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半路杀出个侯夫人 女王不在家 > 第54章(www.lwxs55.com)
    她唬了一跳, 抬头看过去, 这哪里是墙,分明是萧战庭。

    萧战庭板着脸, 双眸深暗, 整个人犹如一堵墙般,站在她面前。

    “你, 你,你怎么在这里?”她心中大惊, 面上却不敢露出什么。说到底,她是去会那个她险些要改嫁的男人,还几乎要亲了人家,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若是萧战庭知道了, 依他往日那个脾气,怕不知道气成什么样子呢!

    萧战庭面无表情地立在那里, 两只眸子带着红血丝, 直愣愣地盯着萧杏花看,只看得萧杏花心里发毛。

    http://www.lwxs55.com

    “我, 我觉得天闷, 想着出来转转,就转到了这后院子里,你不是出去有事吗, 怎么这会子回来了?用膳了吗?灶房里有给你准备的紫苏汤,你来些吧?”

    萧战庭呼吸粗重, 定定地望着萧杏花。

    萧杏花这下子心里慌了神了,想着这男人今日明明有事出去,才不过半盏茶功夫,怎么就回来了?便是他回来了,也合该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如今却一副这捉奸在床的面孔,真真是吓煞人也!

    “铁蛋哥哥,你……”她提着心,放软了声音,带着点哀求地唤了声。

    他听得那声铁蛋哥哥,艰难地握了握拳,沉声问道:“回去吧。”

    萧杏花一看他给了自己台阶,慌忙点头。

    两个人挨着往前走,路上有仆从花匠见了纷纷放下手中的伙计,弯腰见礼,萧战庭一概不理。

    萧杏花看他依然这般冰人模样,其实有意想伸出胳膊来拉住他的手讨好的,可是看看那冷着的脸,又实在是难以下手,只能罢了。

    一时回到了福运院,却见院子里放了几个草筐,筐子边沿还隐约露出些绿色。她不免好奇,便走过去道:“这是什么?”

    铭安笑了笑,忙弯腰回复道:“夫人,这是今日侯爷命人带回来的,是一筐子新鲜荸荠,一筐子枇杷果,一筐子鲜荔枝,还有一筐是河里现捞出来的活鳖。这些都拿冰湃着呢,快马加鞭从洛河之南运过来的,想着夫人回来尝个新鲜。”

    萧杏花往日哪里吃过这些,一听之下,便揭开筐来看了看,却见那枇杷果鲜嫩润泽,荔枝饱满艳红,都一个个都湃在冰里,乍一揭开筐盖还能感到丝丝凉意。

    她知道这是娇贵新鲜玩意儿,以前在集市上也曾见过荔枝枇杷果这种稀罕货,只是远不如这个新鲜的。

    当下也是感慨万分,心中酸涩,抬头看了眼旁边依然黑着脸的萧战庭,便放软了声音道:“铁蛋哥哥,你去了后院,是不是特意找我,好让我尝尝鲜?”

    萧战庭不置可否。

    萧杏花心里有愧,过去拉着他的胳膊道:“咱进去歇歇,让下人把这些个洗了装到攒盒里,一起吃吃。”

    一时又吩咐说:“把那活鳖送去厨房,晚膳炖汤喝,枇杷荔枝都各送一些给两位少奶奶并姑娘。”

    待吩咐完毕,夫妻二人进了屋,萧杏花先亲自盏了一碗消暑汤给萧战庭。

    萧战庭看了她一眼,接过来,喝了。

    看他喝下之后,她心里多少松了口气,想着事情总不至于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在松了那口气后,想想自己和罗六,这才慢慢泛起后悔来。此时见了铁蛋,真是百般不是滋味。

    恰此时敛秋进来了,已经麻利地将荔枝放在了攒盒里,又把枇杷果洗了。

    那枇杷果偏红,用沁凉的井水洗过后,晶莹欲滴,煞是喜人。

    “来,吃一个枇杷。”说着,萧杏花捏了一个枇杷果亲自伺候着,喂到了萧战庭嘴里:“铁蛋哥哥,好吃吗?”

