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宁祥郡主在旁边自然感觉到了薄夫人的迟疑, 她轻咳了声, 却是故意问道:“为什么,为什么有女人做这个?”

    修脚,这是下九流中的下九流了。

    薄夫人见宁祥郡主问起, 知道自己今日不说也得说了,这个恶人看来必须自己做了。

    她咬了咬牙,不敢去看那镇国侯府小姑娘的目光,便继续开口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听远房亲戚当笑话讲吧, 说是有些女人为了生计, 便去做这个, 或许女人做这个总比男人要做得好吧!”

    她话说得含蓄,可是众人都明白了其中意思。

    在场的都是贵族豪门中的家眷, 那些下等之事自然不好轻易说出口,可是这不意味着她们不懂。

    做这种事,应是有正经的, 有不正经的,若是男人给男人做, 自然是正经的做法。

    若是女人跪在那里给男人做, 便是再正经的事, 也能让人想出几分不正经来。

    而薄夫人刚才的话, 显然是有那含沙射影的意思。

    安南侯夫人皱了皱头,她是八面玲珑的人,听薄夫人这么一说, 便多少意识到了什么,不着痕迹地看向了旁边的镇国侯夫人萧杏花。

    此时的萧杏花,脸上依旧带着之前的笑,只是那笑,总觉得有几分生硬。

    她目光下移,便看到了她握在袖子底下的拳,紧紧攥着,轻轻颤抖。

    安南侯夫人心中一抖,意识到了什么,忙热络地笑着打趣说:“到底是穷乡僻壤的,不曾想有这等稀罕事,我看今日不是正好叫了说唱的班子吗,把她们几个招呼过来,给大家说唱几段,也好解闷,各位夫人觉得如何?”

    周围的人也都是人精,自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们便是没注意到萧杏花的异样,可是薄夫人先提了人家以前住在哪个哪个县,之后又说那县里有这等下流事儿,怎么听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人家镇国侯夫人就是住在那里多年,她却非要提那里的事,这不是活生生地给人家镇国侯夫人难堪吗?

    大家心里有了想法,只是不敢明说而已,毕竟不愿意开罪薄夫人,唯独那汝凌侯夫人,却是笑了笑,轻描淡写地道:“安国侯夫人,虽说今日你是东道主,可是我这个人性子一向直,也该说你几句。咱这是一群女人家聚在一起,也是没事给自己找乐子吧。若是哪个觉得自己文采出众,弹个琴吟个诗就是,也好给大家凑热闹;若是哪个不爱这一出,吃吃喝喝玩玩的,再一起闲聊几句也是好的。没得提什么说唱,这里不是夫人太太,便是年轻的媳妇,连一群云英未嫁的小姑娘也有,提这些,没得倒是玷了她们的耳朵,若是如此,以后谁也别出来玩儿,都躲在家里看书绣花得了,岂不是落得个耳根清净!”

    汝凌侯夫人这话一出,那薄夫人脸色顿时变了。

    她说出那话时,其实也觉得颇为不妥当了,如今人家这么一说,可真真是被她脸面丢地上了。

    她待要干脆离开,又觉得没脸儿,这个时候也只能站在那里不吭声了。

    而其他人听了汝凌侯夫人这一番话,自是心里觉得痛快极了。想着你薄夫人闲的没事,怎么就把你家什么远房亲戚的话头拿出来扯,开罪人家镇国侯夫人,这不是扫大家的兴致吗?

    那王尚书家的孙夫人,也就是王容香的母亲,也是有意巴结萧杏花的,此时自然凑过去,笑着道:“谭夫人说得有道理呢,安南侯夫人您也是的,好好的提这个干什么!”

    可怜的安南侯夫人啊,怎么就被说了呢?她心里自然也明白这是明里说她,暗里其实是汝凌侯看不过去,替镇国侯夫人挤兑薄夫人呢!

    于是她倒是没什么气恼的,依然笑呵呵地说:“谭侯夫人说得有理,也是我考虑不周了,该打该打,我这就给大家吟个诗,就当是给诸位夫人赔礼了,”

    ********************************

    一场贵妇千金们之间的聚会,匆忙落了幕。

    萧杏花可以说是大获全胜的,她结识了几位夫人,她的女儿也认识了几个同龄差不多地位的小姑娘,以后可以经常来往了。

    她甚至还可以清楚地看明白,这些人绝大多数是要巴结着自己的,所以也不必太费心讨好别人。在这种需要被人巴结的圈子中,她稍微表现出一点对别人的好,别人都会感恩戴德的。

    交几个经常来往的好友,解解闷,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

    只是萧杏花此时的脸色并不好。

    她往日总是唇边带着一抹笑意的,可是现在却没了。

    她今日是化了淡妆的,那点子淡妆在她那张没什么神情的脸上,失去了颜色和鲜活,反倒添了几分惨白。

    她是生来就颜色好,眉眼鼻子带着描画似得精致,可是此时那点精致仿佛凝固了一般,就好像木头雕成的一个美人儿,没什么生气。

    她半倚靠在车窗前,微侧着身子,看着窗外的街市牌匾,那些街景随着马车的往前行驶而不快不慢地后挪着,唯独远处隐约可见的山影,依然停在那不远处,随着它们往前。

    二儿媳妇秀梅微垂着头,关切地坐在旁边,并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

    她隐约意识到了,或许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或许那彭阳县有着婆婆并不想记起的事儿,那应该是她带着几个孩子来到白湾子县之前的了。

