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当下也不声张, 走到近前来, 笑着和大家找了招呼,又问起大家在聊些什么,安南候便随意笑着道:“可不是在说同乡的事嘛!”

    又是便把刚才提及的同乡一事说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笑笑,之后便和宁祥郡主寒暄。

    人家可是天子的亲堂妹,博野王的嫡亲女儿,那身份, 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宁祥郡主和众人打过招呼后, 便借故坐在一旁歇息, 暗地里却支使了一个丫头,叮嘱道:“你去寻那薄夫人……”

    如此如此这般地说道了一番, 那丫头得了命令,点点头,自去办理了。

    ****************************

    却说佩珩和一群小姑娘在树荫下的草坪上荡秋千。大家都是年纪差不多的, 一个个打扮得娇俏动人,在丫鬟的伺候下, 荡秋千, 捕蝴蝶, 一个个玩得兴致盎然。一时大家累了, 又品着冰镇瓜果,坐在旁边一处花架子底下说话儿。

    佩珩往日所交往的,不过是凉茶店的小婉儿, 隔壁孙家的萍儿,那都是市井间的姑娘,平时所说无非是今日得了一块花布做个什么衣裳,明日给爹娘纳双鞋如何如何,或者街头布铺子的伙计如何白净。

    现在她略带好奇地望着大家,看到大家在一起说笑,暗暗留心去听,却是说起燕京城里的少爷,譬如那位汝凌侯家的三少爷就颇为俊朗,又说博野王家的世子,就是宁祥郡主的哥哥也要过来燕京城,还有那位年纪虽然有些大但是颇为俊朗的涵阳王,这一个个的,都成了她们嘴里说起的人儿。

    佩珩心里不免思忖,想着看来无论到了哪里,吃穿如何,看来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都避免不了说道说道同龄的后生,只不过人家嘴里的提到的都是王侯,自己当年在家和闺中好友提到的都是寻常人家,能有个富人家的少爷那都是自己高攀了呢!

    那边正说着,大家便饶有兴致地看向了佩珩,其中一个冗长脸的女孩儿,才十五六的样子,眉眼机灵得很,佩珩记得,这是王尚书家的姑娘,闺名叫容香的。

    这王容香笑着问佩珩道:“佩珩,涵阳王的事儿,你自然是知道的,好歹给我们说说嘛!”

    王容香这一说,大家都把目光落在了佩珩身上。

    “是了,我可是听说,听说你进京路上还遇到过涵阳王?太后娘娘险些要把你许配给涵阳王的,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这婚事便不提了?”

    佩珩顿时感到了一道道好奇的目光。

    她笑了笑,柔声柔气地道:“我随着父亲进京的途中,确实曾在驿站见过涵阳王殿下的,父亲还曾和涵阳王喝过一次酒。只是也就那么一天而已,之后听说涵阳王要去并州,就此别了。我倒是没怎么见过的,到底是外客,涵阳王殿下身份高贵,总不能随意冲撞了。”

    她被涵阳王偶尔之下助过的事情,别人就算隐约听说,也未必知道端详,是以如今她故意不提,只说没有这一回事,别人总不能硬问。

    一时略带诧异地道:“至于许配一事,这就怪了,母亲并未提及,各位又是哪里知道的?”

    众人看她说话间颇为得体,温柔单纯,徐徐而来,不免越发新生好感,想着她并不像是那不识字的粗俗市井女子。又见她水漾杏眸带着诧异地反问起来,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原没有的事,道听途说罢了,我们也就是随口问问,可不能信的。”

    “原来根本没这茬子事啊,这么说,涵阳王殿下的婚事还没有落定呢?”说着话的是长芮县主,这位长芮县主也是大有来历的,祖母是先皇底下的十二公主,祖父是国公爷,父亲是和萧战庭一样朝廷内响当当的大将军,母亲是郡主,所以这当女儿生下来便封了县主的。

    佩珩见这长芮县主约莫十七八岁年纪,知道这必然是定亲的年纪,便笑着道:“这就不得而知了,说起来,我虽然不曾见过那位涵阳王殿下,可是若听哥哥提及,父亲和殿下年纪相当,想来约莫也该成亲了吧?”

    长芮县主看她语气中透着天真无邪,不免噗嗤笑了声,亲热地握住她手道:“你哥哥也是眼瘸,哪能年纪相当呢!”

    大家听着这个,也是不由得笑出来。

    因萧战庭为武将,如今年已三十有四,虽说之前并无妻儿,虽说像宝仪公主宁祥郡主都有意要嫁他的,可是那多少出于朝廷利益权衡,而眼前这群青涩的小姑娘,对于那高大威猛到有些凶神恶煞的武将,却是不喜的,反而偏爱涵阳王这样俊美高挑的男儿,是以涵阳王只比萧战庭小六岁而已,在小姑娘心中,却是个十足十的香饽饽的,眼里都盯着呢!

    佩珩听着这话,自然明白了她们的意思,不过她倒是没说什么,也跟着笑了笑。她是不太懂,不过却要让她们懂,反正她对于那涵阳王半点兴趣都没有,在她眼里,那就是个和爹平辈的人物罢了。

    果然,因了佩珩语气中明显的对涵阳王“爹那辈”的人的说法,大家都不在追问关于她和涵阳王了,反而热络地讨论起涵阳王的故事,说得津津有味,最后连涵阳王的封地如何富庶都说出来了。

    佩珩听得无聊,也就没怎么吭声,后来还是长芮县主问她:“佩珩妹妹,你平日在家里都做些什么?”