    说着,她也拿了一个给自己吃。

    一吃之下,只觉得这枇杷果软甜多汁,真真是好吃,不由笑道:“往年在集市上也看到过这个,知道是个稀罕物,只是太贵,没舍得买。那个时候佩珩还小,看到了,闹着要吃,还被我打了一巴掌呢。”

    她说了这话,萧战庭微怔了下,之后那原本冷硬的眉眼便缓和了下来。

    她笑了笑,又说道:“那集市上的枇杷比起这个,不知道差了多少呢。怎么也想不到,有一日杏花寻到了铁蛋哥哥,从此过上了做梦都没有的好日子。若不是铁蛋哥哥,我哪有这福分呢!”

    萧战庭听到这话,看不出情绪的眸子盯着她,半响,忽然开口道:“你喜欢过现在的日子,是不是?”

    “嗯,当然,那是当然!”

    “如果……我们再次相遇,我还是以前一贫如洗的萧铁蛋,你——”

    他话说到一半,忽然猛地转过头去,止住了话语,硬声道:“罢了,我随口说说而已,你不必在意,更不必回我什么!”

    可是萧杏花却明白了他的意思,忙上前道:“铁蛋哥哥你说什么话呢,你是杏花的夫君,便是再次相遇,你落魄街头为丐,难道杏花能不认你吗?”

    这话说得倒是真心话,再怎么样,她和萧铁蛋之间,也不是简单的夫妻二字能说明白的。

    别说成了街头乞丐,便是瞎了瘸了疯了,她也会认他,照料他一辈子。

    萧战庭缓慢地转过头来,深眸凝视着她,却见她眼中的坦诚和暖意。

    他忽然喉头便有些哽咽,嘴唇颤了下,勉强吐出句话来:“我信你。”

    萧杏花本就是个机灵人儿,如今见他这般,心里明白十有七八他是知道了自己今日做下的事的,只是到底顾念着夫妻情分,不曾挑破,好歹日子还能过下去。

    这么一想,她心里歉疚更浓,一时竟觉得不知如何自处,不免呆了半响。歉疚之余,又十分忐忑,疑惑他怎么知道的罗六?若是知道了自己当年险些嫁给罗六,该不会生气吧?又是想着他打算如何处置罗六,该不会跑过去痛打一番罗六吧?

    想来想去的,心里没个安生,最后没奈何,只好着意赔着小心,牵了他胳膊,过来坐在那里,又剥了新鲜的荔枝来给他吃。

    “好哥哥,你想得也忒多,如今咱们过得是掉到蜜糖罐里的日子,我还想着咱们两个享着富贵到老呢,你可别说那不吉利的话。”

    “嗯,不说。”他一边沉声这么说,一边就着她的手指头,把那荔枝吃下。

    她见他听话,勉强笑了下。当下是越发温柔小心,取了各样新鲜瓜果来喂他,小心伺候,最后还贴着他耳根,小小声说道:“铁蛋哥哥,今日你特特地带了活鳖回来,莫不是要煮了补身子?”

    她说完这个,自己脸也红了。

    蓦然间就想起年轻那会子,他在河里也捉到过活鳖的,回来炖了,一家人喝汤,他还没多喝,只喝了一海碗而已。

    结果当天晚上,折腾到后半夜。

    第二天听邻里打趣,说是她哭叫了大半夜。

    萧战庭只觉得身边女人曼妙的身子偎依着自己,温软的吐气就在自己耳边,似有若无地撩拨着他的心弦。

    她说的这话意有所指,他当然知道。

    一股血气自小而上地涌起,他攥紧拳,咬咬牙,再咬咬牙。

    身边的人却不死心,攀附过来,揽着他的颈子,更加小小声地说:“铁蛋哥哥,怎么,你不爱喝鳖汤吗?”