    所以她毫不知情。

    她也不敢去问。

    想到这里,她有些自责,不由用手轻轻绞着手帕。

    她开始自责,为什么自己性情不像大嫂那般开朗,能和娘说说笑笑,肆无忌惮地什么话都可以说,这样的话,问起来就不会显得太突兀。

    于是她将求助的目光转向了小姑。

    其实一向以来,大嫂和娘合得来,她反倒是有什么事喜欢和小姑说。

    可是当她望向小姑佩珩的时候,却见佩珩高高地昂着头,紧紧抿起那樱桃小唇儿,水灵灵的杏眸中透着一层说不出的疏离。

    她微微愣了下,很少看到小姑子这样神情呢。

    她现在的样子,虽然依然是那个娇滴滴的佩珩,可是却仿佛拿起一把刀,看着遥远不知道何方的陌生人,带着点提防和不知名的恨意。

    她沉默了半响,便不知说什么了,绞着帕子的手停下来,微微垂下了头。

    一路没敢再说什么,只是着意地小心俯视着婆婆,看她是是否要茶水,下车的时候,她赶紧过去扶她。

    这天晚上,秀梅总觉得分外不安,她想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她忐忑地在屋子内走来走去,很想找一个人说一说,可是她又能找谁说呢?

    想到自打来了燕京城后的种种,忽然又有些辛酸,想着若是一辈子在那白湾子县,过那穷日子,也未必不好。

    这么想着的时候,萧千云就进屋了。

    萧千云一进屋,就看到秀梅神色并不好看,不由问道:“怎么了?”

    秀梅反应过来,忙低眉敛目过去,笑着道:“没什么。”

    说着帮他脱去外袍,又伺候他褪去靴子,再奉上茶水润润口。

    其实自从来到燕京城后,她先是因了身子不好,两个人分床睡,夫妻间渐渐有了隔阂。之后被婆婆一闹,萧千云也是知错,给她说了一些知心话,她也加紧调养身子。

    只是现在身子调养了个七七八八,他们夫妻二人却依然分着睡。

    她脸皮薄,并不好意思,暗地里倒是大嫂也把曾经那药儿给自己来一份,两眼一闭,好歹过去这一茬子事。

    萧千云看她今日总是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问道:“今日你随着娘去安南侯夫人那里,可有什么不妥?”

    秀梅见他这么问,犹豫了下,还是道:“原本极好的,我瞧着这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想来是都知道咱爹的,对咱娘颇为敬让,佩珩也认识了一群小姑娘,我也和几个年轻少奶奶聊了几句呢。”

    她到底是读过书的,文文雅雅地和人说话,只被人说是书香门第出身。

    “那怎么瞧你,倒是有什么心事?”

    “只是有一件事,总觉得怪怪的罢了。”秀梅这么道。

    “什么?”其实萧千云倒是没在意。

    他早知道,他娶的这个娘子吧,可不似大嫂那般性情开朗,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她是那种有什么话,非要在心里倒腾八遍,想着能说出来,才慢条斯理地给你说的那种。

    以前他一直觉得,或许读书人家的女儿就是这般,到底和自己不一样吧,后来呢,慢慢熟了,才知道她就是这么个性子。

    他问出这话后,秀梅垂眼默了片刻,才道:“当时我正在旁边和一位少奶奶说话,并未听仔细,只是隐约知道,好像里面有一位薄夫人,说是有个远亲是彭阳县的,好像提起了彭阳县。”

    之后具体说了什么,她并不知道,也不敢问了。

    “彭阳县?”萧千云脸色顿时一变。

    “嗯。”她抬起头,望着她的丈夫。

    “还说什么了?”萧千云脸上没什么神情,这么问道。

    “这就不知了。”秀梅是确实不知,她若知道,心中或许不会有这般忐忑了。

    萧千云正想问什么,就听丫鬟过来禀报,说是大姑娘佩珩请二少爷过去一趟。

    萧千云皱眉,望向秀梅:“佩珩当时也在?”