    佩珩笑了笑,老实地道:“我以前并未学习认字,如今父亲请了西席,教我读书识字,还要学些其他功课。”

    “哎,你倒是个长进的,其实读书识字最是无趣了呢!你初来燕京城,闷在家里也是无聊,平时没事多和我们出来走动走动。咱们聚在一起说说话,也有些意思呢!”

    佩珩听了自然点头:“是了,只是以前并不认识各位姐姐,如今认识了,自然还要请各位姐姐带我玩呢。”

    众人见她长得相貌极好,偏生又是那般乖巧,实在是惹人疼爱,都不由对她多了几分喜欢。

    须知这不识字读文的事,若是一般人显然不肯说出来,必然在那里硬装,可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你若再装,也是让人觉得你这人太假不是吗?偏生她坦然自若地说出来,似乎往日家贫不能读书并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这人越是坦诚,别人仿佛越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如此一来,大家反而更加欣赏了。

    于是不过几盏茶功夫,长芮县主还有王容香等,都已经定下挑个时日要去镇国侯府找佩珩玩耍。她们素来知道镇国侯府后花园的花好,只是镇国侯并不是个会没事招待人家去他后院的人,是以众人无缘得见罢了,如今因了佩珩,倒是有了这个机会。

    正说笑着,因那边几位夫人招呼,大家就都过去,一过去这才知道,宁祥郡主到了。一群小姑娘们不由有些咂舌后怕,刚似乎还提到了宁祥郡主呢,幸好没让她知道。

    宁祥郡主和长芮县主差不多年纪,不过地位自然要高出长芮县主一截子,况且论起辈分,仿佛长芮县主还得称呼宁祥郡主一声表姑呢。

    至于在场其他小姑娘,那更是得在宁祥郡主面前见一下礼了。

    因为这个,场面一下子冷清下来,一群原本叽叽喳喳的小姑娘,顿时没了声。

    因了那日涵阳王的事,佩珩自然不喜宁祥郡主,此时她虽不露声色依然和其他姑娘般见了礼,可是心里却是对宁祥郡主不屑一看的。

    宁祥郡主那日其实也是听命行事,谁知道遭这小姑娘一通嘲讽,可真是把脸都丢尽了。不过她是极聪明的人,人前自然不露出声色,此时依然笑得温柔,不过目光却偶尔看向不远处薄夫人那里。

    薄夫人刚刚从外面回来,此时脸上正带着胸有成竹的笑,对着宁祥郡主点了点头。

    宁祥郡主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地望向萧杏花。

    萧杏花今日打扮得是极好的,曾经市井妇人的风霜在她脸上已经尽皆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侯门太太的从容和风光,如今乍一看,她就像是自小在富贵窝里长大的千金小姐贵家太太一般,游刃有余地和各位夫人小姐打着交道。

    她是天生长袖善舞的人,玲珑八面,和谁仿佛都能说几句话,说起话来很是逗趣,音调高高低低的颇能吸引人,总是能把大家吸引过去听她说,之后又被她逗笑。

    甚至可以说,如同鱼进了水一般,她仿佛本来就属于这样的贵妇圈子。

    看到这里,宁祥郡主其实是有些不屑的。

    想到刚刚从薄夫人那里听到的事情,她很是震惊和不可思议。

    她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曾经做出过这么卑贱的事情。

    这样的事情也能做出,她怎么好意思再重新站在萧大哥身边,当她的妻子呢?

    她配吗?

    萧大哥是实心眼的人,必然不会对不起自己的糟糠之妻,可是她却想让萧大哥知道,那个女人,真得不配。

    想到这里,她微闭上了眼,唇边露出一抹笑来。

    薄夫人看到她的神色,犹豫了下,终于还是迈步上前,笑着道:“刚才不是提起彭阳县吗,我倒是想起一个事儿来,说起来也是好笑。”

    “什么事儿了?”薄夫人既然这么说,大家自然给面子去问。

    萧杏花一听她又提彭阳县,心里便觉得不那么自在,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依然从容地笑着,听她说。

    谁知道这薄夫人却望向自己,慢悠悠地说:“我那亲戚说啊,在那彭阳县,有一桩活儿,叫修脚,本来这是男人干的活儿,却非有一些女人也要去干呢!”

    萧杏花一听“修脚”这两个字,顿时心口多跳了一下,不过她也是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的人,还算镇定,兀自笑了下,没吭声。

    佩珩之前并未听说别人听到彭阳县的,如今猛然间听薄夫人提起这个,不免诧异,后来又见薄夫人提到修脚,一双清润的眸子顿时盯住了薄夫人。

    这个人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故意给自己娘难堪?

    薄夫人感觉到了那小姑娘眸光中的异样。

    年轻稚嫩的女孩儿,用像刀子一样尖利的目光盯着她,仿佛她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

    薄夫人忽然有些迟疑了,这种事,她该当场说出来吗?

    她是曾经在别人面前嘲讽过那个镇国侯夫人,不过当时大家都在那么说,她也没觉得那样有什么不对。

    可是现在,她这样去揭人伤疤,真得好吗?

    况且,她这么一个国公府的夫人,去说这种事,总是不怎么得体吧?

    作者有话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