    他胸口猛烈意荡,几乎忍不住,不过到底压抑下来了,咬牙道:“想。”

    “那,那今晚我们喝鳖汤吧……”她犹豫了下,还是这么说了。

    今日去见了罗六,如今回来,心里忐忑有,愧疚有,可是却又仿佛彻底松了一口气,仿佛有一块自己都没察觉的石头搬走了。

    萧战庭艰难地闭上眼睛,点了点头,却是又道:“今晚,我要招待一位客人,到时候你要和我一起招待。”

    “客人?”萧杏花疑惑不解。

    “招待客人,那极好啊,什么客人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萧杏花着实吩咐厨房好生做了一桌子菜,命人将那鳖炖成泛白的汤,看着就垂涎三尺。最后还将今日新得的那新鲜琵琶荔枝都用小块地冰湃着,又凑了荸荠和雪藕成了四个碟子。

    准备就绪,翘首以盼,等了许久,那客人终于来了。

    她忙陪在萧战庭身旁,笑着迎过去。

    谁知道刚迎头看到那客人,萧杏花那笑便凝结在唇边了。

    这个客人不是别个,正是今日她才跑出去私会过的罗六!

    罗六!。

    她一脸震惊地望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怎么成了萧战庭的座上客?。

    罗六自然是看出了她的震惊,便别过脸去,并不看她,只是恭恭敬敬地拜见了萧战庭,口中道:“我罗庆义不过是一节草民,承蒙侯爷盛情相邀,罗庆义受宠若惊。”。

    萧战庭看了眼杏花,道:“杏花,这位罗先生,你应当认识?”

    萧杏花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已经渐渐恢复了神智。

    恢复了神智的她,想想今日萧战庭的种种异常,忽然就明白了。

    当时梦巧儿和自己说起罗六的事儿,想必他已经耳尖地听到了。

    他听到了,知道自己有了背着他的打算,可是这个人心思深沉,也不说破,就冷着脸看着自己胡闹。

    待到自己天真可笑地以为他出去有事,便趁机抱着包袱偷偷溜去罗六所住的客栈时,其实人家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了。

    人家什么都知道,睁眼看着自己去会罗六,又睁眼看着自己跌跌撞撞地跑回来,又睁眼看着自己在那里为了讨好他百般卖乖。

    现如今,人家不声不响地命人把罗六叫过来,说什么要请客!

    她望着眼前的这一切,心里真是不知道是何滋味,觉得羞耻得无地自容,脸上一阵阵发麻。

    她身为他的媳妇,她做了不知羞耻的事,他要打要骂,她都认了,可是如今这样,他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她羞红着脸,咬咬牙,再咬咬牙。

    到底是自己有错在先,她认了,忍了。

    “是,认识,自然认识。”她微低下头,颤声说道。

    此时此刻若说不认识,怕是谁都要笑话了。

    萧战庭那双完全让人看不出情绪的双眸,凝视着脸上仿若涂抹了一层胭脂的萧杏花,温声道:“杏花,我知道这些年,罗先生帮了你许多,若不是有他照拂,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你和孩子们,所以今日特意备了宴席,来谢罗先生往日援手之恩。”

    萧杏花难堪地转过脸去,艰难地道:“是,该谢,那自然是该谢的。”

    罗六看着这气氛不对,自然面上现出尴尬,只好在那里道:“侯爷和夫人太客气了,太客气了。”

    或许任何人都想不到,罗六会在晌午时分被个侯夫人私会,到了傍晚时分又给她丈夫请到家里谢照拂之恩。

    这件事传出去,可以当个荒谬的笑话了,可是此时罗六心里,只有浓浓的悲哀和无力感。

    萧战庭抬起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当下罗六只好随着他进了花厅内。

    花厅之中,分宾主坐下。

    萧杏花眼观鼻,鼻观心,听着这两个男人言语,一声不吭。

    “罗先生此次前来燕京城,所为何事?”

    “回侯爷,不过是些许公差在身,顺便来燕京城见识一番罢了。”

    “原来罗先生还是公务在身,可曾办妥?”

