,这件事闹大了,大不了她去和那些人拼个鱼死网破!

    他们不要她安生过好日子,她也不能轻饶了那些人!

    ************************************

    萧杏花和薄夫人上了马车,马车在街市中追赶过去,片刻功夫,走出这街道,拐了一个弯,就遇到了薄夫人派出去的一名侍卫。

    原来那两名侍卫看到两个官差并孙德旺往城外赶去了,怕薄夫人这边不知道去向,便特意留了一个侍卫在这里等着通报去向。

    薄夫人当即带着那侍卫,赶往城外。

    这燕京城里商铺林立,车马人流众多,车辆并不好通行,可是一旦出了城后,人烟逐渐稀少,马车也行驶得快了起来。

    因薄夫人心里着急,便催促马夫更快一些,马夫只好抽打马鞭,越发快速前行。

    谁知道走出官道约莫一炷香时间,便见周围其他车辆已经不见了,唯独有一辆不大不小的翠幄清油车,紧跟在她们这辆八宝璎珞车之后。

    萧杏花心中疑惑:“这辆车子,不知道什么来路,竟一直跟在我们之后。”

    薄夫人也是不懂,悄悄地掀开一点帘缝,拧眉瞅了半响,也是担心:“可别是那宁祥郡主的马车?”

    萧杏花听了皱眉:“这边除了官道,可有其他路可以绕过去?”

    薄夫人想了想:“倒是有一条小路,可是那条路却不能过马车的,且那两个官差也不知所去何处,若是一径绕路,反而跟丢了他们行踪。”

    萧杏花也是从那马车缝里往外瞅,从她的角度,恰好看到那辆马车上也有个人掀开一点帘缝儿往外面看呢,且从那缝隙里隐约可见,那人有乌黑的发,看样子竟是个女人?

    “你猜得七八不离十,果然应该是那宁祥郡主!她如今跟着咱们过来,还不知道想出什么诡计呢!如今我们且小心些,快些赶路追上孙德旺,免得她又出什么花招,到时候咱们可拦不住!”

    “你说得是!孙头子,你好歹快些!”

    薄夫人一声吩咐下去,外面赶车的马夫也只能是越发抽打着鞭子,于是铃儿响叮当,马蹄儿轻扬,发出哒哒哒的声音,马车轻快地跑在这官道上。

    谁知道她们行了约莫又一炷香时间,后面那辆翠幄清油车却是依然没有甩掉,竟然还是跟在她们身后。

    “这就可恨了,就算没廉耻地做下那害人的事,怎也不知道羞耻,竟是跟在别人屁股后头,连藏着掖着都不知道呢!”薄夫人一声冷笑,真是恨不得停下马车,将那宁祥郡主劈头痛斥一番。

    “罢了,她既不知廉耻地要跟着,那就让她去吧!左右如今咱们先追上孙德旺再说,搞清楚那两个官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说得极是,有我们在,想必她也不敢硬来的。”

    当下薄夫人陪着萧杏花,乘坐了马车一路急追,待追到了一处山根底下时,周围已经是没什么人烟,却见四处杂草丛生,又有绿树葱葱,再往前,已经是要上山了,并没有什么路。

    薄夫人疑惑地道:“难道我那侍卫留下的记号有误,咱们追错了?这孙德旺到底跑去了哪里?”

    萧杏花却是侧耳倾听,微微拧眉:“你听,好像这林子里有动静?”

    薄夫人也静下来细听,这才听着,那林子里有鬼哭狼嚎的声音,且有着阵阵闷响。

    “这是怎么了?打架?”

    到底是国公府的夫人,平时哪里见过这个,当下脸色也是有点变了。

    萧杏花比她好些,街头流氓地痞打架是常见的,当下提议说:“我听着,人倒是不多,左右我们身边还有侍卫护着,不如过去看看?”

    薄夫人犹豫了下,还是点头:“好。”

    于是两个女人便并肩前行,前后拥簇着侍卫往那林子走去。

    待到走了不知道多久,眼前豁然开朗,终于见到前面几个人影,果然是有一个人正在痛揍另一个!

    薄夫人也就罢了,萧杏花却是大惊:“铁蛋,是你?!还有你,牛蛋,你怎么也在?!”

