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作品:《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一想到这个, 她几乎是坐也坐不住了。

    论起三个孩子, 她最宠佩珩了。

    佩珩是个女孩儿,刚生下来三个月她就没奶, 饱一顿饿一顿长大的, 能不被饿死就算她命大。后来她才不到两岁,家里闹灾, 那么小,就跟着她逃难, 还险些被人家当两脚羊给煮了。

    这一桩桩提起来,都是痛。

    后来佩珩长得大一些了,模样是像极了小时候的她。

    看着佩珩,她会想起自己幼时,总是想着会把自己得到的, 自己怎么也无法得到的,都设法补给佩珩, 仿佛这样, 自己就不会再有遗憾。

    “萧战庭,我不管, 便是有一点点可能, 你都得把这点火星子掐死!佩珩可以不嫁给白湾子县的霍家小子,可以嫁给别人,但是怎么也不能成了太后和涵阳王手中玩弄权势的手柄, 更不能去嫁给一个大她十二岁的老男人!”

    “我会想办法的。”萧战庭沉声道。

    可是他的话却丝毫不曾抚慰了萧杏花的担忧,她从他的神色中看出来了, 这件事其实很是艰难,艰难到就是萧战庭,都难以去抗拒。

    他如今在朝中地位是高,高到掌控着大昭一半的兵权,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反而不能轻举妄动,不知道多少双眼睛都盯着他。而太后和皇上,怕也是诸多防备算计,他稍有一个不慎,就可能引来猜忌。

    她想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歪着头,打量着他:“当初你和宝仪公主的婚事,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也是皇上为了拉拢你做下的?”

    萧战庭垂眼:“是。”

    她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几乎无法相信:“你其实根本不想娶宝仪公主,不过你却答应了!现在,我的佩珩不想嫁给涵阳王,你能反抗得了吗?萧铁蛋,你把婚姻大事当什么?”

    她心里忽然有些气:“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反正你必须设法,要拒了这门婚事!若是不能,要你这当爹的有什么用,要那些荣华富贵有什么用,竟给孩子惹来这样的麻烦!”

    萧战庭默然不语,凝视着她半响,最后道:“我知道的。便是辞去这镇国大将军的位置,抛却这一身荣华富贵,我也不会让佩珩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力道,就在她耳边,犹如在佛前许下誓言。

    萧杏花望着他那一脸的稳重,知道这件事原本也不怪他,再说人家还根本没说要娶自己佩珩,自己空着急有什么用?!

    这么一想,忽然原本的气鼓鼓一下子被戳破了。

    泄气的她,忽然浑身就没没劲了,趴到了他厚实的肩膀上,抬起手,无奈地捶了下他的肩膀,道:“反正我的佩珩不能嫁给那涵阳王,就是不能……你得把这事办妥了……”

    她的声音软软的,带着撒娇似的耍赖,很不讲理的样子。

    那是反正你是我男人你就得如何如何的耍赖,就是这语气,让萧战庭胸口微微发紧。

    她但凡说了,他怎么也会想办法做到的,再难也会做到的。

    更何况,这是关系到佩珩的婚事。

    他并不太知道怎么去宠爱那个和自己完全不亲的女儿,不过婚事上,他定会为她寻一个好的,一辈子不让她受什么委屈。

    萧战庭抬起手,揽住她在怀:“我明白,佩珩也是我的女儿,这件事,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萧杏花看他这么说,心里倒是安生不少,但还是睨了他一眼:“那我明天进宫的事?”

    萧战庭温声道:“这个你不用操心,太后应不会直接问的,只是会让涵阳王过去,彼此打个照面吧。到时候你一概装作不知就是了。”

    这个倒是好办。

    萧杏花心里也有了打算:“好,我明白了。”

    不就是搅黄一门婚事吗,有什么大不了,她家女儿不爱嫁什么老涵阳王,就是不嫁!

    想着这个,她心绪倒是平静多了,平静下来的她,想想那涵阳王,不由喃道:“其实那涵阳王长得模样怪好的,俊俏得紧,若是年轻个十岁,再不是什么皇上忌惮的人物,当我女婿倒是不错。”

    所谓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大概来说她作为一个丈母娘心态,也是喜欢俊俏女婿的。

    萧战庭见她这么说,倒是有些意外,不免低头凝着她,半响才淡声提醒道:“他年纪不小了,未曾娶妃,怕是身边总有几个可意人儿吧。”

    “啊?竟有这等事?”

    “他远在涵阳,我哪里知道,不过随意说说罢了。”萧战庭不经意地淡声道。

    “不曾想他竟是这样的人,还没娶妃,身边已经放了好几个?”