    “是,些许县衙里的小事,不敢劳烦侯爷过问。”

    两个男人好一番客套的寒暄后,又说起了白湾子县的风土人情。这其中自然是萧战庭问,罗六从旁陪着小心回答。

    说着间,萧战庭又望向萧杏花,道:“这些新鲜物,你不是说在白湾子县不能轻易吃到吗?过来给罗先生夹几个尝尝。”

    萧杏花听到此言,再也受不住了,“砰”地坐起来,屁股底下的锈墩子都随之而倒。

    她红着脸,瞪着萧战庭。

    她不明白,萧战庭到底是什么意思?他是知道自己送了金银首饰给罗六,还是知道自己私会罗六且险些亲了人家?他如今特意提起让自己拿几个鲜物给罗六吃,这又是意味着什么,是故意在嘲讽自己白日时喂他吃东西讨好他吗?

    “别,别,不敢劳烦夫人……”

    罗六连忙这么道。

    萧杏花再也受不住了,兀自苦笑一声:“侯爷,你在这里招待客人,我这个妇人家不懂事,还是退下去吧!”

    说着,她再不敢看这两个男人,慌忙逃离而去。

    她算是想明白了,萧战庭是故意要羞辱自己和罗六吧,其实什么都知道了,故意让她难堪而已?

    萧战庭望着她的背影,倒是也没阻拦,只是回转过身,抱拳对罗六道:“拙荆性子不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让罗先生见怪了。”

    罗六此时心里好苦,苦得比吃了黄连还苦,可是他不能说什么。

    毕竟那个他守了许多年的杏花,再也不可能是他能够触及的了。那是镇国侯的夫人,先帝封下的诰命夫人,是眼前男人的结发妻!

    他只能笑着,干巴巴地道:“侯爷说哪里话,说哪里话。”。

    ********************************

    萧杏花走出花厅后,心里还是羞耻难当的,可是待走到了院中,被那夏风一吹,脑子里忽然就清醒下来了。清醒过来的她,顿时想到了一事。

    自己走了,万一打起来怎么办?

    依萧战庭往日那性子,能直接把人打趴下的!

    不过也未必,罗六是当捕快的人,平时打打杀杀见得多了,这个时候为了保命和镇国侯爷放手一搏,或许能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又是一个转念,看看院子四周肃穆立着的侍卫,她想着这些人可都是萧战庭的属下,听说有些都是功夫了得的!萧战庭如果真要痛打罗六,根本不必自己亲自动手,直接招呼这些高手进去把罗六擒拿了就是!

    她这么想明白后,看看身边这些侍卫。

    其实这些侍卫平时像个木桩子跟在萧战庭身后,她还真没太当回事,只觉得他们仿佛都不说话,也不喝水吃饭似的,不像真人,倒像是木头人。

    现在一琢磨,自己也忒小瞧人家了,这可是关键时候揍罗六的帮手啊!

    “诸位,刚刚侯爷说了,烈日炎炎,灶房里煮了杏霜汤,各位可以去尝一碗。”

    众侍卫对视一眼,其中有一位上前,恭敬地道:“回禀夫人,我等不渴。”

    心里着急,萧杏花看着那人干脆地道:“本夫人让你们喝,你们且去喝就是,怎么,不听话?你们要知道,这可是侯爷的命令,是夫人过来传达给你们,你们若是不信夫人的话,那也就罢了,改明儿我自让你们侯爷收拾你们!”

    众位侍卫听这话,一个个不由犹豫起来。

    这些日子,他们一直跟随在萧战庭身旁,是萧战庭的贴身近卫,忠诚不二的。

    他们自然是知道侯爷对这位夫人的宠爱和忍让,几乎可以说是凡事任凭这位夫人做主了。

    若是他们得罪了夫人,怕是真会惹夫人不高兴。

    再说了,眼前是站在院子里还是不站在院子里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大事,这又不是在沙场上。

    最后那些侍卫点头,恭敬地道:“谢夫人,我等这就去厨房。”

    萧杏花点头道:“快点去吧,若是去晚了,可就喝不上了。”

    等目送着那些侍卫鱼贯而出,她才松了口气。

    “便是真打起来,好歹你们两个打,别让这些侍卫动手,刀枪无眼的,万一真要了罗六的命,别说我这一辈子不能心安,便是到了九泉之下见了罗六娘子我也不好交待啊!”