    ********************

    原来这正在那里砰砰作响揍人的,正是萧战庭。

    而站在萧战庭身旁,顺手再给那可怜人一脚的,正是萧战庭的儿子,牛蛋是也。

    正所谓上阵父子兵,这父子两个人一向也算不得多亲近,平时有什么事都是公事公办地说,严肃得紧,可是现在呢,竟然俩手打人了。

    那个可怜的被打的,此时已经瘫成了一团肉泥,这团肉泥那张脸呢,红得红青得青,鼻子嘴巴都肿得鸡蛋大,只有仔细看看衣着,才能勉强认出,这就是之前在天禧茶庄大放厥词的孙德旺。

    而为何这父子两个人会联手在这里痛打孙德旺呢,事情就要从牛蛋——萧千云说起了。

    原来自从那一日佩珩提到了孙德旺的事,他必然是极为上心的,第二日几乎连军中都没去,偷溜出来暗中调查孙德旺一事。

    他要查的不光是孙德旺,还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要指使孙德旺来污蔑自己娘,还要查出那个人到底打算如何铺展这件事。

    他当然很快明白,背后指使的人就是宁祥郡主。

    可是宁祥郡主不可能亲自下手做这件事吧?真正的经手人,就是宁祥郡主身边的一个亲信,名宋沉东的。

    这宋沉东呢,就是之前把孙德旺带到茶楼的那位锦衣男子了。

    萧千云这个人,别的本事未必一等一,可是探查这种事,连猜带蒙的,他很快明白了个中关节。

    于是他早早地找了两个侍卫,让他们假扮成了从彭阳县来的官差,并在适当的时候将那可恶的孙德旺给带走。

    本来这个计划是天衣无缝的,谁知道临到施行发生了点意外。

    他没想到,他爹和博野王竟然也来这个茶楼喝茶。

    当看明白这个的时候,他顿时明白了宁祥郡主的毒计。

    这可真是毒啊。

    而因为他爹也出现在茶楼,他爹身边的侍卫便有一些留在了外面伺立等着,如此一来,那两个官差便有些不敢出现了。

    都是镇国侯爷手底下的,这万一被认出来,岂不是当场戳穿了?

    如此一来,等到那两个官差终于巧做打扮,匆忙赶到去捉拿孙德旺的时候,孙德旺已经在茶厅中大放厥词,说出许多言语了。

    不过也幸好,来得及将这个人及时带走了。

    等到两个假扮的官差将这个孙德旺押解到了荒郊野外,官差跑了,他就冲过去,挥舞着拳头,将孙德旺狠揍了一通。

    可以说,他这一通拳头憋了好些年了。

    当年的事,他是看在眼里的,可是他才六岁,能做什么呢?恨只恨挣钱挣不了,打架打不得,生生看着娘被人家欺凌,被人家找上门,压在那里採头发。

    后来泥地里一片的碎头发,还带着血。

    想到过去的这一切,他恨得牙痒痒,把那孙德旺的脑袋按在旁边的淤泥里,狠狠地揍。

    谁知道他正揍着,忽然感到不对,回头一看,他爹黑着脸站在那里呢。

    他顿时有些惊了。

    想到孙德旺之前说过的那些话,爹是不是也听到了?

    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爹,原本挥起来的拳头不知道是该收还是该放。

    那可怜的孙德旺,正被揍得没声气,忽然见这凶神恶煞的人停了手,开始还懵着呢,后来看出来是有人来了。

    虽然后面来的这位小山一样的身体立在那里,又是沉着个脸实在是可怕,不过总比那揍人的恶煞要强百倍吧?

    是以孙德旺看到萧战庭竟然倍感亲切,犹如看到亲人一般爬过去,嘴里还念叨着:“救命啊,打人啦!要打死人了,官爷你可得管管啊,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旁边的萧千云紧紧攥着拳头,攥得拳头都在颤抖,他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爹。

    他从小没爹。

    他娘总是说,他刚出生那会子,他爹天天抱他的,可是他并不知道。

    他从来不知道,那个叫铁蛋的爹到底是什么样子。

    从小,都是他娘在养活着他们,艰难地拉扯着他们。

    他记得小时候他们没地儿可去,住在破庙里,三个孩子对着半碗糙米饭,不舍得吃,咽了不知道多少次口水,坚决说要等着娘,等着娘回来一起吃。

    后来娘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他们一口一口地把那糙米饭分了。

    那个时候,他真希望有个爹。

    有爹,就能有饭吃吧?