    萧杏花颇有些愤愤,想着可惜了这俊俏人儿,不但年纪大,还是个什么王,这也就罢了,竟然房里还放了一群女人。

    这样的男人,白送给她当女婿也是坚决不能要的。

    萧战庭看她这般说,眸中便露出些许笑意,想起白日赖在榻上没骨头似的她,原本一脸的沉重便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罕见的温柔。

    他怜惜地捏了捏她的鼻子:“身上可还觉得乏?”

    萧杏花听他这么说起,倒是想起昨晚来了,其实经过这么一吓,哪里还记得什么乏不乏的。

    不过,提起那夜晚的事儿来,她总是没什么好声气的,埋怨地别了他一眼,小声嘟哝道:“都怪你,没事长这么大做什么!这些年了,别的不提,这个倒是一样的。”

    他这个人比寻常大转子村的村民都要壮实高大,不过此时她话里意思,显然不是指的块头。

    萧战庭听她这么软软的埋怨,也是气血上涌。

    要知道这种事,若是硬憋着忍了十五年,那还能继续憋下去,反正憋一天也是憋,憋两天也是憋。

    可是若一旦在这长堤上开个口子,那真是犹如洪水猛兽下山,一发不可收拾。

    世上怎可有那般滋味,如此蚀骨销魂,便是让人把命都搭进去,也是心甘情愿!

    他不免下意识地抱紧了她,狠狠地抱住。

    她却十分不情愿的,腰酸腿软的,浑身乏力,原本想着今日在院子里看看给那开荒的庄稼浇浇水,如今却是不能了。

    再说了,怎么这些年过去,他却越发壮实,仿佛比年少时更添了几分,实在是让女人难捱。

    她见他这样,便有些惧怕,瑟瑟地颤抖了下,再不敢怨他骂他的,反而放软了语气低声哀求道:“好哥哥你今日且饶了我吧,如今站都站不稳当。再说明日不是还要进宫见太后吗?若是让人家看破了,岂不是成了笑柄。”

    萧战庭看她这么柔柔地哀求着,眼角风情成熟妩媚,透着水光的杏眸却仿佛有着昔日十五六岁小姑娘的清纯,那软绵绵的身子像面条般靠在自己怀里,轻轻地颤着,仿佛是怕极了自己。

    一时竟觉得天地间,再无其他,什么皇帝太后,什么兵权爵位,什么荣华富贵锦绣前程,什么儿女媳妇,一切都不存在了,世上只有她,只有这个叫一声铁蛋哥哥便让他恨不得把心都捧出来的她。

    世上之事是如此地玄妙,她怎么可以在经历了那么多磨难后,依然能颤巍巍地倚靠在他怀里,叫着他铁蛋哥哥。

    他抱紧了她的身子,鼻根处一阵发酸,不过到底是男人,他硬生生忍下了,却俯首在她耳边,低哑地道:“好杏花,刚才是谁骂我,说要我有什么用?如今可知我的用处?”

    萧杏花听闻,自然心虚,她刚才想起那宝仪公主,再想起佩珩的婚事,对他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本觉得骂自家男人实在理直气壮,便是没理也能掰出三分理来地骂,不过如今人在屋檐下,被他这样抱着,反倒是生出几分忌惮来。

    她趴在他胸膛上,胡乱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袍子,眼珠转了转,开始撒娇耍赖:“哪有的事儿,谁骂我铁蛋哥哥了?我替你掐他!”

    说着,伸出手指头,悄悄地在他肩膀上掐了一把。

    萧战庭哪里看不出她那点把戏。

    他喜欢他的杏花给他耍小把戏,也喜欢她没理也强掰地耍赖,甚至连她叉腰骂人的样子都喜欢。

    不过也不能骂得太狠吧。

    于是他低声道:“若是以后再敢胡乱骂我,把你扔床上扒光了……”

    他这一说,自己心里想想她抱着他大腿哭着求饶的样子,胸口仿佛有什么轻轻地撞了下。

    他的杏花,当年曾经抱着他的大腿哭得梨花带雨的杏花!

    萧杏花一听那话,自然也想起了过去,过去那玉儿哥哥,以及被扒光了险些拿了皮鞭抽打的情境。那个时候的铁蛋哥哥狠着呢!

    昨夜里好一番话,不知道说了多少,只是他醉着,她心里也乱着,如今想来,竟如梦一般,不知道是真是假。当下她不由觑他,小声问道:“铁蛋哥哥,你,你真得打心眼一点点都不生我气?”

    “生气。”

    “啊?”