    “嗯。”

    萧千云沉思片刻,便道:“你先歇着吧,我过去佩珩那里,和佩珩说几句话。”

    “好。”她不好说什么,只能应着。

    他踏步,刚走出门槛,又停下来,转首望着秀梅的目光中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意味:“你别瞎想,先歇息吧,我回头过来——”

    他停顿了下,才缓慢地道:“回头过来一起歇着。”

    秀梅袖子底下的手轻轻攥了下,心里翻起一阵狂喜,不过此时她也不敢说什么,忙点头道;“好,我,我等着你……”

    *********************************

    且说萧千云出去,不片刻功夫便来到了妹妹的住处鸣雁楼,他才一进门,就见佩珩站在那里等着他呢。

    “今日到底怎么了?”

    “二哥哥!”佩珩的脸从薄夫人说出那彭阳县开始,便是仿佛覆了一层薄冰,如今见到了自家哥哥,总算恢复了寻常模样。

    “我听你嫂子说,怎么有人提到彭阳县?”

    “是了。”想起这些,佩珩心里便泛起一股子恨。

    她知道当年娘为了养活他们几个,什么活儿都干了,男人能干的,女人能干的,她统统都能干。虽然那个时候她还很小,可是却记得娘的辛苦操劳,从早忙到晚,都没有个闲着的时候。

    可是娘这么辛苦,还有人拿着瞎话编排娘,说娘去干了多么低贱的活儿,说谁家好妇人都不会去干的,还有一些更为不堪的话儿。

    她那个时候,才四五岁而已,听到人说这个,在街上和人打起来,险些把人家的脸给抓花了。

    她以为她给娘出了气,谁知道回来,她娘把她痛打了一通,不让她吃饭,还罚她跪了整整一个晚上。

    后来她知道,她娘煮了一个平时根本不舍得给他们几个孩子吃的鸡蛋,拿笼布包了,捧着巴巴地给人家送去了。

    人家骂了娘,她打了人家,娘却弯腰给人家去赔罪。

    这些事,印在萧佩珩幼小时的记忆中,一辈子都忘不了。

    长大后,即使她慢慢地变成了她娘最心爱的乖巧羞涩的小女孩儿,温温柔柔地陪在娘身边,她骨子里依然记得那个因为打了人而被罚跪的小小姑娘!

    她也还记得,有一天她去门口等娘回来,就在天暗下来的小巷子里,她看到一个男人追着她娘,要抱住她娘,她娘像发了疯一样撕扯,骂出很难听的话,后来两个人紧紧靠着,不知道娘说了什么,那人才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那个人骂娘的话,她也永远记得,一辈子都忘不了。

    哪怕如今是千娇万贵的大小姐了,她也没法忘,那都已经是刻在她心口上了!

    “都说什么了?”萧千云紧紧皱着眉头,望着自己这小妹妹。

    谁知道佩珩却没说,只抬眼看了他一眼。

    她这么一看他,他忽然就觉得,这个妹妹眼里带着一丝冷,完全不像是平时那个被娇惯着的小妹妹了。

    佩珩望着她的哥哥,轻声细语地说:“二哥哥,你自小最疼我了,有什么话,我也和你说。大哥性子急,人也粗心,我不找他,只找你。”

    “嗯?你说。”

    佩珩慢条斯理地,又继续说道:“那个人是康泰公家的二夫人,娘家姓薄,所以大家都叫她薄夫人的。她有个远亲,是彭阳县来的。”

    萧千云没说话,只望着他妹妹,等着她继续往下说。

    “那个远亲,你看看,找出来。找出来后——”佩珩停顿了下:“无论用什么法子,都该让他离开燕京城,别给咱娘添乱,也别给咱娘添堵。”

    “二哥哥,你觉得呢?”

    萧千云垂下眼:“好,我知道。”

    “这事别让大哥知道了,他如果知道了,这事就不能悄没声地做了。”

    今日那薄夫人,还有那宁祥郡主的神情,她看得再明白不过。

    当场没能给娘一个难堪,揭露娘以前的声名狼藉,她们是不甘的,怕是留着后手的。特别是那宁祥郡主,还不往死里整娘啊!

    如今爹和娘两个人正好着,若是让爹知道了过去那些事,便是娘再行得端立得正,也怕爹心里起疑。

    她低垂下头,忽然有些难受,胸口发堵,便勉强笑了笑,道:“二哥哥,从小你就疼我。以前我和人家打架,被娘罚了,你说小姑娘家不能和人打架,有什么要打架的事,叫你,你来帮我打,我只需要当个被宠着的好妹妹就行了。”

    萧千云想起过往,忽然心里也有些发酸,他点了点头:“是,佩珩,我记得的。你放心——”

    “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不让大哥知道,也不让爹知道,把这个人弄出燕京城去,再让他一辈子都不敢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了想,再也不要创业了,还是安心写文吧。就等着靠小天使们了,我每天认真写文,小天使买v,这样子我就能升官发财迎娶高富帅了!我觉得这才是我的正途。

    至于有小天使问错过了番外怎么办,超准答案是:等下次,等我再写点再一起放出来吧^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