    再后来,别人欺凌娘,什么人都有,小小年纪的他们看着,想冲过去和人打架,可是却被人家一伸手摔倒了老远。

    他跌在地上,跌得鼻青脸肿脑门都是火星子。

    那个时候他也真盼着有个爹。

    有爹,就不必受人这样欺凌吧?

    有个爹,这是他年幼时不敢诉诸于口的渴望。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长大了,慢慢地小时候的事也忘记了。便是偶尔回想起来,也觉得分外幼稚可笑。

    他开始知道,要想过好日子,就得天没亮就起来做糕点,就要挑着担子拼命地到处钻,要想不被人欺负,自己就得先立起来,硬起来。

    他和哥哥都长大了,长大了的壮实小伙子能撑起这个家了,可是爹却出现了。

    他其实有时候不太明白,爹的出现,给他带来了什么?

    前途吗?他觉得就像以前每天天没亮爬起来和秀梅一起做糕点,再拿去街头叫卖,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总觉得自己只要好好努力,老主顾会越来越多,他能挣许多银子,让秀梅的娘家刮目相看,让娘过上好日子,还能给佩珩准备几担子好嫁妆。

    权势吗?平心而论,他要那些又有什么用,偌大的前途也不过如此,他爹手握重兵,还不是小心斡旋在天子和几个王爷之间,又要顾忌着上位者的猜忌。

    他不知道如今有了爹,到底给他带来了什么。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他娘的不痛快,他看到了他妹妹因为那孙德旺的再次出现而是那么的不安。

    佩珩当年才多大,在街上和人打架,打得脸都险些刮花了。

    他知道,佩珩嘴上不说,只一心当那个被他们宠着的乖巧妹妹,可是心里其实隐着一把疤的。

    当年的事,佩珩也是亲眼见了的,哪里能那么轻易忘记!

    这孙德旺是什么人,又是怎么害他们娘,害他们一家子,爹如今这是什么意思?

    爹这是信了孙德旺的话,对娘有了疑心?还是说爹要护着孙德旺,不让自己再打孙德旺了?

    如果这样,他真得不明白,为什么他那日非要钻到人多的地方去,就为了多挣几个铜板吗?为什么非要在侍卫清人的时候险些摔倒在地,把个担子里的点心洒了一地,以至于没有跑成,被那宝仪公主捉了,从而惹出这一桩当场认亲的事端来!

    他瞪着他爹,瞪得两眼都布满了红血丝,咬着牙,咬得牙齿都咯吱咯吱作响。

    他是不明白,假如认了一个爹,反而让娘遭受这般质疑,反而让娘将那噩梦一般的过去再重想一遍,那么为什么要认这个爹?!

    而就在他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死死地盯着这个爹的时候,却见他爹撩起袍子,然后抬腿。

    利索的一脚,那孙德旺硬生生地被踢飞起来。

    孙德旺落下来的时候,是面朝下落到淤泥里的,这下子淤泥四溅,孙德旺杀猪一般嚎叫起来。

    “爹?”他不敢置信地望着他爹,不明白他爹在干什么?

    难道他爹不该是训斥他胡乱打人吗,怎么帮着他一起打人了?

    于是他就亲眼看到他爹蹲在那里,一只有力的大手将淤泥里那摊子烂泥捞起来,冷沉沉地盯着那人:“你就是孙德旺吧?”

    “我,我——”孙德旺被迫塞了满嘴的泥,嘴里含糊不清,根本说不得话。

    “我是萧杏花的丈夫。”他冷冷地盯着他道:“当年你是怎么欺负我的妻,今日我就怎么打你。”

    他揪住孙德旺的脑袋,两根手指头几乎嵌入到了他的下巴颏里:“刚才是儿子打的,不算,现在才是老子打你!”

    于是接下来,萧千云就亲眼目睹了他爹是怎么打人的。

    拳头还是老子的硬……真狠。

    这是往死里打啊!

    萧千云很快看得有些气血上涌,他还想继续打,跟着他爹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