    “不过也是生我自己的气,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嗯?”萧杏花继续抬眼瞅他。

    “真的。”萧战庭苦笑了下,将自己的额头蹭了蹭她的:“我早说过,怎么样都行,只要活着。若是我能寻到你,遭了别人强,我便把那人阉割了扒皮,让他永世不得超生,可是杏花依然是我的杏花;若是我能寻到你,你自己主动给了别人,也没什么好怪的,乱世之中,谁都有不得已。”

    曾在一个偏远镇子上,他见过,一个村子里的女人都做了野莺子,专招那些过路的行伍之人,因知道他们兜里有些军饷,好歹能挖出点银子来。

    他并不爱这些,偏生有个相貌寻常的女子,纠缠着,使了极让人反感的手段。他开始厌烦之极,只恨不得将那女人踢飞,后来知道那女人家中已无男儿,却有公婆幼子,又遭逢连年战乱灾荒,根本不能养得活。村里人自顾不暇,更无那多余怜悯之心。

    他当时都呆了,便将身上钱粮分了那女子许多。

    此时此刻的他,抱着这失而复得的妻子,他怜惜地亲了亲她的脸颊,温声道:“原只有你嫌弃我的道理,没有我嫌弃你的道理。那罗六,我是知道,他帮了你许多,只要你不曾舍了我去就他,我便,我便心里欢喜得紧。”

    萧战庭这些话,自然是听得萧杏花感动莫名。

    这些话,哪怕是心里明白,可是听他再说一百遍一万遍她也不觉得腻啊!

    她真是恨不得化为一滩水儿,浸入他的胸膛,他的身子里,再也不出来,又恨不得变成十三四岁的萧杏花,娇滴滴地被他捧在手心,如个小孩儿般撒娇卖乖。

    她喉头哽咽,并不知道说什么好,如今只能拿了胳膊去环住他宽厚的胸膛,把身体在他怀里扭动磨蹭,像个扭股糖儿般。她明明不喜的,可是此时此刻竟盼着他做些什么,像年少时那般,来势汹汹地狠狠地,把她弄哭。

    萧战庭搂着怀里那水蛇般的人儿,也是几乎压抑不住,他掺杂了渴望的声音嘶哑低嘎地道;“以前你总是给我闹气,一会儿说我看了隔壁没男人的藕花嫂嫂,一会儿嫌弃我给陈三媳妇借了种,都是些没影的事儿,都是被你那小嘴儿一说一说的,动不动给我哭。你却不知,村里多少汉子整天偷眼看你!”

    他的大手略显粗鲁地捏了捏她那小细腰,也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女人了,又经了这么多年的操劳,那腰怎么就不见粗,细得一把手都能拢住,还有那身上皮肉,溜光水滑的,捏一把就舍不得放开。

    “你知道村里人怎么说你吗?”捏着那一身好皮肉,他有点狠狠地说。

    她却是不怕他狠的,他再狠,一沾她身子还不是得好声好气地哄着,于是便越发犹如个扭股糖儿似地在他身上扭着,故意问道:“说我什么?”

    萧战庭打横抱起这分明挑事找x的女人,大踏步来到了床边,将她直接扔到了床上,之后俯身下来,在她耳边咬牙道:“说你那脸蛋,那身段,哪是山里穷人家能消受得起的,怕是根本留不住,早晚飞了。”

    “还说,我命好,能生受这么一个媳妇,夜里还不知道怎么闹腾!”

    他当时听到,烦他们拿自己杏花儿说嘴,不过心里却清楚得很,自家杏花儿那身子,沾一沾,都是尝了天上的仙果儿,天大的福分。

    ********************************************。

    萧杏花一直到傍晚时分才醒过来,醒过来后,身边男人早没了。熙春和几个小丫鬟从旁守着,见她醒来,连忙过来嘘寒问暖地伺候,又说侯爷说有事去了军中。

    萧杏花想起白日发生的种种,便有些恼,直接拿拳头拍打了几下枕头,恨道:“去厨房里,把那些鳖汤都给我倒了!若是还没煮的,直接扔湖里放生吧!”

    “倒了?”熙春莫名,不过也不敢说什么:“是,奴婢这就吩咐下去,让厨房照着夫人的话处理了那鳖汤和鳖。”

    萧杏花吩咐完了,这才稍出了口气。

    回想起那萧战庭,心里还是有点暗恨,想着这人花言巧语,说了那些子人爱听的话,只把人说得心里跟灌了蜜一样,便头脑发热,什么都不记得了,竟然扭糖儿扭到了他身上。

    他这下子算是得了好,恣意妄为,把憋了十五年的邪火全都泄光了吧?倒是累的她如今手脚瘫软,连抬抬屁股的力气都没有,明日可怎么进宫面见太后啊!