    她皱着眉,在那里兀自想着,却又摇头起来:“不行,若是萧战庭把罗六打了,那自然是打了也白搭,可怜罗六平白挨一通打!可是万一罗六把萧战庭给打了呢?那可了不得!”

    这可怎么办呢?她思来想去,最后想起了自己儿女媳妇。

    还是去找他们吧,好歹真打起来,能拦一拦。

    一时她匆忙跑到了听松阁,找到了萧千尧夫妇。因儿女们知道爹娘要待客,吩咐过来不用过去一起用膳,所以他们已经独自用了膳,正在那里尝着萧杏花特意命人送过去的鲜物呢。

    此时见萧杏花匆忙跑过来,也是吃惊,梦巧儿率先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跑得满头都是汗。”

    萧千尧也是皱眉:“娘,出什么事了?”

    萧杏花叹道:“这下子出大事了!你罗六叔如今正和你爹在花厅里呢!”

    “啊?”

    “啊?”

    儿子媳妇都是吃惊不小。

    “娘,我罗六叔什么时候来的京城,怎么都没见过?”萧千尧如实说。

    “娘,你怎么把罗六叔的事儿给爹说了?怎么爹还请进来了?”梦巧儿跺脚,这不是要让爹手撕罗六叔吗?

    萧千尧听了自己媳妇的话,也是纳了闷了,转首问梦巧儿:“罗六叔来京城了,什么时候的事?你知道?你怎么不告诉我声?”

    梦巧儿哑口无言。

    萧杏花见此,只好道:“这不是怕闹出事来,才特特地瞒了你们!如今可好,我是偷偷去见了你罗六叔,想着给他一些银子,以后盘个宅子娶房媳妇,也让他好生过日子不是。谁知道被你爹知道了,如今你爹请了你罗六叔在花厅里!我瞧着你爹那样子,倒不像是轻易能了的,这万一打起来,谁伤了谁,怕是后果都不堪设想!”。

    萧千尧自然明白其中关键,不由沮丧地道:“娘,你和罗六叔都眼看一家子人了,这事怎么能让爹知道,这不是给爹绿帽子戴吗?”

    他焦急地扒拉了下头发:“这样吧,梦巧儿,你先去找千云,到时候人多也好办事。我们一起过去,若是花厅里爹和罗六叔已经打起来了,我们一人拉住一个,好歹不能让他们真打!”

    梦巧儿此时也没别的想法,自然是连忙点头赞同,一时大家兵分两路,萧杏花和萧千尧赶往花厅,梦巧儿自去找萧千尧一家子了。

    这边萧杏花和萧千尧来到了花厅外,母子二人一脸凝重,侧耳倾听,可是却根本听不到动静。

    萧千尧不由狐疑,压低了声音问她娘:“娘,这到底是怎么了,听起来并不像在打斗啊?”

    说着,他忽然想到一种可能,脸色不由难看起来:“该,该不会两败俱伤……”

    萧杏花听他这么说,心中也是一颤,但是自己连忙摇头说:“不,不会的!”

    总不能两个男人一下子都没了吧?

    “你先别动,守在这里,我偷偷地走近了,从窗户缝里看看里面动静。这样万一被你爹发现了,我也只说我是去而复返。到时候万一里面有什么不对,我再给你手势让你过去。”

    萧千尧点头;“行,娘,就照你说得办!”

    主意已定,萧杏花蹑手蹑脚地来到了雕花窗棂下,小心翼翼地戳了戳那烟笼纱窗,那纱窗便轻轻地移开了一道缝。

    通过这道缝,她终于看到了里面的情境。

    然而她只是看了一眼,整个人便被呆在那里了。