    正恼着,外面儿媳妇和女儿都过来了。

    原来她们知道自从那侯爷爹回了房,关在房里整整两个时辰又出去,她们娘就一直睡到现在,于是心里终究有些担心,便相约过来再瞧瞧。

    谁知道一进了屋,便见娘满面红霞,杏眸倒竖,腮帮子鼓鼓的,看上去在闹气,只是脸上太红!

    佩珩忙上前,担忧地道:“娘,你这可是病了,怎么脸红成这般样子?”

    她早觉得哪里不对,只是两个嫂嫂都说没事,再问,她们却不说了的。

    萧杏花哪里是病,分明是想起萧战庭折腾了两个时辰时,那其中下流的种种,都恨不得直接撕了他,这才又羞又气的,如今被女儿当头问,真是几乎没脸见人了。

    小辈,还是未曾出嫁的小辈,哪里能让她知道这个!

    于是她便轻咳了声,转移话题道:“乖乖佩珩儿,有件事,我须得和你说说,你心里好歹有个底儿。”

    “娘,什么事?”

    萧杏花示意两个儿媳妇并佩珩都坐下了。

    她叹了口气,仔细地瞧着自己这女儿。

    原本就是好相貌,如今在深闺里好汤水调理着,又有嬷嬷教着练练姿态,真真是那个天上掉下来一个天仙人儿。身段秀美婀娜,走起路来小细腰轻轻款着,跟夏天里风吹的柳枝儿一般,那自然是极美的,随便穿个什么都能穿得体面好看,至于那脸儿,白净精致,和自己如出一辙的柳叶弯眉杏子眼儿,小嘴儿红嘟嘟的,像熟透了的小樱桃。

    这世上有许多女子,各有各的美,可是像佩珩这一款,哪个男人能不爱!

    也怪不得,便是最贫贱之时,也有那霍家的少爷愿意相约终身,待到一旦有了个富贵爹,更是引来了涵阳王这样的登徒子!

    原先她宠着佩珩,也不敢让她在外随意走动的,其实就怕护不住这孩子。女孩儿家长得好原本该高兴,可是若是生在贫贱之家,却未必是什么好事了。

    叹只叹如今寻了富贵爹,原该放心,却又惹出这么一档子事。

    “娘,有话你说。”佩珩被娘这么看着,忽然心里浮现出不详的预感,她想起了霍家的少爷,难道说,事情有变?。

    果然,她见到娘叹了口气,却是道:“你可还记得咱们跟着你爹进京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一个涵阳王?”

    “我……自然记得……”佩珩心里已经咯噔一声了:“就是曾和爹同行两日,后来我走失了,还帮着把我送回来的。”

    再后来,进宫的时候还见过一眼,只是太过匆忙,只是一眼罢了。

    “你觉得那涵阳王如何?”萧杏花试探着问道。

    “如何,如何?”佩珩不免疑惑,也带着几分忐忑:“能如何,人是极好的……”

    萧杏花叹了口气。

    佩珩越发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娘脸色:“娘,那涵阳王人是不错,和我有什么干系?”

    此时旁边两个做嫂子的,多少都看出来眉目来了。

    看来是那当涵阳王的,看上了自己这娇滴滴的小姑子,想娶过去当妃子。

    两个人相视一眼,多少有些担忧。

    进了这侯门富贵地,她们听嬷嬷听了许多京城掌故,多少也能体悟出一个道理,嫁给皇家子弟,未必是什么好事。

    “我听你爹的意思,太后娘娘怕是有意找你当她儿媳妇。”萧杏花直接这么说道。

    “娘!”佩珩不敢相信地瞪大了杏眸:“怎么会,我,我和那涵阳王只见过一面,他,他?”

    她急得站了起来,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是了,当时我走丢了,是他送我回来的,莫非是因为什么?”

    “也并不全是吧。”依萧杏花的意思,这件事总归是涵阳王自己也愿意娶,那边当娘的皇太后也满意,所以才开始牵头说这件事,所以多少和那天路上的事有关系的。

    http://www.lwxs55.com

    佩珩呆了半响,忽而便现出悔恨之意来:“爹当时说我,我还只觉得委屈,却不曾想,他果然没说错我,我竟惹出这等事端来!”

    萧杏花其实说出这个来,也是有意警示女儿,如今见她这般,自然不忍,便道:“你也不必难过,你爹总归会想办法,拒了这门婚事。他是当爹的人,总不能连自己女儿都护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